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多人一開始還以為胡龍隻是做一個姿態,但是在看到他真正這樣帶著胡璃到處走的時候,他們都是有一些震驚,主要是這樣的情況太獨特,他還在壯年。

為什麼就有勇氣這樣做,這是在想什麼樣的事情,又或者是被人給逼迫的嗎?

“我是真的感覺到胡龍這一次的操作,那是極其不對勁。尤其是這邊的情況,那是閉著眼都是可以知道的了。”

“我也是明白這一點,但是有什麼樣的情況都和我們冇有什麼樣的關係,隻要胡家一如既往的支援我們,那是誰當老大都無所謂的情況吧?”

“這種事說是這樣的情況,但是有些東西我們都是可以想到,這邊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回事。還有就是那個陳飛似乎是很牛逼哄哄的情況,我們都是要攀附一番,還是怎麼樣呢?”

許多人都是冇有辦法得到答案,他們可以做的事情就是在後麵議論一番。

宴會結束之後,其他人都是散去了。

陳飛是和胡璃在這裡坐著,胡家的其他人則是有一些屏息靜氣的看著兩個人。

這一刻,命運則是會改變,誰都是不知道未來會被胡璃給帶到什麼樣的地步。

“大家都是在這邊,我就是想要和大家說一件事情了。”

陳飛一臉笑容看著他們說道,本來這事情該是胡龍來說的,但是陳飛感覺到這樣冇有什麼意思。

還不如他直接一點,若是有人有什麼樣的意見,他也是好處理。

靜悄悄的一片,大家對某些事情似乎都有一些準備的了。

“現在,我想要說一句話,那就是從今以後胡家隻有一個聲音,那就是胡璃的聲音,他也是要成為你們胡家的家主,不知道有冇有人有什麼樣的意見呢?”

陳飛一臉平靜的看著他們說道,他的眼神帶著幾分審視,似乎是在掃視誰有什麼樣的意見一樣。

眾人就像是小學生麵對班主任一樣,但凡是被他看到的傢夥,那都是低下頭不敢和陳飛對視了。

這一種事纔是正常的情況。

因為這個時候誰要是和陳飛對視,那也是代表有一些挑釁陳飛心思的情況。

實際上,要是換成是在之前,陳飛都是不可能會是做的那麼囂張,但是在經曆了之前的一些事情之後,他發現有些時候太仁慈,那是不會得到什麼友好的反抗,大家都是會認為他是可以欺辱的存在。

冇有什麼好奇怪的事情,欺軟怕硬都是大部分人的人性。

陳飛展現出強勢,那反而是可以讓大部分的人都是不會有什麼不該有的心思。

眾人的內心肯定是不舒服的,但是這又怎麼樣呢?

陳飛牛逼哄哄的時候,這些傢夥都是會乖乖的在這邊。

況且周家之前也是牛逼哄哄啊,又不見得他們會是有什麼樣的反應。

胡璃是感覺到有一些怪異,但是她是不吭聲,反正陳飛都是會將事情給搞定。

“咳咳,這樣的事情理所應當是如此的情況,要是不這樣的話,那纔是有一些問題的了。”

“唉,我也是感覺到要是不安排人上去的話,許多的事情都是不合適的了,這種事情都是我們所期望的情況。”

“陳飛先生,這個地方的事情,你做主就是了。”

一群人都是很客氣的說道,他們都是已經不願意想那麼多亂七八糟的事情了。

主要是現在陳飛這邊都是更加牛逼哄哄,所以他們都是低著頭做事情就是了。

看到他們的反應,陳飛則是笑著說道:“這種情況也是可以吧,那就是這樣說定了,要是有什麼樣的情況,以後都是和我溝通好。但是我不希望有什麼樣的傢夥搞出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真的是有那樣的麻煩,那是不好的情況。”

陳飛都是已經直接明示了,反正他是知道這些傢夥肯定有一些不滿意的,但是這又怎麼樣,他一樣可以鎮壓住。

眾人都是低著頭。

胡龍站起來說道:“從今以後胡家就是胡璃做主,這樣的事情大家都是冇有什麼樣的意見吧?”

“冇有。”

眾人都是低著頭,好像是已經順從了。

陳飛拉著胡璃站起來,然後兩個人就是直接離去了。

該說的事情都是已經說的差不多了,這邊都是要交給其他人纔是。

在兩個人都是離去了好幾分鐘,這邊纔是有一些不一樣的氣氛。

“瑪麗隔壁的,這個傢夥算什麼樣的東西啊?這可是我們胡家啊,但是他是想要做什麼情況,我是真的想要將這種傢夥給掐死的了。”

“我呸,這樣的事情不要說了,反正我也是感覺到不是那麼正常,這是有什麼樣的問題嗎?”

“這肯定是有什麼樣的問題的了,我也是要將這樣的垃圾給弄死的了。”

有些人很是不爽的說道,他們彷彿是有諸多怨言一樣。

胡龍正準備說什麼的時候,他們卻是突然神情都是有一些緊張起來了。

胡龍回過頭一看,他發現剛剛離去的陳飛卻是回來了。

“我的手機在這邊,但是我怎麼都冇有想到,我是會聽到這樣的一句話。不過我也是再給你們一次機會,我讓胡璃上位,誰讚成,誰反對。要是有人反對的話,現在說,我還可以給機會你們,即使是失敗都是不會怎麼樣,可是一旦後麵給我搞事情,那就是不好意思了,一個個都是準備上路吧。”

陳飛一臉冷酷的說道,他的眼神帶著一些殺意,似乎是想要將人給徹底廢掉一樣。

那些傢夥都是不敢吭聲了,因為他們都是已經意識到陳飛這邊有多麼大的戰鬥力。

真的要是被陳飛給說一番的話,那是無所謂,但是要是和陳飛鬥起來,那是肯定要死在這邊的了。

冇有人是一個傻子,尤其是現在那麼微妙的時刻,他們更是不會做出這樣蠢事。

看到一群人都是沉默,他也是有一些失望的搖了搖頭說道:“我一直都是以為你們是有多麼的牛逼哄哄,但是現在纔是發現,你們都是一些廢物一樣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