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知道了這樣的訊息以後,陳飛也是感到非常的高興,因為這件事情對於現在的陳飛來講,真的是莫大的好事情。

現在,自己和胡家終於不再是處於暗處了,現在的周家身邊,已經潛伏進了一隻千年老狐狸,這老狐狸自然就是胡武了。

在確定了一切的東西都準備就緒了之後,陳飛開始了真正的報複。

與此同時,周家的公司。

就在胡武給周翰林打完電話以後,周家的全部高層,當然包括了那幾位外國人,就全部在公司的會議室聚集了起來。

這次所有高層的會議,其最主要的目的,就真的是為了胡武早晨的那一通電話。

周家高層的會議中。

“今天早晨,胡家的老二,胡武聯絡到了我,跟我說,想和我們聯手,將胡家現在的家主,胡璃扳倒!”

周翰林坐在了會議室的副位上麵對著在場的所有人說道。

“對於這件事情,我想問問大家,是怎麼看待的?!”

周翰林的這飯話一說出口,就震驚了周家在坐的所有人!

“什麼?胡家的人竟然做出這樣的選擇?!”

“怎麼會這樣?周家的人難道錢瘋了麼?”

“不可能,這一定是胡家的一個圈套!”

所有的人都對著這件事情議論了起來,唯有坐在首座的一個外國人和周翰林,冇有發出任何的聲音,靜靜的聽著在場的所有人的議論。

過了一會,周家老爺子周翰林首先發聲,組織了眾人的議論。

“好了!都先彆說話了!”

回過頭,周翰林看向了坐在首位的這名外國人,對著這名外國人開了口。

“肯尼思先生,對於這件事情,您是怎麼看待的呢?”

周翰林住址了眾人之後,對著這麼外國人問道。

周家會議室的首位上,坐著一名大鼻子高鼻梁,戴著眼鏡,臉上彷彿也永遠掛著溫和的微笑,看上去具有著非常親和的麵孔的外國人,可是熟悉這個傢夥的人都知道,這傢夥可並不像表麵上看上去的那麼和藹可親。

這個人在商業圈內,被人們稱為笑麵蛇。

因為這個傢夥,臉上永遠掛著一副人畜無害的笑容,說起話來,也是非常的溫文爾雅,但是他的手段卻是如同蛇蠍般狠毒,做起事情來,也是非常的決絕。

這位被周翰林稱為肯尼思的外國人,正是周佳現在最後的底牌和助理,也就正是多年前,被鼎盛時期的胡家人所趕出國內市場的那個人。

隻不過讓眾人冇有想到的是,時隔多年,這個男人竟然還是冇有忘記與胡家多年前就交惡的男人,又是回到了這裡。

“嗬嗬,這件事情麼,我還是想先聽聽周老先生您的看法,畢竟,您和胡家的人在這片土地上打了這麼多年的交道了,論對胡家所有人的瞭解的話,那肯定還是您最具有權威的!”

肯尼思操這一口流利的國語,對著周老爺子說道。

“嗬嗬,肯尼思先生過獎了,不過,若是論對胡家的這個二爺的瞭解的話,那肯尼思先生,或許還真的是冇有我瞭解的多!”

“我先對肯尼思先生說說胡家的情況和這個胡家二爺,胡武的大概情況吧!”

周翰林對著肯尼思客道了一番之後,對著肯尼思說道。

“胡家最開始的情況,想必就不用我多說了!”

“在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和肯尼思先生髮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之後,胡家老爺子就徹底的不過問胡家的任何事情了。”

“由於身體原因,胡老爺子在和肯尼思先生不愉快的事情發生不久之後,胡家的老爺子便是撒手人寰了,將胡家交給了自己的兒子,也就是現在的胡家家主胡璃的父親手上。”

“不過,胡老爺子的這個兒子並冇有繼承胡老爺子的心智,對於胡家的管理,不是非常的在行,不過,總算是並冇有出什麼大亂子。”

“就在幾年前,我們家族在得到了肯尼思先生的幫助之下,將胡家的勢力就此打壓下去,甚至逼迫的胡家家主不得不用與我們周家聯姻的方式,來換取胡家暫時的安穩!”

“不過,後來發生的事情,肯尼思先生想必也是略知一二了啊!”

頓了頓,胡翰林看了看肯尼思的臉色,在發現肯尼思並冇有發出什麼不愉快的神情之後,周翰林繼續對和肯尼思說了起來。

“後來的事情,想必肯尼思先生也是差不多知道了!”

“正當我們周家就要將胡家的現任家主胡璃逼迫的不得不嫁到我們周家聯姻的時候,突然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一個小子,陳飛,卻和司機愛那個這件事情給徹底的攪黃了去!”

“不僅僅這樣,這個名叫陳飛的小子,還將我們周家的勢力給削弱到現在這種地步!”

“並且,還將原本就即將得到胡家家主的位置的胡家老二,胡武的家主位置,給硬生生的搶多了去,按在了胡璃的頭頂上!”

“此次給我發來訊息的人,正事這個被胡璃搶奪了家主之位的人!胡武!”

“提起這個胡武,那可是胡家現在所存的人中的非常有實力的一位啊!”

“和這個人比起來,以前的胡家家主,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上!”

“不過,在胡老爺子過世的時候,卻是將胡家的大權交給了自己的親生兒子!”

“出身於旁支的胡武,雖然頭腦和手段都是一等一的存在,卻並冇有當上胡家的家主!”

“所以,這胡家二爺自然是對這件事情記恨在心!”

“並且,這個胡武,在胡家這麼多年的經營之中,也是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不過,正是因為這樣,這胡家二爺胡武的心中,才更加的額對家主之事耿耿於懷!”

“其實這些年中,胡武也從未放棄國籍對家主的爭奪!”

“不過由於胡家家族之中的各種原因吧,這個爭奪,也是這麼多年都無果。”

“不過,就在不久前,這件事情確是徹底的出現了轉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