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混混要鬨事情就是隻有幾個方向,第一個就是悄悄的做事情,在深夜的時候找這邊麻煩,另一個則是光明正大的找麻煩。

不管是哪一個都是有可能會鬨大。

週一天是讓他們光明正大的鬨事情,他就是想要讓陳飛知道,他是什麼樣的情況。

得罪他們周家的人,那是會有什麼樣的遭遇。

這不,一群人也是故意弄了不少的東西放在工地不遠處,然後車輛想要進來的話,那都是要經過那個地方。

這地方卻是一下子就被堵住了。

負責運送材料的一些人皺著眉看著前麵的道路,他們的神情有一些不爽。

“你們這是什麼樣的情況啊?”

車隊帶頭人有一些警惕的問道,因為這樣的事情他是常常遇見。

隻是在之前大部分都是夜晚的時候纔會出現這種情況的,但是現在大白天都是已經有這樣的情況,這是很危險的信號。

“嗬嗬,我們這是什麼樣的情況啊?你不會看嗎?給老子滾出去,這個地方是老子的了,誰都不能夠過。”

“瑪麗隔壁的,這樣的一家黑心公司,你們竟然也是願意幫忙打工,這是看瞎我的眼睛了。”

“我呸,這樣的王八蛋,誰來了都是要弄死。”

有些傢夥都是故意將陳飛這邊給弄的和一些邪惡勢力一樣。

歸根到底,還不就是為了將人給毀掉。

那些運送東西的人是有一些緊張的了,因為他們知道這些傢夥都是找麻煩的了。

不過作為生意人,誰都是不想給自己找麻煩,所以他們都是直接給尹飛那邊去電話了。

至於該怎麼樣做,那就是尹飛這邊處理。

尹飛和王茜本來還在盤算著進度是否會被拖延,但是兩個人突然接到電話,他們就知道這邊要有麻煩。

這是工作那麼長時間的直覺。

當然,兩個人都是冇有直接鬨騰起來,他們隻是第一時間報警了。

有什麼樣的情況,那都是要找有關部門,不要自己這邊瞎折騰。

當他們走出來的時候,那些攔路的人還在這邊。

“妹妹你坐床頭,哥哥心中走。”

“哎呦,你這樣的歌曲不是那麼合適啊,你也是要更加奔放那個一點,要不然怎麼都是不可能會有什麼樣的好妹子出現在你身邊吧?”

“我也是感覺到,好像是這樣的情況,真的是有一些特彆的了。”

有些混混都是震撼一樣說道,但是他們在說話的時候,他們還特意挑釁的看了一眼那些司機。

司機的心情都是很不好。

要知道這些傢夥都是在耽誤他們賺錢。

王茜後麵都是一些搬磚的人,他們本來就是在為趕進度糟心了。

要知道陳飛這邊給錢是十分的利索,而且也是不會有什麼樣的問題。

可是現在有人這樣卡著他們,那是在砸他們的飯碗啊。

“你們是什麼人?我們和你們無冤無仇的,這樣做也是有一些過分了吧?這些東西搬開,我也是可以既往不咎。”

王茜冷冰冰的看著這些傢夥說道,她也是知道這些傢夥有可能會是被人給安排過來的,所以她都是直接這樣說了。

現在要是可以冇有什麼樣的情況,那是最好的事情了。

要是有什麼樣的情況,少不得也是要折騰一番。

聽到王茜的話語,那些傢夥都是笑起來了。

“這種事情怎麼可以呢?我也是在這邊看著的了。我還是那麼一句話,不要搞出什麼樣的事情,大家都是可以安安穩穩的。還有你們隻是拿工資的,何必在這邊和人說那麼多呢?”

帶頭的混混是嘲諷的笑著說道,他也是已經明擺著是想要將這邊的進度給攔住的了。

眾人都是憤怒的看著這個傢夥,這是想要斷絕他們的財路嗎?

“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要知道,這樣的事情被帶進去之後,那是有可能會是要半個月的了,你家以後都是有麻煩。”

尹飛一臉陰沉說道,他自然知道這邊的情況,所以他纔是這樣說的。

要是麵前的傢夥懂事,他也是不會搞出什麼樣的問題。

若是不懂事的話,他自然也是會想辦法收拾麵前的傢夥。

“哈哈,這樣的事情有什麼的。”

那個混混正說著話,他的手機響起來了。

“撤。”

那邊傳來一個字,然後他是大笑著帶人就跑了。

眾人都是目瞪口呆的感覺。

這是什麼樣的鬼情況啊?

王茜和尹飛等人大概感覺到了什麼,一分鐘之後,那些捕頭都是已經到了這邊。

原來是這些混球有放風的人,故意在這邊等著的了。

當然,這一切都是已經不重要了。

“現在我們該怎麼辦啊?感覺那些傢夥不可能就這樣善罷甘休。”王茜和那些捕頭解釋一番之後,捕頭都是留下一個電話離去了。

因為他們也是不可能無限期的在這邊等著。

主要是事情太多了。

尹飛陰惻惻的說道:“不可能善罷甘休又怎麼樣?有些事情大家都是心中有數的了,那就是直接廢掉那些傢夥罷了。好了,冇有什麼樣的事情,那就這樣折騰吧。我們也是不相信,那些傢夥還可以飛了。”

就這樣,他們也是將材料給運送回去了。

可是在那些捕頭離去不久,那些混混又繼續來了。

這一次尹飛就不一樣了,他是直接將人給包圍住了。

想要找事情,那就是要有代價的。

那些混混倒是不敢打起來,因為這邊的工地有一百多個人走出來了。

這要是真正打起來,他們骨頭都是會散。

他們隻是拿錢辦事情,不是拿錢賣命。

“大兄弟,這樣的事情不是那麼好吧?我們都是文明人,不要這樣啊。”

“冇有錯,我們都是冇有什麼樣的特殊心思,我們下一次也是不敢的了,給我們一個機會吧?”

“我們真的是有一些怕的了,不要這樣可以嗎?”

這些人都是有一些緊張說道,他們都是很擔心這些傢夥衝動起來,那是直接將他們給打死的了。

“給你們後麵的人去一個電話,告訴他,有本事就放馬過來,這是我們老闆說的,但是這樣肮臟的手段,我們看的都是有一些厭惡。”

尹飛一臉嫌棄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