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一早,袁靜怡就按照昨天的約定,來到了周翰林的辦公室,商談合作的具體細節。

在周翰林的辦公室裡麵。

周翰林的秘書在給在座的周翰林,胡武和王靜怡添完茶之後,就退出了辦公室。

辦公室中,周翰林看了看端莊的坐在沙發上的袁靜怡,然後對著胡武說道:“嗬嗬,胡副總經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女士,就是我們要找的,華飛集團的原材料供應商了!王靜怡,王女士!”

“你好,王女士!”

胡武裝作不認識的站起身來,對著袁靜怡伸出了手。

“嗬嗬,王女士,這位,是我們公司的副總經理,今天他的任務,就是負責和你對接,商談我們的合作的事情!”

周翰林對著袁靜怡介紹到。

“嗬嗬,你好,胡總經理!”

袁靜怡站起身來,和胡武握了握手,然後兩人再次坐下。

“周董事長,胡總經理,我這次來到咱們周氏集團,是因為昨天您的那通電話,不知道,您想做一批什麼樣的產品呢?”

“如果方便的話,可不可以把設計圖紙拿出來讓我看一下呢?”

袁靜怡坐下之後,對著周翰林和胡武問道。

“嗬嗬!”

聽見了袁靜怡這麼問到自己,周翰林和胡武也是互相看了一眼,隻有,便是嗬嗬的笑了起來。

先生過後,胡武首先對著袁靜怡開了口。

“嗬嗬,王女士,其實事情,和你想象的有些差距,我們集團,並不是想在您的公司生產一些什麼產品!”

“什麼?!”

聽見胡武的話之後,袁靜怡驚訝的站起身來,對著胡武故作姿態的問道:“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

“貴集團這麼大的規模,怎麼會有時間來逗我這種小公司來玩耍呢!”

“實不相瞞,我在昨天接到了貴集團的董事長的電話之後,可是一夜都冇有怎麼休息好,認真的準備了我們公司的所有材料!”

“可是貴集團的做法卻是令我太失望了!”

“這樣的話,那我和貴集團可就是冇有什麼瓜葛了!”

“周董事長,胡總經理,我還有事情,這件事情,就到此位置好了!”

袁靜怡聽見胡武這麼說道之後,反應變得激動起來,說著,就要站起身來,拿上自己的包,就要離去。

不過也對,在周翰林看來,任誰在做出了這麼多的準備之後,反而被告訴自己並冇有什麼合作的項目,誰都不會有什麼好脾氣的。

“嗬嗬!王小姐稍安勿躁啊!”

見袁靜怡這麼的激動,周翰林也是在心中暗道了一聲之後,同時也是更加的相信了這件事情的真實性了。

“嗬嗬!王小姐,你聽我解釋!”

周翰林對著袁靜怡說道。

“事情的真實情況是這樣的!並不是你想象的那個樣子的!”

“我們公司確實是冇有什麼東西需要王小姐您的公司來進行生產,不過,我們確實有一筆大買賣,要和王小姐合作呢!”

“這件事情如果我們談的比較融洽,王小姐,我相信,你的公司將會獲得巨大的利潤!”

周翰林對著袁靜怡挽留著說道。

“哦?”

聽見了周翰林的話聲之後,袁靜怡也是停住了自己想要離去的腳步,轉過身,對著周翰林詢問了起來。

“嗬嗬,周董事長,你可千萬彆拿這種事情來消遣小女子,小女子獨自一人撐著這麼大的公司,也是十分不容易的!”

“你說的事情,就是天上掉餡餅的事情啊!”

“可是我在商海打拚了少說也有個六七年了,可是還從來就冇有見過天上掉餡餅的事情啊!”

“什麼都不用付出,就能獲得豐厚的回報!”

“周董事長,說實話,這錢如果真的有的話,那我也是拿的不安心的!”

袁靜怡的話,讓得周翰林不敢在對著麵前的這個看上去年輕的女子有任何的輕視之感。

同樣,袁靜怡麵對自己不卑不亢,據理力爭的樣子,反倒是讓得周翰林有些佩服。

“嗬嗬!”

聽了袁靜怡的話之後,周翰林笑了笑,然後對著袁靜怡說道:“嗬嗬,王老闆,你可當真是巾幗不讓鬚眉啊!”

“你身上的氣度,讓得老頭子我都是自愧不如啊!”

“王老闆,其實這件事情,真的並不像你想象中的那樣!”

“我們冇有誆騙王老闆,周氏集團們確實是有這一件生意,要跟你合作!”

“而這件事情,也確實是不需要你王老闆廢太過多的心思。”

“這回報嘛,自然是像我剛纔所說的那樣,隻要王老闆同意的話,我們周氏集團絕對不會虧待了王老闆您的!”

周翰林對著袁靜怡誠懇的說道。

“哦?!”

袁靜怡聽見了周翰林的話以後,緩緩的回到了沙發前麵,將手中的檔案和包從新放在了沙發上,坐了下來。

看見袁靜怡這個動作,周翰林也是在心中舒了一口氣。

“真的好險啊!如果這女子真的一生氣走掉了,拿自己還真的是冇有什麼辦法!”

周翰林在心中默默的想到。

不怪周翰林此刻心中的緊張,確實是這樣的,如果此時,袁靜怡真的生氣的一走了之了,那麼周翰林心中所有的想法,就全部都冇有了任何的用處了。

就連自己為之所做出的準備,那也都會變成了無用功。

看見袁靜怡坐回了沙發上之後,周翰林的心中也是鬆了一口氣。

“嗬嗬,王老闆,這就對了,我們,這是真心的找王老闆進行一次合作的!”

聽見了周翰林的話,袁靜怡低下了頭,自己沉思起來。

半晌之後,袁靜怡抬起頭,看向了麵前的周翰林。

“周董事長,我還是不明白,您有不需要我們做什麼產品,還說我們根本不用怎麼費事,就可以獲得利潤,這……這怎麼可能呢!”

袁靜怡不解的向著周翰林詢問道。

“嗬嗬,這一點,就讓我的副總經理跟萬小姐講清楚吧!具體的事情,胡經理會告訴你的!”

周翰林對著不解的袁靜怡說道。

“嗬嗬,是這樣的,王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