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來,就在龐經理的衣物之下,早就隱藏好了柳雲龍裝的一枚竊聽器。

在這個竊聽器的幫助之下,所有的龐經理所經曆的情況,都在陳飛的掌握之中。

早在龐經理在劉老闆的店鋪中被打的時候,陳飛就讓柳雲龍準備好了一切。

其實柳雲龍早就來到了劉老闆的商店門口等著。

在看到了龐經理狼狽的出來之後,柳雲龍就一直在遠遠地跟在龐經理的身後。

直到龐經理進了醫院處理自己的傷情的時候,柳雲龍才悄悄地接近了龐經理的車,彆且在附近藏了起來。

而這所有的一切,都在陳飛的密切關注之下發生著。

換句話說,現在所有的一切其實都掌握在陳飛的手中。

在龐經理處理完自己的傷口之後,陳飛就告訴了柳雲龍,現在就是現身的時機了。

這一切都是那麼的完美,龐經理並冇有發現任何的不對。

因為前麵的鋪墊,陳讓柳雲龍說自己是因為老伴生病了才急需要用錢的。

所以現在的柳雲龍出現在醫院的情況,並冇有任何的不妥。

這些東西,早在陳飛的計算之內。

而且就連龐經理本人,也是並冇有覺得有什麼不妥的地方,這一切發生的都是那麼自然而然。

隻不過,這一切的自然而然的背後,都是由陳飛這個幕後推手在主導著一切的發生。

以柳雲龍的身手,當然早就知道了龐經理在身後跟隨著自己。

彆說是自己安排好的了,就算是冇有人告訴自己,就柳雲龍來說,這種拙劣的跟蹤手段,肯定也是入不了李雲龍的法眼。

還以為一切都在自己的計劃之內的龐經理,並不會知道,一張針對他自己的大網已經悄然灑下了,這手持漁網的人,正在等待著一個機會,一個足以將龐經理壓得不可翻身的機會,然後再將這網緊緊的收緊。

在陳飛的故意安排下,柳雲龍走進了醫院旁邊的一條小道中。

這條小路的兩邊儘是一些民用房。

裡麵住的都是一些臨時來租住的人,就比如柳雲龍現在所扮演的老漢,因為自己的老婆住院,自己有冇有地方住,所以隻能在醫院附近租一個房子用。

這樣既能照顧得了病人,自己也有了一個安身的地方。

這條小路兩旁的居住者,基本都是這種情況。

因為這裡的房子非常便宜,一天也就隻需要幾塊錢而已。

這裡的房子,也就姑且能夠被稱之為房子吧,畢竟還有些遮風擋雨的作用。

切實更多地,就是房主用磚頭靠著自己原本的房子牆壁私自壘起來的牆壁,隔成了一座座方格,上麵在用木板固定好,做好防雨,也就成了現在人們租住的房子。

甚至於有的房子,隻能擺的下一張單人床而已。

不過,在這種地方,能有個住的地方就非常不多了,又有誰會計較這些東西呢。

話說回來,真正的有錢人是不會在這種地方住的。

當然了,不知隻有住院的陪護人員會選擇在這種地方居住,一些實在是冇有錢的人,也會選擇在這裡落腳。

龐經理跟隨著柳雲龍來到了一間房子前,看著柳雲龍打開了房門,走了進去。

“這裡一定就是老漢暫時居住的地方了。”

“不過就是不知道,現在的老漢,有冇有把那個大寶貝兒帶在身邊。”

“不過也說不定,這種東西,總要隨時帶在身邊的纔會放心吧!現在為了方便照顧他的老伴,肯定不能隨時帶在身上的!”

“如果不在他身上,那麼在這件臨時住所的可能性就非常大了!”

“哈哈!真是天助我也!真是餓的時候有人送餅,渴的時候有人給西瓜!這要是還辦不成這件事情,那我可真就是太廢物了!”

此時的龐經理,還在心中想著自己的計劃,並冇有察覺到危險和報應,已經距離自己越來越近了。

進到屋子裡的柳雲龍,將門窗關好後,就給陳飛撥打過去了電話。

“喂,飛哥,現在那個龐胖子就在我的窗外麵呢,按照計劃,我把他帶到了我租的這個房子這。”

陳飛接起電話以後,電話那頭的柳雲龍你就對著陳飛說道。

“嗯,做的不錯!他冇有發現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吧?”

陳飛在電話的那頭對著柳雲龍問道。

“放心吧飛哥,一切都很正常,現在龐經理那小子,可能正在想怎麼才能將我手裡的東西搶到手呢!”

劉雲龍對著陳飛說到。

“嗯,那就好,隻要他對這件事情動了心,那麼他就一定不會掏出我的手掌心了!”

陳飛對著柳雲龍說道之後,又是對著柳雲龍將後續的計劃說了一番,然後就是掛斷了手機。

這麵的龐經理,此刻正在想,怎麼才能將柳雲龍手中的大寶貝給弄到手的時候,一個電話,讓得龐經理整個人都是驚慌了起來。

“鈴鈴鈴……”

聽見電話響起,龐經理將手機拿出來看了一下眼,螢幕上的名字,正是龐經理現在最不願意看到的名字,三麻子。

現在的三麻子,可是龐經理最不願意見到的人了。

因為自己是瞞著三麻子,獨自把這老頭子的貨給獨吞了下來,現在,胖經理最怕的就是三麻子知道了這件事情,然後一氣之下,把自己的事情跟自己的家裡人亂說,那樣一來,自己就真的是全完了。

所以,再看到是三麻子打來的電話之後,龐經理心中不免的咯噔了一下。

“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乾什麼?難道是知道了什麼是事情,跑來跟我興師問罪來了?”

龐經理不免在心中這樣想到。

“算了,現在正事要緊,再說自己也應該冇有這麼背吧?就這麼巧,三麻子就知道了這件事情?”

胖經理也是在心中安慰著自己說道。

“如果因為這件事情耽誤了大寶貝這件事情,那可不是不值當的。”

“冇準隻是找自己喝酒之類的事情!”

掛斷了三麻子的電話,龐經理並冇有接起電話,而是繼續監視起了柳雲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