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哈哈!真的是天助我也啊!”

周翰林狂喜的對著胡武說道。

“根據線人最新傳來的情報來看,華飛集團路已經開始像銀行貸款了!而且數量還是相當不少的!”

“看來,為了能夠奪取這最後的原材料,陳飛也是下定了最後的決心了!”

接過書麵資料,胡武看向了紙上。

紙麵上赫然寫著,陳飛已經開始像銀行貸款了,並且,就連陳飛後來所聯絡的材料供應商的資訊,都已經是寫在了紙上麵!

看著這份檔案,胡武也是隨著周老爺子大笑了起來,然後對著周老爺子說道:“周董事長,您的這個內探,還真是敬職敬業啊!等事情成功以後,可是要好好的獎賞這個人纔是啊!”

胡武對著周翰林笑著說道。

“哈哈哈!那是當然,這個訊息,可是幫了我們大忙了!”

“胡武,這件事情,你也知道,馬虎不得,現在,由我親自出馬,去會會這個陳飛的原材料供應商好了!”

“這件事情,千萬不要外傳,這一次,我要讓得陳飛和胡氏的所有人徹底的消失在京西郡這片土地上!哈哈!”

“哦,當然,這其中不包括你!哈哈!我的好副總經理!”

……

在周翰林得知了具體的訊息之後,周翰林就親自的聯絡上了這個名叫王靜怡的工廠老闆。

“喂,您好,請問是王靜怡老闆麼?”

辦公室之內的周翰林對著電話的那頭說道。

“嗯,是的,請問您是哪位?”

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名聲音中透露著成熟乾練氣息額女人聲音。

“嗬嗬,您好,王老闆,我叫周翰林,是周氏集團的董事長!”

“周氏集團?嗬嗬,原來是周董事長,失禮失禮了,請問周董事長,是怎麼得知我的電話號的呢?周董事長找我有事嘛?”

“嗬嗬!”

周翰林並冇有正麵回答這個王靜怡王老闆的話,而是繼續對著王老闆問道。

“王老闆聽說過我?”

周翰林對著電話那頭的女人問道。

“嗬嗬,當然了,周氏集團的周翰林董事長,京西郡的龍頭集團,咱們京西郡的大名人,又有哪個做生意的人不知道周董事長您呢!”

電話那頭的女人對著周翰林尊敬的說道。

“嗬嗬,王老闆過獎了!”

周翰林嘴上這麼說著,臉上的笑容卻是更加的絢爛了。

“是這樣的王老闆,我手頭上,有一個生意,不知道,王老闆能不能做的下來呢?”

周翰林對著電話那頭的王靜怡老闆問道。

“哦?嗬嗬,周老闆,雖然我很想和周氏集團合作一下,可是據我所知,周氏集團並冇有任何關於電子領域的生意,怎麼會突然找到我們這個小廠子合作呢?”

電話那頭的王老闆疑惑的問道。

“嗬嗬,這一點麼,王老闆您就不必多慮了,這是我們集團的商業機密,你隻需要知道,我現在想要訂購一批貨物,你隻需要告訴我,能不能做得下來就好了!”

電話中的周翰林並冇有給電話這邊的王經理什麼詢問的機會,直截了當的對著電話中的女人問道。

的確,憑藉著周氏集團在京西郡的影響力,對於這種在周氏集團眼中的小廠子,的確冇有什麼客氣的必要。

“嗬嗬,不知道,周董事長想做什麼樣的產品呢?”

電話中的女人對於這一點並冇有任何的不滿情緒,反而是對著周翰林客氣的說道。

“嗬嗬,這樣吧王老闆,電話中,說不清楚的,如果你願意和我們周氏家族合作,那麼,我誠摯的邀請你,來我們周氏集團坐一坐,到時候,我們就具體的細節再詳談一下!”

周翰林並冇有在電話中對著這個王老闆說些什麼,而是邀請著王老闆來周氏集團坐一坐。

“嗬嗬,那是再好不過的了!能夠和周氏集團合作,這真是我們這個小廠子的福氣呢!”

“不知道,我什麼時候過去您的集團不會打擾呢?”

電話那頭的女人對著周翰林問道。

“嗬嗬,如果王老闆你有時間的話,那就定在明天上午吧!”

周翰林對著王老闆說道。

“好的,周董事長,那明天上午,我們不見不散!”

“好的!”

“再見!”

掛斷了電話,周翰林心中不免多了幾分快意。

“看這個王老闆恭敬的樣子,想必隻要自己給予她相當豐厚的報酬,那麼自己想乾的事情,就絕對是萬無一失了!哈哈哈!”

周翰林在心中想到。

周翰林所做的所有的一切,都完完整整的落在了對麵坐著的胡武眼中。

現在的周翰林,已經徹底的冇有了什麼理由去懷疑胡武了,所以,現在基本什麼事情,周翰林都不會瞞著胡武。

這一點,也正是胡武和陳飛想要得到的。

看著麵前得意忘形的胡翰林,胡武便麵上陪著笑容,同胡翰林一起大笑著,心中卻是不由得暗暗叨唸著:“哼,笑吧,再過一陣子,你就徹底笑不出來了!”

這一切的一切,麵前的胡翰林當然不會知道,現在的胡翰林,麵對著即將被自己徹底扳倒的陳飛,心中是非常的興奮的。

另一邊,王老闆掛斷了周翰林的電話,對著旁邊的男人說道:“你猜的不錯,正是周翰林打來的電話,這個老狐狸約我明天去他的公司詳談!”

畫麵中,掛斷電話的王靜怡,赫然便是胡靜怡,而旁邊的男人,自然就是陳飛了。

“哼哼,這個老狐狸,還真是不見兔子不撒鷹啊!”

“可是不管這個老東西怎麼狡猾,現在不還是乖乖的落入了我們的圈套!”

陳飛喃喃道。

“靜怡,我還是要叮囑你一下,明天去周翰林那裡,千萬要小心注意!一定不能露出任何的馬腳!”

陳飛對著袁靜怡叮囑道。

“嗯,放心吧,所有的事情,伊正飛和王茜都已經和我說了,這個事情,我一定能夠辦好的!”

袁靜怡對著陳飛說道。

原來,王靜怡老闆就是袁靜怡,這一切不過都是陳飛的計策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