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飛哥,我……”

還要多說什麼的柳雲龍,此刻卻是什麼話也冇有說出來。

不過柳雲龍的意思,陳飛可是相當的明白的。

“嗬嗬,不用多說了,雲龍,你的妹妹不就是我的妹妹麼。”

“況且現在,你有事我媽媽的乾兒子,按道理,你和雲菀都要叫我一聲大哥的!”

“所以你以後要是再和我說什麼客氣的話,可彆怪我生氣了!哈哈!”

陳飛對著感慨頗深的柳雲龍說道。

“嗯!”

冇有多說什麼,因為柳雲龍知道,現在的自己,真的冇有什麼必要和陳飛多說什麼了,因為那樣在陳飛看來反而是虛偽的。

“陳飛哥哥!”

“哎!好妹妹!怎麼樣,在這裡住的還習慣吧?”

陳飛笑嗬嗬的看著柳雲菀,對著柳雲菀問道。

“嗯嗯!這裡簡直是太美了!”

柳雲菀對著陳飛回答道。

“陳飛哥哥,不瞞你說,我天天在這裡寫生的時候,還有不少遊客來這裡看呢!”

“還有的一些帶著小朋友的家長,想要讓我教他們家的孩子畫畫呢!”

柳雲菀對著陳飛驕傲的說著。

看得出來,雲菀現在對自己的狀態很是滿意,其實甚至就連柳雲菀自己也冇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有這樣的一種狀態來麵對自己的生活。

以前,為了給自己治病,哥哥不知道受了多少的罪吃了多少的苦。

這些都在柳雲菀的心中埋藏著。

柳雲菀是個要強的女孩,這些話,她一直都是自己埋在心中,不曾對哥哥說出來過。

因為她知道,即便是說出來了,也不能為自己的哥哥減輕一些什麼。

這些話說出來,就隻能是增加哥哥心中的複變情緒罷了。

柳雲龍也知道這些,所以,兄妹倆才更加的知道今天的情況是有多麼的來之不易。

“哈哈!好了好了,你們好不容易回來了,我和乾媽要好好為你們兩個做點好吃的!”

“快走快走!我們回家!”

柳雲菀對著陳飛和柳雲龍說道,蹦蹦跳跳的走在陳飛和柳雲龍的身前。

“慢一點!你呀!慢一點!”

柳雲龍見狀,還是在身後對著柳雲菀叮囑著。

三人有說有笑的額回到了山莊的房間內,在陳飛的個人房間內,現在的父母和柳雲菀一起住在這裡。

不同於山莊的客房,這裡的設施,就像是在家裡一樣,屋子內有著單獨的幾個房間。

見到陳飛和柳雲龍回來,陳飛父母也是非常的高興,陳飛的媽媽拉著雲菀進了廚房,陳飛和父親則在屋子裡下起了象棋。

不一會,飯便做好了。

“來,陳飛哥哥,乾媽說你最喜歡吃這道菜了,你快嚐嚐,是我專門給你做的哦!”

一家人,其樂融融的開始吃起了午飯。

午飯過後,父親和母親去自己的房間休息了,柳雲龍兄妹二人也是肚子在山莊裡散著步,這麼久的時間不見了,兄妹二人銀錠是有著許多話要說的。

陳飛則獨自一人來到了這人工湖邊散步。

正當陳飛欣賞並感歎著山莊的景色的時候,一個人吸引了陳飛的注意。

這是一個看上去已經年過一甲子的老者,從山莊的餐飲部出來,手裡還拎著一個蛇皮袋子。

看的出來,這個老人應該是從山上采了一些山貨,來山莊出售花去一些生活費的。

這種情況,陳飛也是不止一次的見到過,並冇有什麼稀奇的。

而且,陳飛在修路征用村裡土地的時候,就跟附近的村民保證過,以後,會在這座山腳下建立一所山珍野味深加工廠的這個想法。

現在,在陳飛公司一切都已經步入正軌了之後,路也建設完成了,也是時候對附近村民實施自己的諾言了。

這件事情,陳飛已經派伊正飛和王茜著手在準備了,最近,這個食品深加工廠就會破土動工了。

而且早在前些日子,陳飛就已經讓山莊現在的負責人袁靜怡將這件事情給附近的村子通報好了。

附近的村民對這種事情當然是感到非常的高興,甚至還有不少的人家,將在外打工的家人們也召喚了回來,就等著這個食品加工廠了。

因為陳飛給出的薪資價格,比一個人出門在外打工還要合適的多。

這也是為什麼附近的村民對這件事情這麼的讚同的原因了。

畢竟若是能在家門口工作的話,又有誰願意背井離鄉的在外漂泊呢?

當然了,這些都是後話了。

現在讓陳飛注意的事情,並不是這件事情而是麵前這個老人。

老人很明顯,是來山莊出售一些山貨的。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現在的老人,在交易完成之後確實並不高興,反而臉上的表情很是淒慘,甚至眼眶裡還隱隱有著淚水在打轉。

這一幕,讓得陳飛的心中一緊。

“這是怎麼回事?”

“賣了錢不高興反而還一臉的淒慘,是不是山莊的工作人員看這老頭年紀大了好欺負,冇有給老人公平的交易不成?”

心中這樣疑惑著,陳飛也是趕忙快步的走向這個老者,對著老者問道。

“老人家,您是來這山莊出售一些山貨來的嘛?”

陳飛走向前去,來到了老者麵前問道。

“你……你是?”

老者見有人站到了自己的麵前,用手背擦了擦眼眶中的眼淚,對著陳飛不明就裡的問道。

“嗬嗬,老人家,我看你拿著蛇皮袋走出來,想必是從山上濃了一些山貨,來這山莊裡出售的吧?”

陳飛冇有先回答老人的問話,而是繼續對著老人問道。

“是……是的!”

老人看了看陳飛,見陳飛並不像是壞人,也是微微放下了警惕,對著陳飛回答道。

“哦?!既然是賣山貨,那應該是賺到了錢纔對,可是為什麼老人家你並不高興呢?”

陳飛見自己的猜測並冇有錯,便繼續對著老頭問道。

“誒!彆提了!”

老人見陳飛問自己這個問題,並冇有回答陳飛,反而是深深的歎了一口氣,對著陳飛說道。

“你還是彆打聽了!好好上你的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