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嘟嘟嘟……”

電話鈴聲響起,陳飛還未等對方接起電話的時候,自己卻又是掛斷了剛剛接通的電話。

因為陳飛看到,隨著自己的電話接通了,不遠處的靠近海岸的一處沙灘上,有著音樂聲音和電話皮病母熒光的響起。

毋庸置疑,這肯定就是伊正飛的手機了。

隨著電話的主人掏出手機,微弱的手機螢幕熒光的照耀下,陳飛同時也看見了依偎在伊正飛肩膀旁邊的王茜。

很明顯,這一幕不用什麼過多的解釋了。

陳飛的猜測是完全正確的,果然,伊正飛和王茜現在已經發展成為了男女關係。

不遠處的伊正飛,在電話響起的時候拿出了手機,不過,還未等自己接起電話,電話就已經掛斷了。

伊正飛看著手機螢幕上現實的來電號碼,微微怔了一下,隨即抬起頭,向著四周巡視著。

轉過頭之後,伊正飛看見了拿著手機對著自己擺手的陳飛。

在看到陳飛的瞬間,伊正飛先是怔了一怔,隨即像是做壞事被人抓到了的孩子一般,靦腆和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

用手撓了撓頭,伊正飛尷尬的站了起來對著陳飛說道:“陳董,您……您都看見了……”

“嗯,我又不瞎,當然看見了!”

此刻的陳飛心中也是腹黑的想要好好戲弄一下麵前的伊正飛。

“哼,好小子,偷偷地把我的大經理都搞到手了,居然也不和我說一聲,看我怎麼嚇嚇你!”

陳飛在心中腹黑的想到,嘴上也是對著麵前的伊正飛說道。

“你們兩個,這是什麼情況啊?”

陳飛對著麵前的伊正飛和王茜問道。

此刻的王茜看著陳飛,卻是一句話也是說不出來。

隻是害羞的低著頭,在伊正飛身邊站好,不敢多看向陳飛一眼,像是一個做錯了什麼事情的孩子一樣。

看著兩人的表情,陳飛心中不免感到了一陣的好笑,繼續裝腔作勢的對著伊正飛說道:“咳咳,正飛啊,這我就得說說你了!”

“你說你,在公司不好好工作,居然還把我的大經理給騙到手了,你說,這是怎麼一回的事情?!”

陳飛佯裝發怒,對著麵前尷尬的伊正飛說道。

“陳董,我……我……”

看著麵前的伊正飛,工作上雷厲風行的伊正飛,此刻卻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纔好了,伊正飛啞口無言的樣子,也是讓得陳飛感到一陣好笑。

“你你你,你什麼你?你就和我說說,你和王茜是怎麼一回事情?你們兩個是怎麼好上的?!”

陳飛繼續對著伊正飛說道。

“我……我……誒!算了,陳董,你也看到了,事情呢,就和您看到的是一樣的,我和茜茜,確實發展成為了男女朋友關係!這件事情,我們兩個是想有機會和你說的,可是還冇來得及說,就被您給發現了!”

“我知道,在公司內部,和同事發展成為男女關係,是很多大公司所不允許的事情,更何況,我們兩個都是咱們公司的管理階層!”

“這件事情,本就是更加不應該發生的事情!”

“針對這件事情,我向您檢討,是我們兩個的不對!”

“停停停!誰讓你說這些了?”

突然,陳飛打斷了伊正飛的說話,並對著伊正飛繼續說道,“我冇有問你們對與不對的事情,我問的是,你們是怎麼走到一起的?!”

“你們做出這個決定之前,有冇有考路過我的感受?”

陳飛問道。

“陳董,我們兩個,是在公司籌建的時候,那個時候我們天天在一起工作,就是在每一天的工作和接觸當中,慢慢的,我開始注意到了茜茜!”

伊正飛說著,並抬頭看向了旁邊的王茜,主動堅決的牽起了王茜的手,跟個加堅定的對著陳飛說道:“茜茜的一舉一動和脾氣,都深深的吸引了我!”

“在公司籌建的一段時間裡,我們幾乎天天在一起,一點一點的,我慢慢發現了,我愛上了王茜。”

“經過一段時間的接觸,我發現,我們兩個無論是愛情觀和世界觀,都非常的合得來!”

“茜茜也是對我有好感,慢慢的,我們兩個就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

“陳董,我剛纔跟您道歉,是因為我們兩個瞞著你在一起,而不是因為其他背的什麼因素,和茜茜在一起,是我這輩子做的最正確的決定!”

伊正飛拉著王茜的手,鑒定的對著麵前的陳飛說道。

“哦?”

陳飛見狀,心中不免發笑,自己根本就冇有不統一兩個人的事情就算在公司方麵來講,自己也是無所謂的態度而已,可是關心則亂,單純的伊正飛以為陳飛是因為兩人的關係感到了憤怒,居然還這樣跟著陳飛解釋著。

雖然現在心中已經樂開了花,但是陳飛現在並不能表現出來,所以陳飛就順著伊正飛的話,往下接著說道。

“哦?”

“嗬嗬,那好吧,你剛纔也說了,有些公司同事之間,是不允許發展男女朋友關係的,至於原因,你也是知道的,我就不多說什麼了!”

“念在你和我這麼多年的情分上,伊正飛,我讓你做出一個選擇,你們兩個,隻有一個人能在公司繼續工作下去!”

“或者,你們兩個分手!這樣子你們兩個就都可以繼續留在公司!”

“我相信你們兩個也知道,咱們公司的福利待遇和薪資,和彆的公司比起來是多麼的優厚,放棄了這個地方,你們以後的發展會是什麼樣子的!”

“所以現在,就給我你們的答案吧!”

陳飛對著兩人說道,心中卻是已經樂開了花。

“不用說了,陳董!我們是不會分開的!”

根本就冇有絲毫的猶豫,伊正飛又是緊緊地握了握王茜的手,看了一眼身邊的王茜,伊正飛斬釘截鐵的說道。

“所以,我的決定是,我走!”

“陳董,當年如果冇有你,可能我到現在還隻是彆人眼中的廢物,一個徹頭徹尾的騙子!”

“當初的時候,冇有人相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