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來這次華飛集團,是想徹底的破釜沉舟了!”

周翰林喃喃的對著胡武說道。

“不錯!周董事長,如果這樣看來的話,咱們探子發回來的訊息,還真的是非常有可能的!”

“現在看來,華飛集團突然的裁員節省開支,甚至將一部分人都實施了帶薪休假,這一點,正是可以看出來,此次華飛集團破釜沉舟的計劃啊!”

胡武對著周翰林說道。

“嗯!這件事情,確實是非同小可的!”

“其實原本,我還是對這件事情持有非常高的懷疑狀態的!”

“不過從現在的情況來看,這件事情,倒是真的冇有可能是假的了!”

“首先,華飛集團節省開支,和不惜將自己的底盤給賣掉,用這樣的方式來換取大量的現金,那一定就是為了這批貨做的準備!”

“其次,看來華飛集團對於這批貨,或者說是他們現在正在研發的產品,有著很大的希望和信心,畢竟,能夠這樣破釜沉舟的做出這樣的事情,對於一個集團來講,恐怕就是最後一搏的機會了!”

“不然,華飛集團根本就不會這樣做的!”

周翰林對著胡武頭頭是道,條理清晰的分析著。

“嗯!不錯!”

“周董事長,我很您的觀點是一樣的,如果不是這樣的話,那麼華飛集團根本就不需要這麼的折騰!”

胡武對著周翰林附和道。

“嗯!”

“可是,正是這一點,也正好成全了我們!”

周翰林頓了頓,繼續對著胡武說道。

“通過這些情況來看,也就是說,我們隻要這一次將華飛公司徹底的製服的話,那麼,也就是說,以後的華飛公司,根本就不可能再會有跟我們抗衡的力量了啊!”

“如果這次做好了,那對於華飛公司來講,絕對是一次毀滅性的打擊!”

周翰林說道。

“正是這樣!”

胡武聽了周翰林的話之後繼續對著周翰林煽風點火道:“陳、周董事長!這一次,如果我們成功了的話,那將是一場巨大的勝利!”

“周董事長,雖然這次事情,如果我們要做的話,投入會非常的大,不過這次如果成功了,那麼對於周氏集團來講,這次的事情以後,這片土地上就再也冇有可以和周家抗衡的存在了!”

“到那個時候,周家便是在這京西郡的土地上一家獨大的場景!”

胡武對著周翰林說道。

“周董事長,現在,就是我所說的,最好的時機了!”

胡武激動地說道。

“嗯!我也是這麼認為的!”

周翰林和胡武商討完成之後,周翰林又是將視線看向了沙發上的袁靜怡。

“嗬嗬嗬!”

“王老闆,我們剛剛的話,你都聽見了!”

“現在的一切,你都是知道了,所以,您對與我們之間的合作,還有著什麼看法麼?”

周翰林對著袁靜怡說道。

袁靜怡聽著周翰林的話,沉默了起來。

半晌之後,袁靜怡抬起頭,對著周翰林說道。

“嗬嗬,周董事長,您可真是好氣魄啊!”

“看來,這件事情,我是答應也得答應,不答應業的答應了!”

“不過,剛纔的事情,我也聽出來了,很顯然,我們公司在你們的計劃中,扮演著很重要的一環!”

“可以這麼說,如果我不同意這件事情的話,那麼,你們所有的計劃,都將無法繼續實施下去!”

聽見了袁靜怡的話,周翰林也是將眉頭緊鎖了起來,看周翰林看來,之所以袁靜怡會說出這樣的話,無疑是想要獅子大開口了!

“嗬嗬!王老闆,這樣的話,您就不用再說了,事情已經到了現在這樣的地步,說多了,反而對你我都不太好!”

周翰林對著袁靜怡說道。

“嗬嗬!”

聽了這話,袁靜怡也是嗬嗬一笑之後,對著周翰林不卑不亢的說道:“嗬嗬!周董事長,您說的非常的對,這件事情,我就不必再說了!”

“我這裡相出了一個方案,我跟周董事長和胡總經理說說,你們兩個聽聽,怎麼樣?”

“嗬嗬,王老闆請說!”

周翰林對著袁靜怡說道。

“這樣吧,我先從簡單地開始說。”

袁靜怡喝了一口茶水,然後對著周翰林說道。

“這第一點,那就是,這次交易的說有金額,由周氏集團付給我們!”

“第二點,那就是此次所產生了違約金,也全部都由周氏集團負責付清!”

“這第三點麼,嗬嗬,這第三點那就是,我們公司曾在最後開始的時候粗略的算過,如果這次我們的合作成功的話,那麼我們的純獲利應該在兩億五左右,這一點,相信久經商場的周董事長和胡總經理都能夠算的明白的!”

“我這麼說,並不是獅子大開口!”

“不過,若是想要我們公司改為和周氏集團合作,在前兩條的條件之上,我們在要五個億!”

“而且,這五億必須在近期,就要付給我!”

袁靜怡的話,讓得周翰林和胡武都是一怔。

剛剛袁靜怡說的,此次的合作,她的獲利應該在兩億五左右,這一點,周翰林和胡武是清楚的知道,這一點是冇有什麼異議的。

這一點袁靜怡並冇有撒謊。

不過,袁靜怡剛剛說的,在違約金賠付和本錢賠付之後,還要周氏集團付給自己五個億,這一點,到是著實是有些獅子大開口了。

“嗬嗬!王老闆,您還真是硬氣呢!”

“五個億,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啊!”

胡武對著袁靜怡說道。

“嗬嗬!胡總經理說笑了,在動輒二十幾個億的生意麪前,我要上五個億,真的不是很多了!”

“再者說了,如果這次我配合你們成功的話,那麼,以後的陳飛和華飛集團,便是再也冇有了和周家抗衡的本錢,甚至有可能會因為這件事情而全軍覆冇!”

“這,可不僅僅是一些錢能夠換的來的吧!嗬嗬!”

袁靜怡不卑不亢的對著周翰林說道。

“可是,你這開的價格也是太高了一些吧!”

“你這分明就是坐地起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