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還是和你說的明白一些吧!免得以後有什麼事情,你注意不到,導致有些大事情發生的話,那就是非常的不是很劃算了!”

陳飛對著胡璃說道。

“嗯,好的陳飛哥哥,你說吧,我聽著!”

胡璃對著陳飛說道,之後,陳飛手機裡麵的聲音明顯的小了很多,陳飛知道,這是因為胡璃走到了一個比較僻靜的地方,準備聽自己好好說明白。

其實在陳飛對胡璃說這些話的時候,胡璃就已經隱隱約約的感覺除了,陳飛現在一定是有什麼事情,跟自己的二叔有所關聯,所以陳飛纔會猶豫了一下之後,再決定對自己說出這件事情的。

所以,胡璃暫時放下了手中的事情,來到了一個安靜一些的地方,仔細的聽著陳飛說的話。

“是這樣的,剛剛的時候,伊正飛和王茜給我打電話說是現在的公司情況很不好,有一些事情必須要我親自處理,所以,我就第一時間乾回到了公司裡麵,想要瞭解的這件事情更加的全麵。”

“在我回到公司的時候,伊正飛和王茜所說的話,卻是讓我心中一緊,所以才趕忙給你打這個電話的!”

陳飛對著胡璃說道。

“事情是這樣子的!”

“你知道的,咱們公司所研製的東西,是比較高科技的,所以一些原材料就必須要符合使用的一些標椎,所以,我們現在的發展,是非常受原材料的影響的。”

“可是伊正飛和王茜卻是告訴我,前那一段時間,公司和供貨商的合作關係還是非常牢固的!”

“但是現在,之前的原材料供貨商卻是單方麵的自己毀了約!”

陳飛對著電話裡麵的胡璃說道。

“而且更奇怪的事情也發生了,這個單方麵撕毀合同的商家,居然是真的將賠償款,一分都不差的都給了公司!”

“那不是很好麼?”

聽見了陳飛的話之後,胡璃不解的對著陳飛說道。

“恐怕光是違約金,就已經夠讓哥哥你賺的一個叫盆滿缽滿了吧!”

“這件事情分明就是很多好的,為什麼會你現在會這麼激動,說這件事情不好呢?”

胡璃對著電話那頭說道。

“哼!這事情,雖然是最終結束了,可是還是有很多的問題!”

“你想一想,雖然現在他們賠償給了我們很多的賠償金,是這賠償金,也就僅僅是錢而已!”

“對於我們現在來說,雖然是賺了很多錢,但是事情可不隻是想這個一個問題這麼簡單的!”

陳飛對著不解的胡璃說道。

“現在不僅僅是賠不賠償的問題了,對於我們最重要的事情,是這批的原材料,我們搞不到!”

陳飛說道。

“這家供貨商開始拒絕和我們公司有生意上的來往之後,不知道是巧合還是怎麼的,我們才找的其他的地方的供貨商,也是隻有簡單的詢問一下,並不能真的做些什麼!”

“這些個黑了心的供貨商,就像是提前約定好了一樣,再知道了我們的身份之後,不是告訴我們現在不賣這東西,然就是把價格抬到一個我們根本就不會認同的辦法。”

“那就是把我們想要的東西的價格,抬到一個我們根本就無法接受的一個價錢!”

“所以現在,我們公司的用於產品研發和實體製作的原材料,已經是非常的稀缺了,但是冇有辦法,就隻能這麼樣子的忍下去了。”

“現在的公司,由伊正飛負責的產品研發的部門,已經徹底的因為冇有原材料而放了假了。”

“這樣下去,我們公司會運轉不起來的。”

“伊正飛和王茜差了很多的線索,找過了很多的東西,最有也冇有能夠解決得了這個問題!”

“所以現在我就在想,世界上肯定冇有這麼巧合的事情!”

“這所有的一切,肯定是有人在背後搗鬼!”

“而且,這人的能量一定是非常巨大的!”

“能夠動用這麼多的資金和人力物力,來用這種方法限製我們公司的,就隻可能是非常厲害的人物了!”

“綜合以上所有的資訊條件,我覺的有這種實力的人,就隻有大家族的一些人才辦得到了!”

“換句話說,近期所有跟我有過節的有實力的人,都將會成為我的懷疑目標。”

陳飛將自己的心裡話,全部的都告訴給了胡璃。

聽見了陳飛說這些話以後,胡璃在心中才徹底明白了陳飛為什麼會問自己的二叔現在在乾嘛了。

也是,能夠同時滿足跟陳飛有仇,有錢這兩個條件的,實在事不是太多的。

“原來是這樣的啊!”

胡璃對著陳飛瞭解的的說道。

“那這件事情,應該是真的和我的二叔冇有任何的關係的!”

“現在我的二叔,每天就隻是呆宅家裡,過著很輕鬆的日子,在我接手了家族之後,公司的事情根本就冇有操心過了!”

“現在就每天就是等著吃公司的分紅,根本就冇有什麼心思和時間來搞這些事情的。”

胡璃對著陳飛說道。

“嗯,好的,那我就大概知道了啊!”

陳飛聽完胡璃說的話之後,對著胡璃說道。

“那我就先忙了!你也去忙吧!”

陳飛對著胡璃說道。

“好的,那我就真的先去忙了啊!”

“胡璃對著陳飛回到道。”

“不過你說的問題我也會注意的,回家以後,我會讓人盯著一點我二叔,看看他每天是不是真的像表麵上給人看的那麼老實,還有可能是給人裝的看的!”

“有什麼不同尋常的事情,我會第一時間通知你的陳飛哥哥!你就放心吧!”

胡璃又是對著陳飛說道。

“嗯!好的!那就先這樣吧!”

“好的陳飛哥哥,那我去忙了!”

說完,胡璃掛斷了陳飛的電話。

放下了手機,陳飛在心中思索了起來。

“目前來看,胡家胡璃的二叔的可能性還真的不是很大,拋除了胡璃的二叔的話,那下一個目標的話,就可以鎖定在已經大勢已去周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