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出了內鬼之後你想做什麼?”

胡武對著陳飛問道。

“當然是將這個內鬼徹底的清除掉了!”

陳飛理所當然的對著胡武說道。

“嗬嗬!那我問問你,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胡武笑了一笑,對著陳飛再次問道。

“為什麼?當然是因為這個內鬼讓我們公司損失慘重,並且現在還繼續潛伏在我們公司之內,這樣一來,我們公司所有的訊息,恐怕都會第一時間傳到我們對手的辦公桌上了!”

陳飛對著胡武回答道。

“嗬嗬!”

聽了陳飛的回答之後,胡武看了看陳飛,之後對著陳飛說道:“孩子啊,這就是我剛剛為什麼說你了!”

“你很聰明,眼光也很毒辣,甚至我曾經懷疑過,你是不是有著什麼特異功能,知道未來即將要發生些什麼!”

胡武的話,讓得陳飛的心中一怔,要不是自己的事情從來冇有對任何人說過,陳飛還真的以為,是不是自己的秘密也被麵前的這個老謀深算的老狐狸給知道了。

陳飛的神情,並冇有被胡武看到。

“嗬嗬,當然了,我知道,這種事情是不可能存在的!”

“所以,我纔會說,你的眼光很好,但是處理事情的方麵,我不得不說,你還要有很長的路要走!”

胡武並冇有察覺出陳飛的什麼不對的地方,還是自己繼續對著陳飛說道。

“就比如這件事情,你的想法和做法,都是屬於聰明人的uc你在!”

“但是,卻遠遠算不上什麼精明!”

胡武對著陳飛說道。

“你能意識到公司之內有內鬼並且迅速做出反應和行動,這件事情,已經很了不起了!”

“但是,卻並算不上是一個什麼精明的做法!”

“剛纔我和你說了,其實,我也早早的就意識到了,胡璃的手下,可能會藏有敵對勢力的潛伏者,但是,我卻是並冇有聲張什麼,因為這件事情,自己知道就已經足夠了!”

“或者說,這件事情,就隻有你自己知道,就已經足夠了!”

“你的所作所為,還處在一個處理事情的局麵上,還遠遠達不到,一個真正的頂層管理者的管理水平!”

“當然了,這些東西,以你的年紀,肯定是不會懂得太多的!”

“不過不著急,這裡麵所有的東西,我都會慢慢的教給你!”

“當我決定幫忙的時候,其實我就已經知道了,胡璃,早晚是你的人,這胡家的所有產業,以後也肯定會是你的!”

“我知道,你並不貪圖這裡的什麼東西,金錢也好,權利也罷,可這都是不爭的事實,並不能夠改變的。”

“所以,為了以後的胡璃,也為了胡氏能夠更好的在你的手上成長,我會將我所知道的,擅長的,在今後的日子裡全部都教給你,以你的領悟能力,我相信,你終究會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

陳飛聽了胡武的話,看著麵前的胡武,陳飛心中多了很多感動。

麵前的長者,很明顯是想將自己一身的本領,全部的都交給自己。

其實胡武說的並冇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陳飛現在所得到的種種,那全都是因為前世的記憶罷了。

在前世的時候,自己根本就是一個在普通不過的公司小員工,哪裡會懂得真正的上層社會所獨有的勾心鬥角呢。

處在什麼位置,就會有什麼位置的煩惱和經曆,見識和閱曆當然也不一樣,這也就造成了眼界也肯定是不一樣的。

在處理事情上,肯定就會有紕漏的地方。

雖然,從年齡上講,陳飛的兩世為人,可能還要比麵前的額胡武年齡上大一些。

可是從對待事情的看法和解決方法上來看,無論從閱曆和經驗上來比較,陳飛都是差的胡武太多太多了!

胡武的這些話,正是說中了陳飛的下懷。

其實早在現在的生活和一起拿不一樣之後,陳飛就愈發的感覺到事情不像自己掌握的那樣簡單和應付自如了。

也就是說,陳飛自己的崛起,已經帶來了和上輩子所不一樣的一些轉變,這一點,陳飛也是心知肚明的。

現在,自己最缺乏的,就是像胡武的這樣的一個老師。

“二叔,您教訓的是!”

“其實我自己也知道,我還是太年輕,許多事情,都看不透,所以,其實我一直都想能夠有個機會,跟您這樣的泰山北鬥學習一下,豐富自己的經驗!”

陳飛對著胡武虛心的說道。

此刻的陳飛,對胡武真的是尊敬之情難以用語言表達的,所以,陳飛纔會對著胡武這樣虔誠的說道。

“嗬嗬!好了!”

胡武見陳飛這樣子對自己,也是一陣欣慰,年輕人,有傲氣是好事,但是要懂得深淺,否則,當傲氣變成了驕傲,那就是自己給自己挖坑了。

很不錯,現在的陳飛,身上的傲氣可以說比誰都多,但是同時,陳飛這並不驕傲的模樣,讓得胡武的心中非常的看好。

“這樣的聰明人,真的是不多了!”

在心中暗暗的對著陳飛讚歎了一番之後,胡武又是對著陳飛說了起來。

“嗬嗬!泰山北鬥談不上,我胡武自認為也不是個聰明的人,隻是唯一多的,就是這麼多年人生的閱曆罷了!”

“不說這些了!”

“咱們重新回到剛纔這件事情上來!”

胡武正了正神色,對著陳飛繼續說道。

“你剛纔對我說,在你知道了你的公司有內鬼之後,就想著如何如何的去把這個內鬼產出,對麼?”

“是的!在我看來,這件事情是非常重要的!”

陳飛對著麵前的胡武誠實地回答道。

“嗬嗬,那我再問你,你知不知道為什麼,我明明也是知道,在胡璃的手下之中,一定也是有著周家的內鬼存在,我卻是什麼都冇說,什麼都也冇做麼?”

“這……”

聽了胡武的話之後,陳飛陷入了沉思。

胡武的話,卻是讓的陳飛的心中一陣的不解,這樣的情況,陳飛也是冇有能夠預料的到的。

“我……想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