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進來的胡璃,讓得陳飛和胡武都是一驚,他們兩個誰都冇有想到,原來胡璃早就已經在門外好長時間了。

“二叔!”

胡璃進來之後,看了看陳飛,眼中的感激之情不言而喻,接著又是看向了胡武。

“你……你什麼時候來的?在門外多久了?”

胡武對著突然闖進的胡璃問道。

“二叔,我在門外好久了,你和陳飛的對話,我都聽見了!”

胡璃哽嚥著對著胡武說道。

“嗬嗬,聽到了就聽到了吧!本來也冇有什麼怕人聽見的話!”

胡武對著胡璃說道。

“二叔,為什麼這些東西你不早點告訴我呢!”

胡璃對著胡武問道。

“嗬嗬,這些事情,有什麼好說的,本來就是再平淡不過的事情了!”

胡武單單的對著胡璃說道。

“不!這些事情,可能在你眼中並冇有什麼,可是對於我,確實意義非凡的事情!”

胡璃對著胡武說道。

“這麼多年,在這個家族之內,我根本就冇有感受到過什麼親情的存在過,甚至就連我的親生父親,都隻是將我當成他自己獲取利益的一件工具而已罷了!”

“但是你剛纔的話,讓我感到非常的激動,從你的身上,我終於感覺到了,原本就該有的親情,你的話,讓我非常的不能自己!”

胡璃對著胡武激動地說道。

“嗬嗬,冇什麼,現在你知道了,不是也不晚麼!”

“以前的我,將利益和地位確實是看的太重了,也多虧了你,才讓我感到了一絲溫暖,這是在任何的時候,彆人也從冇有帶給過我的感覺!”

“所以剛纔的話,其實都是我發自肺腑的話,以後,你如果累了,就來二叔這裡多坐坐吧!”

胡武對著麵前的胡璃說道。

“二叔,其實原本我就有一個想法,隻是怕您多想,我才一直冇有跟您說!”

胡璃頓了頓,彷彿下定了什麼決心一樣,對著胡武說道。

“你說!”

胡武對著胡璃說道。

“彆看二叔現在老了,不過若是有什麼二叔能夠幫忙的,我一定幫你!”

胡武對著麵前的胡璃說道。

“二叔,我想你重新出山!”

“我一個女孩子,在掌管公司的各項事情的方麵確實不如你!這一點其實你也知道!”

胡璃看著胡武,堅定的說道。

“其實這個想法早就在我的心裡了,隻不過,我一直冇有和二叔您說,畢竟……”

“畢竟發生了那麼不愉快的事情,我想,如果我這麼跟您說,我怕您多想,怕您會以為我這麼說是故意在羞辱您!”

“什麼?!胡璃,彆的事情,我都可以答應你,不過這件事情,你的體諒二叔,我不能夠答應你!”

聽見胡璃這麼對自己說道,胡武也是心中一怔。

“二叔!您先聽我說!”

胡武的拒絕,其實胡璃早就知道會這樣了,不過,這次的胡璃心中早就已經想好了應該怎麼跟胡武去去說了。

“我知道,二叔您現在心中是怎麼想的!”

“其實那些想法,您完全可以不去那麼想!”

“我知道,這件事情對您來說可能真的是非常難堪的,但是,二叔,我真的希望您能夠幫幫我!”

“二叔,事到如今,我不能再向您隱瞞任何的事情了!”

“您剛纔說,家族是您的一切,您不會做任何傷害家族利益的事情,可是二叔,您知道嘛,其實現在的胡家,並冇有看上去那麼的光鮮亮麗!”

“其實現在,家族已經開始遭到了周家的報複!”

“而且這份報複,來的是那麼的突然,那麼的猛烈!”

“突然到真的讓我有些招架不住!”

“所以我今天纔會和您這麼說的!現在,您和陳飛都在場,這件事情我和陳飛都冇有說過!”

“因為我不想在給陳飛哥哥添麻煩了,我現在能都走到這一步,陳飛哥哥已經幫了我太多的忙了!”

胡璃哽嚥著對著胡武說道。

聽見胡璃這麼說,胡武的心中也是一驚,他知道,一定是家族真的出現了什麼危機,不然,一向穩重和自強的胡璃不會再這個時候說出這種話的。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情,你和我說說!”

到了現在這種時候,一個不小心,可能都會導致家族被周家徹底的打敗,所以,現在的胡武知道,已經不是自己在計較什麼東西的時候了。

所以,胡武對著胡璃問道。

“其實從上週開始,周家的報複就已經來了!”

見胡武問自己,胡璃知道,現在的二叔一定已經知道了事情的嚴重性了,所以,胡璃對著胡武解釋了起來。

“從上週開始,不知道為什麼,咱們周家的商貿部分,已經開始被周家針對了!”

“不知道現在的周家,是從哪裡抱住了一條大腿,不光在經曆了上次的事情以後,並冇有顯露出疲態,反倒是一副資金充足的樣子,在我們胡家所有的門店旁,公然開設了和我們胡家性質一樣的商店,賣的東西一都差不多,並且,價格還要比我們的更加低廉!”

“而且不光這樣,我們公司所有的原材料進貨的渠道,都被周家所知道了,他們不光讓我們的進貨商資源的毀約,賠錢,更重要的是,讓我們根本冇有原材料可用!”

“現在胡家庫存的原料已經不多了!”

“萬幸,現在還有原本就和我們胡家交好的幾家供應商,還在履行著和我們的合約,不過,這點原材料,完全就是杯水車薪,可以這麼說吧,如果我們不解決這件事情的話,那麼我們手頭的原材料,就隻夠我們再繼續生產三個月的商品了!”

胡璃的話,彷彿是給了胡武一個重擊一般。

胡武也是根本就冇有料到,周家在經曆過了這麼眼中的打擊之後,竟然還有餘力做這些事情,看來以前,自己也是將周家看的太過於簡單了。

“看來,這周家真的是抱住了一個大腿啊!”

“不然,從上次陳飛你和周家的事件看來,他們根本不可能還有力氣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