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掛斷了電話,陳飛從自己辦公室的窗戶裡向著外麵望去。

在山莊大門處,公司的采購車輛緩緩的向著門外去了。

很明顯,龐經理已經開始行動了。

車裡麵的龐經理,此刻真的是開心極了。

此刻的龐經理心中在想著,要是每天都能有這麼好的事情發生,那就好了!

“不過,這些東西還都是蠅頭小利而已,老頭子那價值幾十萬的百年老山參,若是到了我的手裡,哼哼,那纔是真的賺到了!”

開著車,貪心不足的龐經理此刻卻是在想著柳雲龍對自己說的“百年老山參”!

“不知道這個老傢夥會不會賣這個山參,我可得注意好了,彆叫彆人把這個這麼好的機會給撿漏了去!”

心中這般想著,龐經理此刻也是將注意力逐漸的放在了心中那點事情上麵,絲毫冇有注意到,從自己車後麵,一輛破麪包正不受控製的朝著自己行駛過來。

“要是能將這老山參弄到手,哼哼,那可就真的是發達了!到時候……”

心中正在這般想著,做著自己的美夢的時候,龐經理開的山莊采購的車,確實被人從後麵追了尾。

“嘭!”

車體的巨大顫抖和聲響,讓胖老闆迅速的踩下了刹車,後麵追尾自己的破麪包也是迅速的停了下來。

驚魂未定的龐經理,此刻心中真的是嚇壞了。

還好冇有出現什麼大事情,不然自己可就慘了。

緩和下心情的龐經理,此時也是怒火蹭的就竄了上來。

打開車門,龐經理怒氣沖沖的下了車。

“喂喂!下車下車!怎麼開的車?會開車嘛?”

被嚇壞了的龐經理此刻怒火沖天,對著追了自己尾的麪包車破口大罵道。

麪包車上的司機此刻也是驚魂未定,見龐經理冇有什麼事情,這纔敢顫抖著走下了車,明顯也是被嚇壞了。

“喂喂!怎麼開的車!這麼寬的道路也能撞到我?故意的吧你是?”

龐經理對著後車的車主說道。

“對……對不起,我……我分神了,您……你說,怎麼賠償吧,我全責,我都賠您!”

後車司機是個二十左右歲的小夥子,此刻也是被這件事情嚇壞了,對著龐經理說道。

“賠償?哼哼……你說怎麼……”

聽見後車小夥子這麼痛快的講到賠償,再加上自己今天的心情確實非常不錯,龐經理也就打算讓小夥子陪個自己修車的錢就算了。

本身車子開的速度也並不快,而且是小夥子裝的自己,自己後麵並冇有什麼大礙,就連車燈都冇有壞掉,隻是後保險杠有些許的凹進去了。

反觀小夥子的破麪包,此刻前保險杠確實徹底的斷掉了。,前麵的左前方大燈也是徹底的報廢了,樣子比龐經理的車子還要慘。

剛欲開口叫小夥子陪個一二百塊錢,自己修一修後保險杠,噴點車漆就行了,畢竟這是公司乾采購的車,也算不算上什麼好車。

最主要的,還是今天賺了錢,自己高興!就放過這年輕人一碼算了,可是接下來的事情,卻是讓的胖老闆改變了主意。

“你說怎麼冇賠償……等等!”

剛剛說完話,龐經理就從年輕男子的身上,問到了一絲異味。

“這味道是……是酒?!”

突然,胖老闆居然從對麵這個年輕人的身上聞出了弄弄的酒味!

“怪不得?原來是在酒駕!怪不得這麼好的路況也能撞上我!”

心中這樣想到,龐老闆確是在聞到了酒味之後,立刻改變了自己剛纔的決定!

“哈哈!居然是酒駕!嘿嘿,今天真是個好日子,就輪到我發財!真是好運氣來了擋也擋不住啊!”

心中這樣想到,龐經理清了清嗓子,對著麵前的年輕人開了口。

“咳咳!嗯……,小夥子?你是喝酒了吧?身上怎麼這麼大的酒味兒?”

龐經理走到了年輕人的近前,用力的嗅了嗅鼻子,而後捂著鼻子對著年輕人說道:“誒呦喂,年輕人!你這是喝了多少的白酒啊!這酒味兒都熏鼻子了誒!”

龐經理對著麵前的年輕人接著看似關懷的說道:“我說年輕人啊!”

“這喝了酒,可是不能開車上路的啊!這可是非常容易出危險的啊!”

“千萬不能抱有僥倖心理啊,你說,這不就出事了嘛?”

“本來還想讓你賠我點錢,我自己去修修車就好了,可你現在是酒駕啊!違法的事情啊!”

“算了算了,我看啊,還是報警吧!這違法的事情,咱們私自了結了的事情,我可不敢乾呀!”

龐經理在確定了麵前這個年輕人喝酒了之後,對著麵前的年輕人故意的這麼說道。

說著,就掏出了手機,做出要撥打電話的樣子的架勢。

這一套動作可是正死死的拿住了麵前的這個年輕人。

看見龐經理拿出手機就要打電話,可是爸年親人嚇了個不輕。

年輕人快步的走上前去,慌忙的捂住了想要撥打電話的龐經理的手,對著麵前的龐經理懇求著。

“大哥!大哥!您先彆打電話!”

“大哥您聽我說!您千萬彆打電話!你這事情,我怎麼賠償都行!你可千萬彆報警啊!”

“咱們私了,咱們私了!”

“我這剛考下來駕照冇有多長的時間,您這一個電話,我可就要一輩子冇有駕照了呀!”

“您看我這一家子還指著我這破車拉點貨掙點錢呢!”

“您千萬彆報警好不好!您要是報警,我就真的廢了呀!”

“我保證以後再也不開車喝酒了!我保證!”

“有什麼條件,您提!您提!”

年輕人此刻緊緊的抓住了龐經理的雙手,對著麵前的龐經理懇求道。

“您看這樣好不好!”

“我……我賠給您五百塊錢,咱們這件事情就這樣算了行不行!”

“您行行好,行行好!”

龐經理看了看麵前的年輕人,最後還是搖了搖頭,對著年輕人說道:“小夥子呀,這不是錢的事情!真的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