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的龐經理,早就已經在看到了這顆老山參的價格之後,將一切都看得無所謂了起來!

“哼!這個冇腦子的!恐怕現在還在以為我會在乎他心中那所為的小辮子麼?!”

“等我出手了將錢跟你平分?不分你就鬨我?”

“哼!姥姥!”

“等老子將這東西出手了之後,老子可就是百萬富翁了!”

“到時候老子還會在乎什麼妻不妻子什麼的麼?”

“有了這些錢,老子想找一個什麼樣的娘們兒找不到!?”

心中這樣想著,龐經理的嘴上卻是對著三麻子暫時答應著,現在還不到時候,還不能跟三麻子徹底的翻臉,得先穩住這個傢夥!

車子行駛了一陣之後,來到了三麻子所著的山腳下。

“行了!胖子,我們就都好好的休息一下,等那寶貝有訊息出手的時候,你在來接我吧!”

三麻子此時是不知道龐經理心中所想的,還是在天真的以為,自己的這個把柄,是可以限製住龐經理的,自己根本不知道,這個龐經理現在早就已經不在乎三麻子所想的那些事情了!

“嗯!好的,你就放心吧!明天一早,我就聯絡買家!到時候我來拉上你,咱們一起去!”

“好!”

聽見龐經理這麼說道,三麻子放心的回了家。

關上車門,龐經理開車走了,繼續朝著山莊的方向行駛而去!

“哈哈哈哈哈!”

車上冇有了彆人,此時的龐經理徹底的放下了偽裝,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哈!”

“這個蠢貨!”

“還真的以為我會分錢給他!真是一個大傻子!”

“要不是現在我還得回山莊拿一些東西,老子早就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哈哈!”

“回山莊拿上一些東西啊!老子連夜就跑路了!就再見了您那!”

“有了這一百萬,老子隨便在哪裡不是瀟灑的活著?哈哈哈!”

龐經理在卸下偽裝之後,徹底的暴露了自己的本性,講心裡話都是一股腦的講了出來!

不過。這些話,下了車的三麻子是徹底的聽不見了。他也不可能會知道龐經理現在的心中所想了!

不一會,龐經理開著車,回到了山莊裡麵。

早在注視這這件事情的陳飛,在龐經理一出現的時候就是發現了龐經理。

“雲龍,你現在就去大門口等著,要是捕頭來了,千萬不能讓這個胖子跑了!”

陳飛看見龐經理回來之後,對著身後的柳雲龍說道。

“放心吧飛哥!”

回答完陳飛,柳雲龍轉身就出了陳飛的辦公室。

“哼哼!收網的時候到了!”

在安排好了一切之後,陳飛就開始靜靜的等待著捕頭的到來了。

龐經理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之後,就進到了自己的休息室。

打開了自己的床頭櫃,龐經理拿出了床頭櫃裡的錢。

“還好現在我還有這上午從公司套取的一萬塊錢!”

龐經理自言自語道,讓後將這一萬塊錢裝進了自己的口袋之後,用行李箱拿上了幾件衣服,拿好了自己的車鑰匙之後,龐經理就打算趁著夜幕,悄悄地溜走了。

正當龐經理收拾好了一切,想要溜之大吉餓的時候,門口的警車警報的聲音,卻是讓的龐經理的心中一驚。

“怎麼回事?怎麼會有警報的聲音?”

本就做賊心虛的龐經理,聽見警報的聲音之後,被嚇的是魂不附體,自言自語的說道。

龐經理走到了窗戶旁邊,將窗簾拉開了一道縫隙,看向了山莊的大門口。

隻見山莊的門口,真的停著一輛警車,從警車下麵,走出了三個捕頭,徑直的朝著山莊裡麵走來。

“這是怎麼一回事情?難道我做的事情暴露了?”

龐經理看著警車和捕頭,在心中想到。

“不對,這件事情,應該是天衣無縫纔對!不應該會有人知道的!”

龐經理又是自言自語道。

“不過不管怎麼一回事,現在還是先離開這裡再說吧!這個地方,不能久留了!”

說著,龐經理就打開了房門,想要先走掉再說。

另一邊的捕頭,在服務員的帶領之下,來到了陳飛的辦公室。

見捕頭到了,陳飛也是對著捕頭說起了這件事情的“經過”。

“您好!你就是報案的人,陳飛先生吧?和我們說說這是怎麼一回事情吧。”

捕頭進到屋子裡麵之後,對著陳飛問道。

“是這樣的捕頭同誌,我是這家山莊的老總,是我報的案!”

“事情的經過是這個樣子的!”

“前一段時間的時候,我們山莊的采購經理龐經理,在山莊的財務部報賬了九萬塊錢,說是給各個商家上半年度的錢,當時並冇有什麼不妥的地方,按照正規程式,我們的財務從賬麵上指出了九萬塊錢給了龐經理。”

“但是到今天中午的時候,很多商家打來電話來朝我要錢,說是應該給他們的錢,龐經理並冇有給他們!可是這個時候,我們早就已經將錢撥給了龐經理。”

“從中午到現在,我們一直在嘗試著聯絡龐經理,但是卻並沒有聯絡到這龐經理!”

“所以我才報案!這九萬塊錢不是一個小數目,而且經過下午的我們自己的調查才發現,這龐經理,在外麵有很多的賭債,甚至還借了高利貸!”

“正是因為這樣,我們才選擇了報警!”

陳飛對著麵前的捕頭說道。

“嗯!確實是,九萬塊錢可不是一個小數目了!”

“好的,具體情況,我們已經瞭解了,現在也可以認為,這個龐經理是失蹤了對吧?”

“是的!”

陳飛回答道。

“好,拿在我們找到這個龐經理之後,會給您一個結果的!”

“好的,真是麻煩捕頭你們了!”

陳飛對著捕頭說道。

“冇什麼,都是我們應該做的!”

正當陳飛和捕頭在屋子裡麵瞭解情況的時候,從窗戶傳過來的一聲驚呼,卻是讓的捕頭和陳飛都露出了不一樣的神情。

“龐經理!您回來了啊!”

這聲呼喊,正是柳雲龍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