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嗬嗬,胡二爺真是好雅興呀!”

突然傳出的聲音,讓得胡武猛地睜開了眼睛。

這一生聲音也是將胡武嚇了一怔。

“你!陳飛!”

看清出來人之後,胡武先是一怔,隨後對著陳飛用驚訝和震驚的口氣對著陳飛說道。

“嗬嗬,胡二爺,是我!”

陳飛對著麵前的胡武說道。

看著麵前這個人,胡武現在的心中是百感交集。

胡武非常清楚的知道,麵前的這個人,正是把自己從距離家主之位不遠的地方徹底拉下來的人。

對於麵前的這個人,胡心中真的是恨之入骨的。

可是不知道怎麼回事,自己明明在心中恨得要死的人,當這個人真正的自己站在自己身邊的時候,自己卻是冇有了什麼多餘的情緒了。

這種感覺,讓得胡武很是不解。

兩人麵對麵的互相看著,誰也冇有先說話。

此刻二人的心中,不知道都在想些什麼事情。

過了不久之後,終於是胡武忍不住了,對著陳飛先開口說了起了話來。

“嗬嗬!陳飛,哎,坐吧!”

深深的歎了口氣之後,胡武對著陳飛說道。

“嗬嗬,好!”

陳飛也並冇有什麼多餘的動作,徑直的走到了胡武的桌前,坐了下來。

將一個茶杯拿出來擺好,用熱水燙了一次之後,胡武給陳飛倒上了一杯茶。

“嚐嚐吧,這可是上好的龍井,春雨時節我親自采摘的!”

“嗬嗬,好!”

陳飛又是對著胡武說出了這句話,之後端起了茶杯,輕輕的品了一口之後,對著胡武說道:“嗯,確實是好茶!”

“嗬嗬!”

聽見了陳飛的話,胡武也是嗬嗬的笑了一聲。

“真是可笑啊,自從我這府邸建成之後,第一個來到這裡的客人,便是胡璃那個丫頭,你,居然是第二個人!”

“嗬嗬,如果二爺不嫌棄的話,那以後我可是要多來蹭茶喝的!”

“哈哈!好啊!”

胡武大笑了一聲之後,對著陳飛說道。

“不過你就不怕下次來到我這的時候喝的不是茶,而是毒藥麼?”

笑過之後,胡二爺對著陳飛說道。

“嗬嗬,那小子還真是不知道,小子哪裡得罪了二爺了,讓二爺要給我毒藥喝?”

陳飛也是對著胡武說道。

“哈哈哈!真是笑話!”

胡武又是大笑了幾聲之後,對著陳飛問道:“你害我不能得到這家主之位,失去了這胡家的掌舵的大權,你說,我還不應該給你下藥麼?”

胡武此刻卻是更加的看上去開心了,大笑之後,對著陳飛說道。

“嗬嗬,如果是因為這件事情的話,那依照我看,這件事情到是大可不必了!”

陳飛對著麵前的胡武侃侃而談到。

雖然現在的胡武,對於陳飛的談話內容並聽上去並不是非常的友好,但是非常奇怪的,從胡武的話語之間和語氣上,陳飛並冇有聽出什麼敵對的情緒,反而是有著一種平淡的交流居多。

“哦?你害我失去權力,失去金錢,為什麼我還大可不必了呢?”

胡武笑了笑,對著陳飛繼續問道。

此刻的陳飛,在胡武的麵前不知道為什麼,似乎也變得冇有了那麼恨得刻骨銘心。

不光是這樣,胡武甚至還在麵前這個年輕男人的身上感覺出了一絲不一樣的感覺,這種感覺讓胡武覺得,自己甚至還有些欣賞起了這個讓自己失去了一切的年輕男人。

“嗬嗬,其實我感覺,現在的胡二爺,並冇有失去點什麼,反而,放下了心中的那些執念,胡二爺是不是也感覺出了什麼呢?”

陳飛對著胡武說道。

“在我看來,可能您得到的,遠遠要比失去的更多吧!”

“以前的胡二爺,可並冇有什麼時間來這種地方品茶小憩的啊!”

“哈哈!這一點你倒是說對了,以前的我,還真是冇有時間,也冇有機會做這些事情的!”

胡武並冇有反駁陳飛,而是對著陳飛說道。

“嗬嗬,這是一方麵吧,那另一方麵呢?”

陳飛繼續對著胡武問道。

“另一方麵?”

胡武疑惑的看向了陳飛,隨即反應了過來,對著陳飛繼續說道:“哦,我知道了,你是說胡璃那個小丫頭吧?嗬嗬!”

在說起胡璃的時候,陳飛在心中就已經確定了,麵前的這個以前叱吒商場,說一不二的胡二爺,已經不可能是自己想想的那樣,是那種聯合周家來報複自己的人了。

因為在陳飛的眼中,胡二爺在談起胡璃的時候,眼中並冇有什麼憎恨和不甘,更多的,居然是一種憐惜和疼愛。

“嗬嗬,胡璃這個小丫頭,可真的是一個好女孩啊!”

“就算我過去是那麼的對她,可是她還是不計前嫌,在我徹底大敗之後,她還是顧忌家人親戚的關係,給了我這麼一個容身的地方,更是在我冇有了一切之後,還是願意將公司的股份給我一點,讓我能夠安享晚年。”

“嗬嗬,這個丫頭,可還真的是傻的可愛!”

提到胡璃,現在的胡武和以前表現出的狀態是截然不同的。

正是這種狀態,更加讓陳飛認定了,麵前這個男人,真的是現在已經心滿意足了。

就連以前胡武眼中時刻存在的鋒芒和鬥誌,現在也是在麵前的這個人的眼中看不出絲毫。

這樣的人,不可能還有什麼心思在繼續想著什麼名利了。

所以,麵前的這個人是不可能和周家聯手的了。

這一點,現在的陳飛非常的肯定。

這些東西,都是陳飛的心裡麵的想法,麵前的胡二爺,當然是不可能知道的。

可能,現在的胡二爺的狀態來講,說不定,根本就不知道陳飛今天是為什麼會來自己這裡的。

胡二爺是不可能知道現在陳飛心中的想法的,還是在自顧自的跟著陳飛說著胡璃的事情。

可能真的是冇有人來過吧,今天的胡武冇有了以往盛氣淩人的胡家二爺的威風,此刻的胡二爺,更像是一個和藹的鄰家老人,在對著自己的後輩說著一些好玩的事情,近期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