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嗬嗬,能不能騙過這個老狐狸?”

“要是在以前的話那還真的是不好說的一件事情,不過,現在憑藉著胡武在周家的位置和貢獻,再加上咱們這裡的內鬼,不怕這個老頭子不相信!”

“我想,周翰林這個老傢夥一定不會放過這次機會的,畢竟,我們現在所有的動作都是非常正常的,再加上胡武的煽風點火,不怕這個老傢夥不上鉤!”

“對了,正飛,王茜,我讓你們兩個準備的事情,準備的怎麼樣了?”

陳飛彷彿想起了什麼,對著伊正飛和王茜問道。

“放心啊陳董,都已經安排完了,靜怡姐也馬上準備好了,如果這個老傢夥上鉤的話,我們都是準備的完全的!”

伊正飛對著陳飛說道。

“嗯!那就好,這次,無論如何,也要讓周家徹底的滅亡!”

陳飛狠狠的說道。

“敢動我的女人和我的公司,那麼就必須要準備好承受我的怒火!”

陳飛在心中暗暗的想到。

下午,陳飛又是再次召開了董事長會議。

會議的內容,就是確定了被辭退的員工,還有除了技術人員,其餘的員工帶薪休假的事情,而且,在會議上,陳飛還宣佈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已經找到了原材料供應商,而且並把這件事情列為了公司現在的絕密情況。

陳飛知道,這件事情,不久之後,一定會迅速的放在周氏周翰林的辦公桌上麵的。

不過,這也正是陳飛的一個計策!

果然,在會議召開冇有多久之後,周翰林就再次找到了胡武。

周翰林的辦公室內。

“胡武啊,這是陳飛公司的最新狀況,你來看看!”

周翰林將手中的資料遞給了胡武。

胡武拿起資料,妝模作樣的仔細看了起來。

半晌之後,胡武抬起頭,看向了同樣在看著自己的周翰林。

“董事長,我想,這件事情應該不會有差錯了!”

“根據我們上午接到的情報來看,華飛集團現在的情況應該是非常不樂觀的,甚至已經到了必須通過裁員和出售現有土地來換取大量的資金,用於他們所謂的最新的研究成果!”

“現在,根據這份情報來看,化肥公司已經開始了裁員的行動,這樣子看來,這件事情應該是準確無疑了!”

胡武對著麵前的周翰林分析道。

“嗯,不錯,現在的情況已經是非常的明朗了,胡武,你覺得,我們現在出手,怎麼樣?”

胡武聽見了周翰林的這話,陷入了沉思,半晌之後,胡武抬起頭,看向了麵前的周翰林。

“董事長,說實話,我認為,現在,還是有些時機未到!”

胡武的話,讓得周翰林有些意外,按道理講,換成彆人,現在應該已經要有所行動了,可是反觀胡武,還是猶豫有些時機未到。

“哦?你為什麼會這麼想呢?說來我聽聽!”

周翰林對著胡武疑問道。

“我是這麼考慮的,董事長!”

“現在這種情況,當然可以采取行動了!這並不是不可以的,但是,如果現在采取行動的話,我覺得,並不能將我們的利益做到最大化!”

胡武的話,讓得周翰林陷入了沉思當中。

半晌之後,周翰林抬起了頭,對著胡武繼續問道:“那你說說,我們現在還應該等待什麼機會?”

見周建林對自己問道,胡武繼續說道。

“不知道上午的資料,董事長都看了冇?”

胡武對著周翰林問道。

“嗯,看了,怎麼了?”

周翰林不解的問道。

“在上午的資料中,有這麼一條,說是陳飛在通過裁員來節省開支的同時,還想要將胡家的公司地麵和建築物一起出售,其中還包括了華飛集團最新拿下的幾塊地皮,不知道這一點,董事長您有冇有注意到?”

胡武對著周翰林問道。

“嗯,是有過這麼一條,難道說,你是想……?”

“不錯!現在這種情況,可以說這幾塊地是陳飛最後的命脈了,我們如果能夠將這些地皮拿下,那麼,就等於是陳飛最後的資產和命脈都是落入了我們的手中!”

“這樣,我們就能夠確定自己立於不敗之地了!”

“而且,我這裡還有一個訊息!”

胡武對著周翰林神秘的說道。

“哦?什麼事情?”

見胡武這樣一副神秘的姿態,周翰林不禁問道。

“根據我的情報來看,陳飛這次的將公司大部分的所有東西變現,應該不僅僅是為了節約開支這麼簡單!”

“這個訊息,陳飛應該也是知道了,不然,陳飛不可能會將大部分在這裡的土地和公司現有的所有資源變現!”

“到底是什麼情況!?”

周翰林問道。

“據我所知,現在的陳飛,想要大量的收購原材料,進行最後的拚搏了,如果這次陳飛不成功的話,那麼對於陳飛和華飛公司來講,絕對是一件毀滅性的打擊的!”

胡武的話,讓得周翰林也是陷入了沉思當中。

“這樣看來,如果我們能夠將陳飛的地皮買下,並不惜一切手段將陳飛的原材料采購的事情攪黃的話,那麼,我們就有可能在這次的競爭中,取得最後的大勝利!”

胡武的話,讓得周翰林茅塞頓開。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現在還真的不是一個非常好的時機呢!

“哈哈,你說的太對了胡武,這件事情,我先記你一功!等到事情完全結束之後,我在重重的賞你!到那個時候,你就是胡家的新族長!”

周翰林對著胡武許下了重重的承諾。

“就是這樣的,董事長!”

“所以,我們下一步的計劃,就應該是不惜一切手段,阻止陳飛從原材料供貨商的手中買到原材料。”

就在胡武和周翰林商討者所有的事情的時候,周翰林的女秘書推門走了進來,將一份資料放在周翰林的桌子上之後便退了出去。

拿起桌子上的檔案,周翰林越看到最後,眉頭上的喜悅便是越多看到最後,周翰林已經抑製不住了自己心中的喜悅,大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