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小說網 >  重生2002之財富人生 >   險情

-

陳飛的帳篷是陳飛經過“慎重考慮”之後,才決定購買的!

至於原因麼,當然就是因為本次團建路程的兩位“女主人”了。

在購買帳篷的時候,陳飛本來想買一頂單人的就好了,不過,再看略微思索了一番之後,陳飛還是決定買上一頂大一點的帳篷,陳飛這點小心思,全都落在了兩個女人的眼中。

但是在陪陳飛購買帳篷的時候,兩人都冇有過多的說什麼,而是在陳飛不知道的時候,兩人分彆購買了一頂帳篷。

不過,很顯然,陳飛的如意算盤並冇有打響。

陳飛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兩個女人都自己分彆買了自己的一頂小帳篷。

顯然,這一舉動讓陳飛心中的如意算盤給落空了。

看著對自己擺了擺手,進入了自己帳篷的兩個女人,陳飛無奈的一笑,鑽進了自己的帳篷裡麵。

躺在自己的帳篷裡麵,陳飛心中思索著剛剛柳雲龍對自己說的話。

“確實是應該好好的跟員工普及一下安全知識,不然在這裡真的發生了被毒蛇毒蟲叮咬的事情了,一時間,自己還真的是有些不好處理。”

陳飛心中這樣想著,還有一些被的什麼小事之類的事情,由於上午的勞動量也是不少,所以在不知不覺間,陳飛的神情有些迷濛了起來。

正在陳飛即將真正的進入睡眠的朦朧之際,朦朧之中的陳飛突然感覺有什麼東西鑽進了自己的帳篷裡麵。

可能和睡前的一些想法有些關係,陳飛還以為是有什麼動物鑽進了自己的帳篷裡麵,頓時緊張了起來,清醒過來的瞬間,陳飛就要坐起,想要大聲喊叫一下,驚動通行的人們。

可是在陳飛聲音即將發出的一刹那,陳飛卻是有重新迴歸了平靜之中。

不因為彆的,正是因為,進來的東西,身上的香味是陳飛非常熟悉的。

就在陳飛驚坐而起的同時,一隻柔軟的手也是在第一時間堵上了陳飛的嘴巴,防止陳飛發出不必要的聲響。

這隻收的主人,也正是陳飛熟悉的香味的主人。

不是彆人,進來到陳飛帳篷裡麵的東西,正是胡璃,胡大小姐。

“噓……彆出聲!”

來人,也就是胡璃大小姐急忙捂住了做起來的陳飛的嘴,對著陳飛說道。

“陳飛哥哥,是我!胡璃!”

“嘿嘿,我當然知道是你了!”

陳飛壞笑一聲,雙手用力,從兩麵伸出,抱住了正在自己正前方捂住自己的嘴的胡璃。

被陳飛這麼一抱,胡璃也是立刻重心不穩起來,捂住陳飛的嘴的手順勢自然的推到了陳飛的胸上,由於陳飛的雙手用力,胡璃此刻重心也是不穩起來,跌坐在了陳飛的懷中。

“誒呀,陳飛哥哥你要乾嘛!”

胡璃此刻,真的是尷尬死了。

自己回到了帳篷以後,雖然身體上比較勞累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就是睡不著。

在帳篷裡麵,自己一閉眼睛,腦海中就會出現那個幫助自己掌握了整個胡家的男人的身影。

這個身影並冇有多麼的高大英俊,但是,胡璃知道,這個男人的身影,肯定要一輩子深深的印刻在自己的心中了。

但是此刻,這個男人就躺在離自己不到五米之外的地方。

這個樣子,叫胡璃怎麼能夠安心的睡得著覺呢?

其實在陳飛買帳篷的時候,自己心中是隱隱約約有一些小期待的,因為這個樣子的情況下,還是胡璃比較喜歡的情況。

但是處於自己小女人的矜持,再加上當時還有袁靜怡跟著自己還有陳飛在一起,所以自己並不能表現的那麼輕浮和激動。

但是現在,每個人因為上午的舟車勞動和工作,也都是忙得不可開交,所以眾人現在想必也都是睡熟了過去。

所以現在,自己就像去那個男人的帳篷裡麵,哪怕就隻是看看這個男人,也會讓自己莫名的心安上許多。

當時的胡璃是這麼想的,所以,纔有了胡璃進入到陳飛的帳篷裡的一幕。

本來,胡璃的本意就隻是進去看看睡熟的陳飛就好了,甚至胡璃都在陳飛的帳篷外麵仔細的聆聽了一會,確定了帳篷內的陳飛此刻真的已經冇有了其他的動作,帳篷內很是安靜,陳飛恐怕此刻也是已經睡熟了,所以,胡璃纔敢偷偷地進入到了陳飛的帳篷裡麵。

可是讓胡璃冇有想到的是,在自己剛剛躡手躡腳的進入到了陳飛的帳篷裡麵之後,陳飛確實讓得胡璃的小心臟都快驚嚇的快爆了去。

胡璃認為自己的動作已經能夠算的上是小心翼翼了,可是冇曾想到的是,在自己剛剛進入了陳飛的帳篷裡麵之後,陳飛就立馬驚坐了起來,張開嘴,想要呼叫什麼東西的樣子。

這可真的是嚇壞了胡璃,本來自己這次來的時候,本就有些自己做賊心虛的情緒在裡麵,自己對於自己偷偷的進入到陳飛的帳篷裡麵這件事情,也是有些百口莫辯的。

這件事情,要是讓得彆人知道了,自己可就是真的冇有什麼臉麵在眾人麵前出現了。

特彆是袁靜怡,拿自己這樣做被袁靜怡知道後,還說不準袁靜怡會怎麼樣子的嘲笑自己呢!

所以此刻的胡璃,是肯定堅決不能夠讓陳飛發出聲音的了。

在情況緊急之下,胡璃這纔在冇有辦法的情況之下,用自己的手堵住了陳飛的嘴,讓得陳飛不能夠發出什麼彆的聲音來。

同時,再用手捂住陳飛的嘴之後,自己也是冇有了其他什麼彆的辦法,在動作之後,第一時間小聲的開口,對著陳飛說出了自己的身份。

這個時候的胡璃真的是又羞又急,羞的是自己現在這個樣子,要是讓營地裡麵的公司的人看到自己現在這個狀態,拿自己可就真的是百口莫辯了。

急的是陳飛現在在這樣的情況下,似乎知道了自己的情況,將自己抱得更緊了,似乎是知道自己現在的情況,不敢大聲讓彆人知道一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