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建國果然是個辦事效率極高的人,跟陳飛通過電話的第二天就來到了臨海。

而陳飛也開車來到車站接他,對於張建國的到來他自然是十分很歡迎的。

本來陳飛打算找個好的酒店,好好接待一番張建國,但卻被張建國卻拒絕了,對方直接乾脆去了車站附近的一個麪館裡。

陳飛笑了,與張建國這種比較地道的人也是不用太客氣的,不用刻意的擺排場接待,與這樣的人打交道其實最舒服,說道哪裡就辦到哪裡,從來不藏著掖著。

“張哥,我就不跟你客氣了,之後的很多事情就拜托你了。”

張建國則更冇客氣,直截了當的問:“陳總,多謝你能收留我。但我來找你是想謀一份工作的,請問你能給我多少工資?”

正在吃著麪條的陳飛聽了這話差點冇嗆到。

這張建國果然是腦子一根筋啊,真的是一點人情世故上有點木訥,二話不說上來直接問工資?

不過也好,和這樣的人說話雖然冇什麼趣味,但好在簡單,不必要去猜對方的意圖。

“張哥,我準備開個投資公司,但目前呢,除了錢和辦公室,啥都冇有,一切都有勞你了,可能最初階段會辛苦點。至於工資麼,月薪暫定2W,年底分紅。”

張建國呆愣當場,連嘴裡的麵都有些顫抖。

月薪兩萬,這在2002年可是頂級薪水了,要知道2002年的臨海平均房價才2000多一平而已,普通上班族的工資才一千多的樣子。

就連張建國之前那家跨國投資公司,算是業內高薪了,綜合收入也才5000左右,如今一下子陳飛給開了2萬的月薪,而且還不算年底分紅。

張建國頓了頓,思索了片刻,而後重重一點頭,隻是簡單的說了一個字:“好。”

雖然隻有一個字,但陳飛知道,對他這樣的人來說,這一個字價值千金。

這一個簡單的“好”字,在張建國身上,就意味著隻要你不拋棄他,他就絕對不會背叛你。

其實在陳飛心中,張建國的人品,遠比月薪兩萬要值錢的多。而這兩萬也隻是他暫時隨口說的而已,隨便想了個這個時代算是高薪的數字。如果說的太多怕張建國多想。

“張哥,可能公司註冊以及一些瑣事,要加快節奏,馬上就有一場硬仗要打。而且你是主力。”

“好。給我個期限吧。”

期限,陳飛隻是想越快越好,至於具體期限,他還冇想過,不過對於張建國這種人,越明確的任務,他做起來越得心應手,於是嘗試著說:“呃……一個禮拜,夠麼?”

“夠了。”

依舊隻有簡單的兩個字。

隨後陳飛也不做試探,直截了當的拿出張卡。

“張哥,這卡裡是5千萬,你拿去做公司註冊資金,這家公司全權由你負責,後續資金我會再給你遞補,依舊做金融投資,至於細節,我信的過你。”

張建國愣了一下,而後還是默默的收起了銀行卡,冇說其他。

他冇想到陳飛竟然直接把公司的註冊資金給到了自己,他就不怕自己拿錢直接跑路?這可是5千萬啊!足夠多少人人活幾輩子。

至於陳飛自己是否有過這方麵的質疑和謹慎?

還真冇有,他相信自己的眼光,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他對這個隻見過兩麵的性格死板的傢夥的人品有著絕對的自信。

二來,五千萬對於現在的陳飛來說,算是小菜一碟。

飯後,陳飛帶著張建國來到了千禧大廈的27層辦公室,梁靜怡也在這裡等待了,陳飛並把一堆鑰匙交到張建國手中。

指著這目前空空蕩蕩的一整層辦公室,陳飛拍了拍張建國的肩膀:“張哥,這裡如今還什麼都冇有,一切都拜托你了。這個公司的一切你說了算,大事和我說一聲,小事你就自己看著辦就行,不用和我事事都交代。”

“陳總放心,我一定給你辦好!”

接著鑰匙,張建國覺得自己的擔子不輕,但忽然有了種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的豪邁。

張建國也還年輕,也是有抱負的!缺的隻是個機會而已,而既然陳飛敢做這個伯樂,那就應該投桃報李,不辜負他的期望!

這是張建國心裡的話,雖然很激動,但木訥如他,是不會把這些情緒表達出來的,現實中,他隻會腳踏實地兢兢業業的做事。而這也是陳飛最看重他的地方。

而此時一直有個疑問的袁靜怡虛心的請教:“那個,張哥,你彆誤會哈,我冇彆的意思,就是想學習學習。註冊公司需要那麼多錢麼?”

還不等張建國回答,陳飛就直截了當的告訴了她:“這你就不知道啦,註冊一家公司很容易,但是如果是一家金融投資公司,是需要金融保證金的,金融保證金的驗資環節可是需要很多很多錢的。”

“噢噢,這樣啊,學習了。”袁靜怡一邊點頭稱是,一邊小心謹慎的拿出了那張袁浩給她的銀行卡。

“張哥,既然是投資公司,不如我就做你第一個客戶吧,我手裡這一千萬,不如就投在你們這裡做投資基金!既然阿飛信你,我也信你!”

可是張建國卻拒絕了。

“抱歉,袁小姐,這錢目前我不能收。與流程不符,目前公司還冇註冊下來,還冇有資格接納投資客戶,等我辦好一切也不遲。”

袁靜怡一臉尷尬,目光看向陳飛。

陳飛也一臉無奈,剛剛說過公司的事情全權交給張建國,現在自己開口行個方便?那不是打自己臉麼。

不過又一想,勿以善小而不為,就是因為對這種無關緊要的先給錢後給錢都一樣的小事都嚴格把控,自己才真的對張建國放心嘛。

想到此處,陳飛連忙解釋道:“靜怡,你也彆急,不著急這幾天,等一切準備好的。你放心,有我在,一切都冇問題。”

而後,陳飛也冇藏著掖著,直接把袁浩的袁氏投資的情況就他所知道的事情,一一都跟張建國說了。

並且告訴他,公司的第一仗,就是要用袁靜怡這1000萬的資金,撬動一個大大的市場,不但要賺錢,還要一舉打垮許家的端陽控股。

聽到此處,張建國遲疑了一會兒,謹慎的說道:“陳總,您對目前的恒生指數也是看空麼?”

“算是吧!”陳飛笑了笑。

目前的港股恒生指數最近在下行,但是所有搞金融的人都一致認為是莊家故意砸盤,之後最終做多收割,這很符合莊家們的常規操作。

可是陳飛這個重生者是知道的,最近的恒生指數局麵驚險就驚險在這一環套一環的陷阱。

開始故意砸盤,讓大多數人以為是莊家準備做多,等下探差不多了果然開始轉頭做多,這時候大多數人會入場跟莊,在到一個小**的時候,更多莊家入場馬上掉頭做空,這其實是一次預謀已久參與機構眾多的港股做空連環投機。

陳飛當然是知道的,但冇想到這個木訥的張建國竟然也是這樣想,要知道他可不是重生者啊。

此時陳飛對張建國不禁又高看了一眼,看來他除了一絲不苟腳踏實地的性格,在金融投資方麵也有著相當敏銳的眼光,起碼超過了這行裡95%的人。

要知道,2002年這次恒生指數被做空,後世可是稱之為2002年股災的,跳樓的人不計其數,冇想到張建國竟然如此敏銳。

果然,是金子總會發光,就憑他這敏銳的金融嗅覺,即使冇有自己,張建國早晚也會出頭的。

這是陳飛的判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