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事情真的是這樣的,我覺得可以考慮的!”

肯尼思對著在座的所有人說道。

“畢竟,現在我們的進攻方式很是單一,僅僅是憑藉著我們的眼線,將他們的進貨渠道給截斷了而已,憑藉著這一點,我們是不可能就這麼簡單地戰勝這兩個對手的!”

肯尼思說道。

“不過,若是有了胡武這個人的加入的話,那麼,我們的計劃將會大大簡單很多,這樣,就會很有利於我們的下一步的計劃的!”

“況且,這個胡武要的隻是簡單的一個稱謂而已,我們不妨就把這個稱謂給他罷了!”

“可是我們得到的,將遠遠超過這哥我們要付出的東西!這當然是一個很好的交易了!哈哈!”

聽見肯尼思這麼說,周翰林也是對著肯尼思表示出了讚同。

“嗯!是的,肯尼思先生!你說的非常的正確!”

“我們所需要的的,正是胡家的商業佈局的具體細節,這正是現在我們所最需要的一個東西!”

“這次,真的是老天在幫助我們!在我們最需要什麼東西的時候,就將這個東西親手送到了我們的身邊!哈哈!”

周翰林對著肯尼思說道。

肯尼思聽了周翰林的話之後,也是笑了笑,緊接著對著周翰林繼續說道:“不過,這件事情,你們也是不能夠太大意!以防止會有什麼不必要的麻煩!”

“這件事情,還是要等我們的眼線,徹底的將這件事情給調查清楚之後,我們才能做最後的決定!”

“嗯!我知道了肯尼思先生,您放心,這是我們周家最後的機會了,我是斷然不會輕易的做出任何結論和結果的!”

“我一定會在全麵的衡量過後,纔會做出決定的!”

周翰林對著這位肯尼思說道。

“嗯!好!你周翰林老爺子辦事情,我還是非常相信的過的!嗬嗬嗬!”

對著周翰林說完這些話,肯尼思話鋒一轉,又是問到了陳飛這麵的情況。

“話說回來,那個導致你們周家險些全軍覆冇的陳飛,現在究竟是怎麼一種情況了!?”

肯尼思對著周翰林問道。

“陳飛!這個人,可能我們從一開始就有些小瞧了這個人了!”

“之前,我們還以為這個人就是有些錢罷了!”

“不過,通過我們的調查才發現,這個人,非常的不簡單!”

“這個人,可以說是憑空從我們身邊出現的!我們根本就冇有發現任何他以前的個人資料,隻是知道,他在這裡,投資建造了一個技術公司,所以,我們目前針對他的手段就隻有從他的公司下手了!”

周翰林對著肯尼思說道。

“不過,從目前的額情況看來,這個陳飛也應該是到了強弩之末的時候了!”

“就在前幾天,我們的眼線,也是從公司內部得知,現在的陳飛的公司已經到了就快要束手無策的時候了!”

“相信用不了多長時間,陳飛的公司也就會不攻自破,陷入自顧不暇的階段了!”

“根據我們的眼線給我們傳回來的情報來看,現在的陳飛的公司,就快要不行了。”

“在前幾日,陳飛的公司開了一次重大的會議,會議的內容就是跟大家說明,現在的公司已經冇有了原材料可以使用,剩下的原材料,就隻能堅持公司繼續運轉三四個月左右的時間了吧!”

“嗬嗬,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可就真的是太好了!”

肯尼思說道:“如果這個陳飛先倒下的話,那麼胡家,也就失去了一個非常重要的靠山了!”

“嗯,是這樣的,不過聽我們的眼線傳出來的訊息說,陳飛好像已經找到了另一家進貨商,我們已經著手派人去將這個新的進貨商進行了溝通了!”

“嗯,不管如何,現在一定要將這個陳飛也徹底的打壓到底!絕對不能給這個人任何的喘息的機會!”

肯尼思說道。

“嗬嗬,這一點您就放心吧,相信我們的人,現在已經聯絡上了這個陳飛的新的供貨商,估計今天下午,就能夠有好訊息傳來的!”

周翰林對著肯尼思說道。

“不錯,現在,下一步的計劃,就是讓我們的眼線,調查清楚現在的胡武,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就好了!”

“如果事情真的像我們想像的一樣的話,那麼胡武這顆棋子,我們就能夠好好的利用一下了!”

“我累了,今天的會議我就先參加到這裡了,你們繼續好了!”肯尼思在叮囑過後,對著周翰林說道。

“好的,肯尼思先生,您累了的話,就先行休息去吧,剩下的事情,我們自己來就好!”

周翰林聽見肯尼思說自己累了之後,忙對著肯尼思說道。

“嗯!”

肯尼思站起身來,就往著會議室的門外走去,周翰林見狀,急忙站起身來,將肯尼思送出了辦公室。

“好了,不用再送了,趕快進去開會吧,記住,你們的周家,機會也就僅僅剩下這一次了!”

“嗬嗬,是的,多謝肯尼思先生的提醒!我們會一切小心的,您就放心吧!”

“嗯!”說完,肯尼思就離開了。

在肯尼思離開之後,周翰林從新回到了會議室裡麵,坐在了主位上麵。

“周董,您……您是不是對這個肯尼斯太過於客氣了?”

“就是就是,我們是合作關係,他憑什麼這麼趾高氣揚的對我們發號施令?!”

在周翰林回到會議室之後,會議室裡麵的人不乾了,對著周翰林問道。

“好了好了!”

“我知道現在我們是和這個肯尼思是合作關係!”

“不過現在,周家的運轉,全靠著這個肯尼思的錢在運轉!”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總有一天,我會讓我們不再這樣下去的!”

“等我們藉助著這個肯尼思的實力,將胡家徹底的打垮之後,哼哼,我一定會讓這個狂妄自大的肯尼思好好地喝上一壺的!”

周翰林對著會議室裡麵的眾人說道。

可以看得出來,周翰林對這個肯尼思也是非常的厭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