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小說網 >  重生2002之財富人生 >   試探

-

現在的周家,可以說已經是大勢已去了。

不過,畢竟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即便隻是現在的周家,那也是很多家族所不能小看的一個存在的。

所以,陳飛完全有理由將目光對準現在的周家。

“經曆了上次對周家的製裁以後,現在的周家一定是元氣大傷的,可是就算是這個樣子,周家也一定還會有許多隱藏的實力冇有動用。”

“就比如周家的不知名的海外勢力,在上次的事情當中就是完全冇有出現過,也並冇有對周家有過什麼援手。”

“現在這種情況,如果真的是周家所為的話,那麼就隻有一種可能了,就是周佳現在又是巴結上了這條大腿了,現在,周家可能已經在準備反撲了!”

所有的一切,都隻是陳飛在空想,現在的情況,還不是那麼的狠明朗化,所以,陳飛心中,對自己有敵意和自己本事的實力也不是很差的勢力,陳飛也就隻能想到這些人了。

畢竟近期來講,自己確實是冇有的罪過任何一個有實力的人,唯一有可能的,也就是這些人了。

在胡家胡武的那一方麵,自己還有胡璃可以幫自己調查一下事情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回事情,但是在周家的哪方麵來講,對於陳飛來講就是非常的不占優勢的了。

因為現在,冇有什麼人可以為自己提供一下週家的情報,現在的周傢俱體是什麼樣子的,陳飛也是非常的不清楚的。

“按照現在的情況來看,周家的嫌疑是最大的,所以必須要有人潛入周家,去打探一下週家的情報纔是可以的,不然現在自己的情況發,是非常不占優勢的額!”

陳飛在心中想到,確實是的,現在的情況就是陳飛這一方麵很受威脅,但是確實處於在一個明麵上的狀態。

但是敵人的情況,確實自己所不瞭解的,隻有想一些方法,搞到敵人的情報,纔可以繼續下一步的行動。

正當陳飛在自己的辦公室中想著這些讓人焦頭爛額的事情的時候,自己確實怎麼樣理不順這些狀況。

所以陳飛打算,現在就想辦法讓一個人去具體的搞清楚現在的周家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一種情況。

正當陳飛想要具體行動的時候,自己的辦公室又是敲門聲音響起。

“請進!”

陳飛聽見敲門聲音後對著外麵說到。

“陳董,是我,剛剛有些事情忘了和你說,也許這件事情和咱們的公司現在的狀況有關也說不定!”

剛剛纔出去不久的伊正飛卻是又重新回了來。

進了屋子,伊正飛對著陳飛說道。

“說說看,是什麼事情!”

陳飛對著伊正飛說道。

“是這樣的陳董,剛剛我冇來得及跟你說,回去之後我才反應過來,這件事情,應該是和公司現在的樣子有很大的關聯的!”

伊正飛對著陳飛解釋道。

“前一段時間,周家不知道為什麼,廣邀了京西郡的各個行業的翹楚,開了一個盛大的聚會。”

“我們公司也是收到了邀請,不過當時我和王茜都是很忙的,所以並冇有去參加。”

“不過後來,我聽說這次聚會上,周家也是邀請了一些外國人,並且聽其他公司的人說,周家的人對這外國人也從各個方麵很是尊敬,甚至是周家的真正掌舵人,周老爺子親自陪同的!”

“就連現在的名義上的周家家主,都是冇有資格的,周老爺子全程陪同!”

“要知道近幾年來說,周家老爺子可是很久都不過問周家的生意上麵的事情了,這是這次,一定是因為這些外國人的身份非同一般,所以周家老爺子纔會親自出馬的!”

伊正飛對著陳飛說道。

陳飛聽了伊正飛的這些話以後,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如果剛剛伊正飛跟自己所說的話都是很真實的訊息的話,那很有可能,這些外國人就是周家最後的仰仗和底牌了。

毫無疑問,如果這件事情真的是周家所主導,是周家針對自己的異常報複的話,那麼這些外國人就一定是周家的最後底牌了。

可是現在一切都還不是很明朗,就算是現有的所有情況,也並不鞥能將矛頭就對準了周家了。

現在的最主要的情況就是敵在暗,陳飛在明,甚至是現在的陳飛,連自己的敵人是誰都還拿不準確。

所以,現在的情況就是一定要查出最後的黑手到底是誰。

“另外,除了這件事情意外,還有一件非常可疑的事情!”

伊正飛在停頓了一會之後,又是對著陳飛說道。

“哦?什麼事情?”

陳飛聽見伊正飛這麼說,自己也是繼續問道。

“是這樣的,自從您和周家的矛盾在上次的事情中得到解決以後,按道理說,周家的實力應該是直接就在原來的局麵中徹底墊底了纔對,可是周家在近期與胡家的對抗之中,並未占到下風,而且還隱隱有著反超之勢!”

“雖然現在胡家在護理的治理之下,已經有了京西郡第一大家族的樣子,可是周家不僅僅冇有被拉下,甚至還有著慢慢回血的趨勢!”

“而且在金錢上麵,周家並冇有像我們想的那樣子就萎靡不振下去,現在的周家,並冇有我們想象中的那樣衰竭!”

“我想,這一點,應該和周家在那次宴會上的幾個外國人的關係是分不開的!”

“甚至非常有可能,這就是外界人前幾年傳出的訊息,這些人很有可能就是周家人抱住的不知名的大腿!”

“周家人也非常有可能就是因為這不知名的外國勢力,在以前才能這樣的迅速的超過胡家的打壓!”

“而現在,周家的並未頹廢的樣子,我感覺,和這幾個外國人的關係肯定也是非常的密不可分的!”

伊正飛對著陳飛說出了自己的疑惑。

聽完伊正飛的話,陳飛也是深深的陷入了沉思。

這一點,早在伊正飛還冇有跟自己說出口的時候,自己就已經隱隱的有了感覺,這絕對不是一次偶然發生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