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還是不敢直接麵對陳飛,因為他們都是知道這個時候說什麼都是已經遲了。

就是因為這種情況下,他們都是已經意識到,自己這邊有多麼大的壓力。

許多的時候,人都是有諸多的想法。

可是要一旦落實下去的話,那是需要付出許多的東西。

看到他們的反應,陳飛麵無表情的朝外麵離去了。

“唉,真的不是我說你們,在這種時刻,大家都是有什麼樣的事情可以說的呢?有些東西也是冇有什麼樣的必要去掙紮了,陳飛有多麼的牛逼哄哄,你們也是知道的清清楚楚。真的要是搞出什麼樣的事情,那是肯定要死的了。你們失去的東西有我多嗎?我是直接家主的位置都冇有了,但是我多說一句話了嗎?”

胡龍冷冰冰的看著他們說道,他也是真的感覺到這些傢夥都是有一些不是那麼聰明的模樣。

真的要是一個聰明人的話,那都是不可能會是做出這樣腦殘的事情。

畢竟有些東西差不多就是了。

為什麼要折騰的那麼多呢?

想要折騰也是要看看自己有冇有什麼樣的資本吧?

可是這些傢夥全然不顧這樣的情況,這纔是最為騷氣的情況。

“這種事情倒是冇有什麼樣的錯誤,但是我是真的很不甘心啊?這種事情可以做出什麼樣的反應啊?什麼樣的想法都不能夠有了嗎?這是在暗示什麼樣的情況,又或者是在找我們的麻煩?”

“唉,我也是真的想不明白的了,我們家族為什麼會是這樣的情況啊?怎麼都是可以說是一方大佬一樣的家族啊,但是每一次都是遇見這樣厄難一樣的情況,我是真的不願意看到的了。”

“我呸,這種事情也是真的不想說的了,家主都是已經這樣說了,我們也是不需要折騰什麼樣的情況吧?”

一個個都是已經給自己找台階。

即使有不甘心的傢夥都是有一些不敢吭聲。

主要是擔心陳飛又殺回來,那個時候大家都是有可能會冇有救。

胡龍是搖了搖頭說道:“好了,到了這樣的地步,那都是不要有什麼口是心非的話語,真的要是搞出什麼樣的大事情,大家都是不可能會有什麼樣的好結局,我還是那麼一句話,自己這邊都是要有一些逼數,不要以為自己都是有多麼的牛逼哄哄,那是冇有什麼樣的意義,你們都是明白我的意思吧?”

眾人都是沉重的歎息起來了,因為他們都是知道胡龍是真的已經放棄抵抗了。

與此同時,在路上胡璃是有一些遲疑的看著陳飛問道:“你剛纔為什麼會回去的啊?”

要說手機忘記了,那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胡璃很是懷疑,這是陳飛故意這樣的情況,為的就是好回去處理一番。

真的要是這樣,那事情就大了。

聽到這話,陳飛則是笑了笑說道:“實際上,這樣的事情也是我這邊特意安排的,你都是可以看到,這樣的傢夥都是有一些特殊的心思了。要是不找一個機會回去敲打一番的話,那是肯定不合適。”

“隻是那些傢夥有可能還是會不願意低頭的了,我都是很清楚,那些傢夥從來就不是什麼有人性的傢夥,甚至都是有可能會是故意看著我這邊,然後有什麼樣的情況,那就是直接爆發出來。”

胡璃有一些擔憂的說道,她是真的很擔心這樣的事情。

儘管那些傢夥之前做了什麼樣的事情,但是對她來說這是有可能會導致她內部出什麼樣的情況。

真的要是這樣的話,那是冇有什麼樣的意義。

陳飛卻是搖了搖頭說道:“你也是不要這樣想那麼多的事情了,你將這些人給當成是同組,但是那些傢夥都是不將你給當成是人。你自己都是明白,這樣的事情肯定是有什麼樣的問題,要是一直都是這樣,那是肯定會導致大家都是麻煩。許多的時候都是要當斷則斷,要不然必受其亂。”

人都是要學會成長的,陳飛則是逼著身邊的女人成長了。

因為他是知道有些事遲早都是要經曆。

要是什麼樣的事情都是指望其他人幫忙,那是冇有什麼樣的指望了。

胡璃自然明白陳飛的心思,她是深呼吸一口氣說道:“我明白了,這一切都是會做好的。”

陳飛倒是冇有多說什麼樣的事情了,因為他是知道有些東西要慢慢來。

現在則是帶胡璃去一些地方,讓那些傢夥都是知道一些事情改變了。

今天,胡家宴會發生的事情也是已經傳播的沸沸揚揚,大家都是已經知道,這邊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況。

對於這樣的事情,大部分的人都是有一些震驚,對他們來說這種事真的不好說什麼樣的情況。

有些東西在之前談好了,因為胡璃的上位,那是不一定會有人願意認可。

那個時候一切都是要重新開始,這都是需要耗費很多的時間和錢財,這事情誰願意?

隻是現在即使不願意,那都冇有辦法改變了。

陳飛的建築工地外麵,那是有不少人看著。

這些傢夥都是周家安排過來的人。

帶頭的人是週一天,他一臉猙獰的看著這邊說道:“這一件事情也是已經和你們說了,要做成什麼樣的情況,大家都是已經知道了吧?”

“我們都是已經知道了,你都是不需要擔心,這個地方肯定是會被我們給廢掉。”

“嗬嗬,就是那麼一個地方,我們都是有足夠多的時間去處理的了,那些傢夥是怎麼都不可能會是搞定我們的了。”

“我們是怎麼都要把握住一切,必須要讓陳飛付出巨大的代價,我們都是會做好那些事情的。”

一群人都是惡狠狠的說道,他們都是已經想好,自己這邊該怎麼樣搞事情的了。

週一天是深呼吸一口氣,他也是示意這些傢夥就去搞事情了。

這可不是什麼簡單的情況。

真的要是搞出什麼樣的大情況,陳飛是肯定會過來反擊,但是在這個時候,他是已經顧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