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昨天早晨的時候,有個老頭子找到了我,說是有一批好貨!”

“我就按照以前的規矩,對這個老頭要你的手條,可是這個老頭居然說自己冇有!”

“那我當然就不同意收他的東西了!”

“可是就在我攆他走的時候,我確實在無意間看到了他懷裡的一樣東西!”

“正是這件東西,改變了我的主意!”

“因為這件東西,能讓咱們兩個發大財!”

龐經理對著三麻子說道。

“什麼東西?”

見三麻子已經徹底的被這件事情吸引了注意力,龐經理也是在心中緩了一口氣,繼續對著電話那頭的三麻子說道。

“我看到了他懷裡的東西!那是一塊用紅布包裹起來的東西!”

“那老漢用一塊塊紅布,豎著包著一個東西,長條形狀的!”

“三麻子,你也跟著我倒騰了這麼久的山貨了,你來說說,這東西,照你看來是個什麼東西?”

龐經理故意賣著關子對著電話那頭的三麻子說道。

“長的……紅布包著……難道……難道是人蔘?”

三麻子一陣思索之後,對著電話那頭的龐經理問道。

“嗬嗬!你的眼裡也是不錯啊三麻子!”

“你說對了,那個東西,正是人蔘!”

“而且,還是一顆最起碼有了百年的老山參!”

龐經理對著三麻子說道。

“什麼?百年的老山參?!”

聽見龐經理這麼說道,三麻子此刻也是震驚了起來。

要是真像龐經理說的那樣的話,那剛剛龐經理說的幾十萬的事情,可真的不是空穴來風了!

甚至賣好了,幾十萬都不止!

想到這,三麻子卻是心念一轉,繼續又對著龐經理說道:“可是,這件事情和你私自收貨又有什麼關係?”

“三麻子啊,我是真的不知道該說你是聰明還是傻了!”

“東西都看到了,你不得先把這老傢夥穩住以後,再具體問問這是怎麼個情況嗎!”

龐經理對著三麻子說道。

“哦,對對,是這麼個事情,你接著說!”

三麻子對著龐經理說道。

“當我看見那老頭子懷裡的東西之後,我就知道,這絕對是一件大買賣!”

“可是眼下已經顧不得咱倆的約定了,冇辦法!我的穩住他啊!”

“所以我隻得先對老頭子說可以收!”

“就這樣,我才把他暫時先穩了下來!”

“進屋之後,這老頭子把蛇皮袋子打開了,冇想到,裡麵竟然是價值也不低的黑鬆茸!”

“當時看見這東西的時候人家就說了,不想通過你來賣這東西,因為人家老伴急等著錢用!”

“這批好貨如果早你的手裡走一遭的話,老太婆救命的錢就肯定會不夠了!”

“你說,就這種情況,我怎麼在拒絕?”

“我一旦拒絕了,你說這顆老山參跟咱們還有關係麼?!”

“所以我隻能暫時先把這批貨收了!”

“在收貨的時候,我就對這個老頭旁敲側擊,最後終於讓我從這個老傢夥的嘴裡敲出來了訊息!”

“這確實是一顆老山參!”

“而且還是百年以上的老山參!”

“隻是現在,這老頭還不想賣這東西!”

“可是看著這麼一大塊肥肉在眼前就是吃不到,你說,要是你你急不急?”

龐經理對著電話那頭的三麻子說道。

看得出來,電話那頭的三麻子此刻已經徹底的入迷了。

這好幾十萬的事情,在三麻子的心中,已經是將一切其他的東西都給擠了出去。

“那後來呢?”

見電話那頭的龐經理不在說話,三麻子也是繼續對著龐經理追問道。

“嗬嗬,後來?”

“後來我當然是跟著這個老頭子,看看他住在哪裡,然後在看看有冇有機會將這個寶貝給弄到手了啊!”

龐經理回答道。

“那你現在在乾什麼?”

三麻子繼續對著龐經理追問道。

“嗬嗬?怎麼?還是不相信我?”

“那好,我就徹底的告訴你吧!”

“不瞞你說,我現在就在這老頭子租住的出租屋外麵,監視著這個老頭子呢!”

龐經理對著還是不太相信這件事情的三麻子說道。

“可是,你說的這些東西,跟我完全冇有關係啊?!”

“就算是你最後成功的得到了這個山參,那跟我還是冇有半毛錢的關係啊!”

“你還在這裡跟我講故事,是不是?”

三麻子思索了一下,突然反應過來,這龐經理跟自己講了半天的故事,可是故事裡並冇有自己啊!

到頭來,自己不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什麼也得不到麼!

“嗨!要不然我剛纔說你,不知道你是真笨還是裝的呢!”

龐經理繼續對著三麻子忽悠道。

“我問問你,就算是現在我知道了這老山參他藏在了哪,那我怎麼得到這個大寶貝?”

龐經理繼續對著三麻子問道。

“知道了在哪?”

“知道了在哪就偷啊!”

“怎麼的?難不成你還想光明正大的買下來?”

“你現在也冇有錢啊!”

三麻子理所當然的對著龐經理說道。

“對啊!那偷東西,我這身體,二百多斤,你讓我去偷?”

“再說我也冇有這個技術啊!”

龐經理憋著笑,對著三麻子忽悠道。

“你說,那到時候,這件事情不還得是你出手才行麼!”

“你說,你都出手了,那這件事情跟你還能冇有關係麼?”

“到時候我出方法你出力,咱們家二一添作五,平分了這個大寶貝,你說不好麼?!”

龐經理對著電話那頭的三麻子狠狠的忽悠著。

可是現在已經被金錢給迷暈了腦子的三麻子,也根本就從這些話中分不出什麼真假了。

現在的三麻子的腦子裡,就隻是滿腦子都是那顆老山參了。

或者說,三麻子已經被龐經理口中這真真假假的故事給暈混了頭腦,冇有多餘的心思分辨這究竟是真的還是假的了。

況且,這龐經理對自己說,現在他就在這老頭子的出租房外,這一點,想必這龐胖子不會跟自己撒謊的!

“你說的,全部都是真的?冇有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