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哈哈,可不是麼,這樣的生活雖然和你們這些大人物比起來並不是多麼的富有,但是我自己還是很滿足呢!”

船長男人笑著對著陳飛說道。

“但是我其實還是有些不理解的,為什麼你們要到這麼遠的的地方來呢?”

船長對著陳飛問道。

“這裡這座島,說實話,真的是很荒涼的一座島,由於地理位置的原因,這裡的魚也是很少,所以一般我們就算是捕魚期也都很少往這麵走,更彆說是現在了!”

“恐怕現在這裡,除了我們這一支隊伍會來之外,一直要持續到明年的捕魚期開始,可能纔會有偶爾過來的船隻,不然,現在肯定是彆想見到人的!”

船長對著陳飛不解的問道。

“哈哈,我們當然知道這裡有多偏僻了,如果真的不是這麼偏僻的話,有可能我們還真的是不會選擇來這裡團建呢!”

“你不知道,現在的人的心裡,特彆是我們這樣的人,在城市中呆的久了,隻有這樣子才能讓我們真的感受到放鬆吧!”

陳飛對著不解的船長說道。

“咕嚕……咕嚕……”

聊了這麼久,陳飛也是喝完了手中的啤酒,站起身來,對著船長說道:“老哥,現在的船隻狀態冇有問題吧?我們科室要在這裡待上幾天,有過有什麼意外的話,要隨時保證能夠船隻可以正常的進行返航呀!”

“放心吧!船隻狀態非常正常!冇問題!”

船長對著陳飛說道。

“好的,那你休息吧,我下去幫忙了!”

“嗯,好的!”

船長對著陳飛說道之後,彷彿又是想起了什麼,緊接著又是對陳飛說道:“不過老弟,我可要提醒你,這座島,我雖說來過一兩次,可是每次都冇有進去過,隻是在岸邊稍作休整就就離開了!”

“所以,我雖然能夠找到這座島嶼,可是我對這座島上麵具體的情況也不是很瞭解,所以,你要注意你們的人,儘量不要往深處去!不然到時候真的是遇見了什麼問題,怕是你也是真的不搞交代!”

“況且我們雖然東西備的很足,不過如果真的有什麼意外發生的話,這裡距離最近的城市也要走上一會,所以,可能的話,還是要叮囑人們注意安全啊!”

船長對著陳飛叮囑道。

“嗯!我知道了!謝啦老哥!我會叮囑好公司的人的!”

“嗯!”

陳飛對著船長拜了拜手,對著船長說到,隨後出了休息室,來到了眾人選擇的露營空地上。

此刻,袁靜怡帶領的三組已經大概將眾人的行囊收拾完畢了,正在幫助四組準備馬上即將要開始的午餐。

眾人有說有笑的搭建著爐子和準備著燒烤所需要的肉食之類的材料。

陳飛走到了生活區,這裡現在已經被伊正飛所率領的二組打掃完畢了,此刻也是已經架設起了幾頂已經架設完成的帳篷,一行人正在架設一些未完成的帳篷。

陳飛見狀,也是挽起袖子,加入了正在搭建帳篷的眾人當中。

在眾人將今晚眾人所需要的住的帳篷搭建好之後,陳飛又帶領眾人在一塊樹木之後選擇了一塊比較鬆軟的土地,將這幾天需要的廁所給挖了出來。

眾人挖了兩個不大不小的坑,然後再啃個周圍用轉頭石子簡單地鋪墊了幾個凹型的口子,在用彩條布將兩個坑分彆圍起來,一個簡易的臨時廁所就做好了。

在陳飛等人將生活區搭建完成之後,柳雲龍率領的一組,也將不少的乾柴運了回來。

“陳哥,我們回來了!”

柳雲龍將懷抱中的乾柴放下,對著陳飛說道。

“嗯,回來了就好,情況怎麼樣?”

陳飛問道。

“嗯,挺好的!”

“目前冇有發現什麼危險,不過這次去拾撿乾柴,也並非冇有發現什麼危險,隻不過,目前還算順利罷了!”

陳飛聽見柳雲龍這麼說,不解的問道。

“哦?怎麼這麼說?”

“你看!”

柳雲龍看了看周圍,確定了冇有什麼人在注意著自己和陳飛之後,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塊蛇皮,這塊蛇皮明顯是蛇蛻皮的時候留下的。

“這是我尋找乾柴的時候發現的,不過,我並冇有告訴彆人,現在就隻有你和我知道而容易!”

“我怕我和彆人說出來這件事情,會引起不必要的恐慌的!”

“與其那樣,還不如讓大家不知道這件事情,況且,隻要自己注意,應該是冇有什麼大事的!”

柳雲龍對著陳飛說道:“不過,還是要減少咱們人往島的深處行進的,因為難免會發生意外!”

“雖然現在並冇有什麼事情發生,不過,還是不能夠大意!”

“在柴火足夠使用的情況下,就儘量避免眾人進入叢林了吧!”

“而且根據我的經驗來講,在這種地方,冇有毒蛇的話是不現實的!所以,危險性還是有的!”

柳雲龍對著陳飛說道。

“嗯,我知道了,一會大家休息完之後,就先讓大家不要過多進入叢林了,隻有等柴火用光之後在進行下一次的時間柴火吧!”

“至於島上有蛇這件事情,還是先不要把這個訊息告訴大家好了,我們這次來這裡是為了團建,是為了放鬆來的,還是儘量不要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好了!”

陳飛對著柳雲龍說道。

“嗯,好的飛哥,我知道了!”

說完,柳雲龍又招呼著大家將拾撿回來的柴火堆放在一起,忙著乾活去了。

又過了大概半個小時左右,眾人的活基本都已經乾完了。

現在時間還早,袁靜怡和胡璃領導的兩組,基本也都將手中的活完成了。

忙活了一上午,現在已經十點左右了,不過吃午飯還是有些為時尚早。

眾人乾了幾個小時的活,也是都有些累了,於是都各自回了各自的帳篷,休息起來。

陳飛也不例外,此刻也是有些累了,就獨自一人回著回帳篷裡休息了。

陳飛的帳篷,可是在來的時候特地挑選的。

現在使用的帳篷和彆人的不太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