-

“陳董!隻要你一聲令下,一切都將全部正常的運行起來的!”

伊正飛對著陳飛鄭重的說道。

“嗬嗬,那就好!”

陳飛開心的對著袁靜怡,伊正飛和王茜說道。

“那麼,從明天開始,我們的行動,正式開始!”

“明白!”

三個人對著陳飛回答道。

這場針對周家的行動,在陳飛的這句話之後,正式的拉開了帷幕。

第二天一早,周氏集團的董事長,周翰林緊急的召開了周氏集團的董事長會議。

會議室中,周翰林正一臉嚴肅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會議上的所有人員,都是不敢發出什麼聲音。

半晌之後,周翰林還是首先打破了將沉默。

“這次召開董事會議,是為了跟大家說說,就在前不久,還被我們周氏集團打壓的奄奄一息的華飛集團,確實在今天一早,宣佈了重新複工!”

“這件事情,我想在座的各位都還不知道吧!?”

此話一出,現場的會議室一瞬間亂做了一團。

“什麼?不可能吧!”

“華飛集團不是都要快要宣佈破產了麼!怎麼會又重新複工?!”

“這不可能吧!以華飛集團的現狀,怎麼可能還會複工呢!”

會議室裡麵所有的人,再知道了這個訊息之後,瞬間亂做了一團。

“安靜!”

半晌之後,周翰林的一聲厲喝,將會議室現場的所有嘈雜之聲壓了下去。

“乾什麼?這是會議室!這麼喧鬨像什麼樣子?!”

周翰林的發火,讓得會場安靜了下來,看了看安靜了下來的眾人,周翰林對著胡武說道:“胡武副總經理,你講事情的大概,給所有人說說吧!”

“好的,周董事長!”

胡武聽了周翰林的話之後,站起了身來,對著周翰林回答道。

“事情的經過,大概是這個樣子的!”

“根據我們的探子的訊息來看,不知道為什麼,華飛集團今天,一改往日裡的頹廢樣子,並且宣佈了重新複工的訊息!”

“由於我們周氏集團的打壓,華飛集團很明顯已經快要堅持不住了,不過並不知道為什麼,現在的華飛集團卻好似打了雞血一般,不僅宣佈了複工,而且還行動的十分迅速,在宣佈複工之後,華飛集團的人迅速的都回到了各自的崗位!”

“這一點,冇有大量的資金支撐,以從前的華飛集團的現狀來看,是絕對冇有辦法辦到的!”

胡武對著所有人說道。

“所以,從這一點上來看,華飛集團的不符合現狀的行動和動作,對於我們周氏集團是十分不利的!”

“華飛集團很有可能從不知道什麼地方,得到了大量的資金支援!”

“這對於我們集團想要控製住華飛集團,是十分不利的!”

胡武對著眾人說道。

“不過。經過我和周董事長的會前分析,華飛集團的反常舉動,也有可能是和華飛集團即將接收一批新的原材料有關,所以纔會有這麼巨大的舉動!”

胡武說著。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一事情的發展和走向還都是尚在周董事長的掌控之中!”

“並且,如果是因為這樣的話,那麼一切,都隻是華飛集團所要走向覆滅的道路而已,華飛集團的這種舉動,無疑是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將自己加速的推向了徹底覆滅的邊緣!”

胡武的話,讓得大家都是疑惑了起來。

“嗬嗬,胡武的話,相信大家都是聽見了!”

“不錯,這件事情,其實還是都在我們的掌握之內的!”

“如果,這件事情和我和胡副總經理分析的一樣的話,那麼,我們周氏集團的好日子,就馬上要來臨了!”

“大家,就靜靜的等待著訊息就好了!”

“因為早在兩個月以前,我和胡副總經理就已經將為華飛公司生產原材料的人,給收買了起來!”

“也就是說,這次的華飛集團複工,根本就是會持續不長時間,就會因為冇有原材料可用而宣告再次停工的!哈哈!”

直到此刻,周翰林纔對著眾人宣佈了原因和自己的猜想。

聽著周翰林的話,眾人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哈哈!還是老董事長老謀深算!居然早就先一步斷了華飛集團的後路了!”

“哈哈!佩服佩服,老董事長還真是為了周氏集團殫精竭慮啊!”

“周氏集團在周董事長的帶領下,絕對會重新走向輝煌的!”

眾人的吹捧,讓得周翰林很是受用,此刻的周翰林,臉上帶著抑製不住的微笑,聽著眾人的吹捧。

在此刻,眾人的吹捧似乎並冇有剛剛的喧鬨了。

“嗬嗬!所以說……”

正當週翰林滔滔不絕的對著眾人說著事情的經過的時候,周翰林的秘書卻是自顧自的拿著周翰林的手機走了進來。

“董事長,您的電話!”

“我和來電的人說了您正在開會!”

“但是來電話的人說事情非常的急,我不敢耽擱,便冒失的進來了!”

周翰林的秘書說到。

“哦?”

周翰林深知自己的秘書,絕對不是莽撞的人,在這種場合,能夠將手機拿進來給自己,一定是真的有什麼事情發生了,不然,自己的這個秘書,是無論如何也不會進來打擾自己開會的。

接過了秘書手中的手機,周翰林看向了手機螢幕。

手機螢幕上,赫然便是王靜怡的名字。

看著這個名字,不知道為什麼,剛剛還信心滿滿的周翰林,此刻卻是不由來的感到了意義真的心慌。

這真心黃來得毫無征兆,弄的周翰林也是一陣的莫名其妙。

不過,電話始終還是要接聽的。

“嗬嗬,諸位,你們先開會,我出去接個電話!”

對著眾人說完,周翰林站起身來,走出了會議室,身後的秘書,將會議室的門緩緩的關上了。

此刻,正在議論中的眾人卻是冇有發現,坐在自己座位上的胡武,見到周翰林出去接電話的時候,卻是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了一副不可捉摸的神色。

隻不過,眾人都是冇有注意到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