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是因為這一點,現在的陳飛纔會讓得伊正飛千萬不要輕舉妄動。

自己想要尋找這個內建的話,在這麼多員工的公司裡麵無異於是大海撈針一般,非常的困難的,所以,陳飛決定,要用計謀,讓這個間隙自己浮出水麵來!

第二天一早,陳飛就將伊正飛和王茜叫到了自己的辦公室裡麵,跟著伊正飛和王茜說了自己的想法。

聽了陳飛說完這些話以後,伊正飛思索了一陣,便是對著陳飛說道:“陳董,您說的這些問題,確實是我和王茜冇有想到的!”

“這一點,還是您想的周到!”

伊正飛對著陳飛佩服的說道。

“嗬嗬,其實這種情況我早就想到了,不然我也不會讓你和王茜不要聲張,就當做是什麼事情都冇有了!”

“不過,既然是現在這樣的情況了,那我們就必須要將這個人給徹底的揪出來並且剷除掉了!”

陳飛狠狠的說道:“不然,我們以後的計劃和戰略佈局,就都要出現在敵人的桌子上了啊!”

伊正飛和王茜也是點了點頭。

確實,這件事情,絕對是馬虎巴不得的,很有可能就隻因為這一件事情,最後就會落得滿盤皆輸的一個局麵。

到那哥時候,在想處理些什麼事情的haul,那可就事難上加難了。

明白這一點之後,伊正飛想了一想,又是對著陳飛說道。

“陳董,這件事情,可以說現在就是已經確定了下來了,可是究竟要怎麼確定這個內奸究竟是誰呢?”

伊正飛對著陳飛詢問道。

“現在公司有這麼多的人,如果一個一個的調查的話,那可真的是無異於大海撈針了!”

聽見伊正飛這麼問自己,陳飛也是無奈的笑了一笑之後,對著伊正飛說道:“正飛啊!可不是我說你,你雖然在技術研發和產品的更新迭代上有著非常高的造詣,但是在人才管理和怎麼運營好一家公司上麵,可是要真的和王茜好好的學習一下了!”

陳飛對著伊正飛語重心長的說道。

“嘿嘿,我們家茜茜主要就是學的人才管理崗麵嘛!我比不過她很正常!”

伊正飛也是對著陳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說道。

“呸!誰是你家的茜茜!不要臉!”

在一邊,王茜聽見伊正飛的話確是羞紅了一絲臉頰,對著伊正飛說道。

隨後王茜整理了一下心情,正式起了神色,對著陳飛說了起來。

“陳董,如果事情真的像你說的那樣的話,我們其實可以定製一個計劃,將這個內鬼給徹底的給釣出來!”

王茜對著陳飛說道。

“哦?”

“你有什麼計劃嗎,說來聽聽!”

陳飛對著王茜問道。

“嗯,是的!”

王茜推了推眼眶,對著陳飛繼續說道:“剛纔在聽見您說到,公司裡麵有內鬼的時候,我就在想,應該做點什麼,讓這個內鬼自己就暴露出來,不然的話,真的像剛纔笨正飛那樣想的話,那恐怕等真正的內鬼找出來的時候,我們的公司也早就完蛋了。”

“所以,我有了一個計劃,不知道陳董您怎麼看。”

“你說說!”

從較有興趣的對著王茜說道。

其實這種情況,陳飛也是更加樂於讓王茜和伊正飛處理,畢竟,這就是非常鍛鍊兩個人的時候了,而且這種機會,也並不好找。

所以,其實陳飛也在剛剛叫王茜和伊正飛過來的來時候就決定了,這件事情,自己隻做主導,細節的種種,都會讓王茜和伊正飛自己去獨立完成的。

現在,陳飛聽到了王茜主動對自己這麼說,自然是非常的高興。

“你說說你的看法吧王茜!”

“好的陳董!”

“我是這樣想的!”

“假設,我們公司現在真的已經出現了內鬼的話,那麼這個內鬼一定就是我們公司內部的高層了!或者說,至少是管理階層的人!”

王茜對著陳飛說道。

“哦?為什麼這樣說呢?”

陳飛對著麵前的王茜問道。

“很簡單,因為我們公司原材料供給的這種事情,一般的員工是根本不會知道很多資訊的,而且,這件事情,知道的人,也就隻有那麼幾個部門而已!”

“所以,我才說這件事情,和地下的員工一定冇有什麼關係,有內鬼,也肯定是會在我們的管理階層!”

“嗯!”陳飛滿意的對著麵前對自己侃侃而談的王茜點了點頭,隨後對著旁邊的伊正飛說道:“你這個總經理真的要多跟王茜好後學習學習了!你看看,通過王茜這麼一分析,是不是事情變得簡單了許多?”

“這麼看來,是不是懷疑的對象也是減去了很少的人?!”

陳飛對著伊正飛說道。

“是的,陳董,我以後一定會和老婆好好學習的!嘿嘿!”

王茜斜了身邊的伊正飛一眼,確實冇有再說些什麼,轉過頭,繼續對著陳飛分析道:“還有一點,陳董!”

“順著剛纔這條線索繼續想的話,那麼這件事情,也就隻有咱們公司的采購部門和技術研發部門的幾個科室知道了!”

“公司的采購部門是歸我管轄的,而技術研發部門是由正飛管理,所以,我現在有了一個計劃!”

王茜對著陳飛和伊正飛說道。

“什麼計劃,繼續說下去!”

陳飛對著王茜說到。

“我想,在我們兩個部門裡麵,由我和正飛,分彆對這兩個科室的管理階層人員,開一個會!”

“會的中心內容,就是告訴大家一個訊息!”

“這個訊息就是公司現在的原材料其實早就已經斷了貨了,這一點其實不用說,大家也都感覺得到,至於內鬼,就更不用說了!”

“然後,我們兩個在告訴手下部門內所有的人,現在,我們已經找到了新的供貨商,但是由於現在的新的供貨商是臨時接替的這個供貨任務,所以,現在依舊冇有活要大家乾,等到供貨商將原材料供應給我們的時候,纔會再次工作,而這一點,也是最重要的!”

王茜對著陳飛和一臉不解的伊正飛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