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己公司的被打壓,和現在周家所有的樣子,這樣的情況,必定是有所關聯的。

換句話說,自己公司現在的樣子,和周家的報複肯定是有所關係的!

很有可能,在經過上次的時間之後,這次所有的表現和已經發生的種種,都在暗示著陳飛一件事情!

周家的反撲,來了!

在想通了這些事情之後,陳飛終於在心中確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這件事情,絕對和周家有很大的關係,周家的反撲在事情發生後的不就的今天,終於是來了!

“很好,正飛!你說的這些很有價值,我現在已經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恐怕我們公司現在所遭遇的所有事情,都和周家的現在的不對勁有關係,話句話說,現在的一切,可能就是周家最後的反撲了!”

陳飛對著麵前的伊正飛說道。

“嗯,是的,陳董,這也正是我和王茜所擔心的事情!”

“所以現在就隻有你能拿這個主意了,下一步的話,我們到底應該怎麼繼續行動!”

伊正飛也是對著陳飛繼續問道。

“等一下,我還需要確定一些事情,在這些事情在我確定下來之前,所有的人都不要輕舉妄動!很有可能我們的一些小動靜,就會讓周家現在有所察覺從而加大我們以後行動的難度!”

“公司先這樣子保持下去!要繼續給周家一個假象,就是我們現在的公司非常的無奈,也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會變成現在的這個樣子,一切的東西,在我確認了一件事情之後,再做決定!”

陳飛對著伊正飛嚴肅的說道。

“記住!千萬彆有什麼激進的動作!就隻是像現在一樣保持原狀就好!這也是麻痹敵人的一種最好的方法!”

陳飛對著伊正飛非常嚴肅的叮囑道。

“這件事情千萬不能有任何的差錯!”

陳飛說道。

“知道了陳董,放心吧,我暫時還不會和底下的人說些什麼的,這件事情,我也知道它的嚴重性的,所以我不會亂說的!”

伊正飛也是對著陳飛嚴肅的應答下了這件事情。

“嗯,好的,你先出去吧!我要自己想一些事情!”

陳飛說道。

“好的,陳董,那我走了,我等您的訊息!”

說完。伊正飛推門而出。

在伊正飛走後,陳飛站在窗前,看向了窗外麵的世界,此刻天色已經逐漸的暗淡了下來,外麵的城市也是逐漸亮起了燈光。

這件事情,陳飛現在初步的考慮,一定是和周家有密不可分的關係了。

可是陳飛所擔心的問題是,這件事情,如果隻是周家的人自己在做一些事情,那麼自己完全有能力應付得了這件事情的。

這是陳飛心中的底氣,憑藉現在的周家,還是很難對陳飛做出什麼有傷害的事情的。

不過,如果這件事情不隻隻是周家單獨的做出的事情,那就不好說了。

因為這樣,周家就肯定會有幫手的存在。

就拿現在的情況來看,周家能夠迅速的找出自己公司內部的一些資料,就這一點,就非常的引人深思。

周家人是怎麼知道自己的原材料進貨商是誰的?

周家人又是怎麼賣通的自己公司的人?

還是在自己公司籌建的時候,就已經有周家的奸細潛入了進來?

這一切對陳飛現在來說都是一個未知的情況,所以剛纔陳飛纔會那麼鄭重其事的告知伊正飛,讓伊正飛一定不要走漏任何的訊息。

這一點,現在的伊正飛可能還是冇有想到的,也有可能這根本就是陳飛自己的問題多慮了,但是陳飛現在不得不防備好。

如果真的自己的公司有周家人的奸細,那麼就說明,自己這麵一旦有什麼新計劃或者新行動的話,那麼就一定會被敵人知道的。

所以現在的陳飛,告訴伊正飛千萬不要輕舉妄動,陳飛決定,要慢慢的將這個奸細徹底的從公司之中讓他自己暴露出來。

還有一方麵的原因,是陳飛不敢現在就掉以輕心的原因。

那就是如果周家不隻是有自己,反而還有許多的同盟的話,那可就事非常不好的事情了。

所以現在,陳飛最擔心的就是胡家。

因為自己的潛在敵人,可不僅僅就隻有周家而已。

就算剛剛胡璃在電話中對自己說,胡璃的二叔胡武並冇有什麼動作,每天在家族之內頤養天年,安靜得很,可是陳飛也依舊不是很相信。

陳飛當然會相信胡璃的話,可是誰也不能夠保證,胡璃每天看見的正在發生的事情就一定是真的。

換句話說,誰也不能夠保證胡武現在就是非常安心的在家,真真正正的冇有了什麼對家主之位的覬覦之心。

很多事情是可以在人的背後偷偷的進行的。

陳飛就怕胡武現在種種的表現,隻不過是胡武迷惑胡璃的一種假象罷了。

畢竟現在的胡璃,還是根基尚淺,雖然有了自己的幫助,現在的胡璃已經掌握了胡家。

但是誰也不敢打包票,胡家二爺在胡家這麼多年,就不會有幾個死忠黨。

所以這些問題,都是現在的陳飛所不得不防的。

“現在的問題,就是害怕這件事情並不是單一的發生的,如果是周家的人和胡家二爺胡武在聯手,準備對我進行反撲的話,那事情可就變得棘手了!”

陳飛在心中暗暗想到。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自己首要的任務就是將公司內部的內鬼要找出來除掉!”

現在,在自己的公司之內有周家人的內鬼,這件事情在陳飛的心中已經是非常確定的事情了。

因為如果不是這樣的話,那麼對方根本就不會這麼迅速有效的拿下自己的供貨商的。

所以,公司之內的內鬼時一定要第一時間清除掉的!

這件事情刻不容緩,因為可以說,現在的公司,在這個內鬼的監視下,肯定什麼東西都會第一時間的傳導敵對一方的麵前的。

那這場仗,自己就是會在還冇有開始的時候就已經徹底的輸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