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當陳飛三人談笑的時候,陳飛的電話確實突然響了起來。

拿出電話,是柳雲龍打過來的電話。

“喂,雲龍,怎麼了?”

“飛哥你在哪呢?出事了!”

電話中傳開了柳雲龍急切的聲音。

“怎麼了?慢慢說!”

聽見柳雲龍急切的說話聲,陳飛知道一定是有事情發生了,自己還是第一次聽見柳雲龍這麼急切的聲音。

“剛纔公司有兩個小情侶,自己去島上玩,在樹林中被蛇咬了!情況不太樂觀!”

“什麼?怎麼出現這樣的事情?”

陳飛聽得柳雲龍這樣說到,心中一驚。

這可是件大事情,如果處理不得當,那是要出人命的!

“我馬上就回來!”

掛斷電話,陳飛招呼了一聲,趕忙帶著伊正飛哥王茜往營地跑去。

“怎麼了陳董?發生什麼事情了?”

不明就裡的伊正飛和王茜問道。

“有人在島上遊玩,不小心被毒蛇咬了!需要趕快回去救治!”

“什麼?!”

知道了發生什麼事情了之後,伊正飛和王茜也是一陣吃驚。

明白事情很嚴重,三人也都加快了腳步,往營地的方向跑過去。

不一會,三人就回到了營地。

這時候,中毒的人正躺在地上,膝蓋的位置被緊緊的綁上了一根布條,旁邊還散落著一些血跡。

柳雲龍正蹲在被咬的人的身邊,被咬的人身後還蹲坐著一個看上去二十三四歲的女人,此刻正麵滿臉淚痕的看著躺在自己懷裡的男人,不用說了,肯定是這兩人去樹林裡遊玩,碰到了毒蛇。

“現在是什麼情況?”

眾人給陳飛讓出了一條路,陳飛跑到近前,對著正在處理傷口的柳雲龍問到。

“情況還可以,傷勢已經控製住了,毒血也已經被我處理出來了一些,不過,為了以防萬一,最好還是需要到醫院,檢查一下才能放心!”

“嗚嗚嗚…都怪我!要不是我,劉強也不會被蛇咬到了,嗚嗚嗚…!”

在被蛇咬的男人身後,那名年輕女子哭著說到。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陳飛見女人說話,對著女人問到。

“嗚嗚…吃完飯以後,我倆在海邊散步,可是我突發奇想,想到島上看看,嗚嗚……”

“劉強…劉強還提醒過我,說現在是黑天,島上的能見度不好,說明天在陪我到島上玩,嗚嗚……”

“可是我不同意,非要今天就去,劉強拗不過我,隻好答應了我,嗚嗚……”

“本來冇有什麼事情的,可是我看到樹林裡有一朵花很好看,我就想去把花摘下來,做成標本,剛走過去蹲下,劉強就從後麵衝上來,一腳踢向我的側麵,我才知道,我旁邊不知什麼時候來了一條毒蛇,嗚嗚…”

“劉強踢蛇的時候,也不小心被蛇咬到了,嗚嗚…”

“接著聽見我們的呼喊,柳大哥就跑了過來,幫我們把蛇趕跑了,嗚嗚…”

女子斷斷續續的說著當時的情況,又是哭出了聲來。

“好了好了,現在先彆說那麼多了,趕快把傷者送回市裡好了!”

陳飛聽過了事情的經過後,對著受傷的人說到。

“怎麼樣?現在感覺有什麼不舒服麼?”

陳飛一邊招呼著,一遍對著受傷的小夥子問到。

“還…還好吧,剛纔還有些暈,現在已經好多了,解毒的藥也吃過了。”

“那就好,現在趕快回市裡!”

柳雲龍對著焦急的陳飛回答道。

“好,那就趕快上船,現在就往市裡返回好了!”

陳飛想了想,對著眾人說到。

“現在我和伊正飛總經理先把人送回醫院去,你們先在這裡呆著,千萬不要亂走動!最起碼,在營地裡是安全的!”

“我們先把傷者送回醫院,明天再回來接大家!”

“柳雲龍,千萬照顧好大家!”

陳飛對著柳雲龍叮囑道。

“嗯,我知道了飛哥!放心吧,你們趕快先回去!”

“好!”

眾人將傷者抬到了船上,此刻的船已經準備就緒了,隨時可以返航。

再次叮囑了一次柳雲龍,陳飛帶著伊正飛和傷者,率先返回了城市裡。

兩個小時以後。

市中心醫院的一間病房中,病床上的男人,現在臉色已經好了很多,安靜的睡著。

門外,陳飛和伊正飛和醫生在聊著天。

“哎,多虧了這個病人送來之前有人率先正確的處理了這咬傷,要不然,這個病人能不能挺過今天晚上,還真是不好說!”

醫生對著陳飛和伊正飛說到。

“謝謝醫生了,現在病人安全了麼?”

陳飛關切的問著。

“嗯,放心吧,冇什麼大事了,好好休息幾天,就能恢複正常了!”

“好的,謝謝醫生了!”

“嗯,冇什麼,都是我們應該做的!不過還是要提醒一下你們謝謝小年輕呀!旅遊遊玩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弄不好,這可是真的要出人命的事情呀!”

“以後可千萬要注意!”

醫生對著陳飛和伊正飛叮囑道。

在確認了冇有什麼情況了之後,醫生也是離開了。

“正飛,你辛苦一下,明天回去,把人都帶回來吧,出現了什麼叉子,咱們冇法交代。”

“和大家說,這次的團建就到這裡,然後由公司出一筆錢,作為這個男孩的賠償金,其餘的錢,給大家分了,作為這次失敗的團建的補償吧!”

“嗯,好的,陳董,我知道了!”

伊正飛對著陳飛答應到。

這次的事情,可以說完完全全的是一個意外。

可是,陳飛的心中卻還是非常的自責。

這件事情的發生,和自己的疏忽大意是分不開的。

陳飛在心中責怪著自己。

如果當初在柳雲龍發現了那塊蛇皮之後,自己就將這件事情重視起來,那麼也不會導致現在出現這樣的事情了。

自己的心中對屋子裡麵躺在病床上的小夥子很是愧疚。

如果今天的事情,冇有柳雲龍的得當處理,那麼今天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就不得而知了。

這樣想來,自己還真的是應該好好感謝下柳雲龍,他這次可真是幫了自己大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