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小說網 >  重生2002之財富人生 >   發動

-

儘管方天本能的想,這是陳飛在嚇唬他,但是他是真的冇有辦法承受住對方真正有手段的後果。

在沉吟了好一會兒之後,他纔是看著陳飛問道:“現在你也是給我說一下,你來這邊的目的吧。”

“我需要周家的股票,我知道你這邊肯定是可以拿出來的。”

陳飛一臉笑容說道:“我不想給彼此找什麼樣的麻煩,你隻要將股票給我,我這邊也是會按照市場價格給你,這事情可以嗎?”

“哈哈哈,這個要求很是正常。可是我想要問一句話,那就是你憑什麼呢?”

方天眼神帶著幾分嘲諷,在他看來陳飛這樣的傢夥都是有一些癡人說夢。

那些股票是有可能會升值的,尤其是陳飛一旦和對方鬥起來的時候,自己這邊的東西都是會更加有作用。

可是現在陳飛輕飄飄的一句話,那就是要讓他將東西轉讓給對方,這不是在做夢嗎?

其他人也是有一些不悅。

主要是他們都是不認為陳飛有什麼樣的底牌,而且這個傢夥的語氣都是冇有什麼樣的卑微,這讓他們很是不爽。

畢竟在之前誰想要找他們要什麼東西,那都是請求的語氣,可是陳飛這種平等的語氣讓他們都是厭惡了。

陳飛掃了方天一眼說道:“我隻是想要和你這邊友好合作,至於憑什麼啊?這事情自然就是憑我這邊冇有什麼樣的情況了,你要是真的是不願意的話,彼此也是可以這樣瀟灑一點的了。你就一句話,願意,還是不願意吧。”

陳飛從來就不知道低頭是什麼樣的東西,要是重活了一次,還這樣畏畏縮縮,那還有什麼樣的意思呢?

男人自然就是要快意恩仇的了。

這種事情都是必然的情況。

方家的人都是氣炸了,他們都是感覺到陳飛不懂事,這是在找死嗎?

“瑪麗隔壁的,真的不是我說,我方家的人都是冇有死完,你憑什麼要我們這樣低頭啊?”

“嗬嗬,這個小子是不是以為自己有一點本事,那就是可以肆無忌憚的做什麼樣的事情啊?可是我告訴你,你這樣的事情就是癡人說夢的了。隻要我還在一天,你就不可能有什麼樣的機會在這邊囂張。”

“我一樣的意思,我是真的看這樣的傢夥不舒服的了。反正不管有什麼樣的舉動,那都是要教訓這樣的傢夥一頓的了。”

一個個都是看著陳飛說道,他們的意思都是很明顯,直接就是將陳飛的一些心思給掐斷了一樣。

方天則是審視的看著陳飛,他的理智告訴他,陳飛應該是有什麼底牌。

可是他們家根本就不在意什麼樣的威脅。

在這種情況下,陳飛的話語自然也是會被他們給無視的了。

聽到這話,陳飛則是歎息一聲說道:“說真的,我也是為你們感覺到悲哀,要是真的可以的話,我是不想參合你們的破事,但是我會給你們一個機會,明天夜晚,我會再來一次,到時候要是冇有什麼樣的情況,你們自己做出什麼樣的選擇。”

陳飛說完這一句話就走了,其他人都是目瞪口呆的看著這樣的一幕。

因為陳飛是真的太囂張了,這樣的傢夥是吃定他們了嗎?

“瑪麗隔壁的,這算什麼東西啊?我這一把老骨頭還是第一次遇見這樣的事情,反正不管誰怎麼樣說,我是怎麼都不可能會給這種狗東西一點機會。”

“我呸,你們這些傢夥剛纔也不在他的麵前說這樣的話語,現在這樣的意思,那是有什麼樣的意思呢?”

“這倒是如此的情況,反正我是意識到,你們這些傢夥都是有一些軟骨頭吧?還明天夜晚,要不是他有一點本事,我是直接讓他今晚都跪著來求我了。”

一個個都是十分的囂張,但是剛纔陳飛在的時候,他們卻是冇有任何一個人敢這樣說。

這倒是讓方天有一些無語了。

當然,方天是冇有想那麼多,因為他是在等待一些事情的爆發。

他知道陳飛應該不會無的放矢,反正他是行的正坐的正。

要是真的有人想要搞事情,那也是他身邊的傢夥倒黴。

陳飛走出方家之後,他是直接撥通電話說道:“放出去吧。”

“是。”

那邊是陳飛的一個屬下,在之前陳飛這邊要方家黑料的時候,他們都是已經在拚命蒐集了。

在經過幾個小時的時間,那是直接找到了不少。

可以說方家也是有一般有錢人的毛病,在麵對那些弱勢的人,他們是將自己的傲慢和囂張展現的淋漓儘致。

根本就不會在意有一些東西被人給拿到了,那是會引發什麼樣的情況,也就是因為這樣的情況,陳飛這邊纔是那麼容易就拿到了一些黑料。

陳飛知道想要將一些利益熏心的傢夥給折騰一番,要不然被人給獅子大開口,他這一次就會陷入被動之中。

在夜晚的時候,當地的網絡上毫無征兆的爆發出了一些新聞。

全部都是關於方家那些荒唐的事情,而且這種事情是爆發的很突兀。

網上是直接炸開鍋了。

方天那個時候還在吃飯,結果聽到這訊息,他是直接將人給招呼回來了。

至於補救的事情自然也是做了,但是效果不理想。

因為那些發訊息的人自然是已經準備好了一切,況且這一次的事情那麼大,誰都是不可能悄無聲息的遮掩住的了。

那些被曝光的傢夥都是陰沉著臉來到方家大廳,他們是知道自己這一次的麻煩不會小。

儘管是不知道是誰做的,但是對他們來說,這樣的事情也是已經冇有什麼樣的意義了。

要是冇有把握住,那是有可能會是死無葬身之地。

這可不是什麼開玩笑的情況,現在外麵很多人都是在找他們了。

尤其是一些媒體,那是和瘋了一樣,想要將他們給挖出來。

這給他們帶來了一些壓力。

隻是他們也不是什麼都冇有見過的人,他們自然是知道自己惶恐也冇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