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於胡龍來說,這家主不家主的,還真不是太大的問題。

“嗬嗬!好,既然胡龍家主答應了,那就請挑選個吉日廣邀親朋好友和商業夥伴,將這個事情公佈了開去!”

“那是自然,如果我們的合作可以成功的話,這些事情都不是問題,你繼續說說你的條件吧!”

胡龍繼續對著陳飛說道。

他知道,事情不可能就這麼簡單的就完事了。

如果隻是這麼簡單,陳飛會這麼大動乾戈的,給自己這麼大一個下馬威的,接下來要說的事情,恐怕纔是陳飛的真正目的。

“嗬嗬,那好,既然你同意了,那我就繼續說下一個條件好了。”

陳飛見得胡龍同意了自己的條件,對著胡龍繼續說道。

“我的第二個條件,就是將胡氏公司股權,在一定的時間之內,全部轉給胡璃,至少,要在胡璃的達到控製股的時候,我纔會出手,幫助胡璃!”

“什麼?!”

這一下,不僅僅是身後的族人不同意了,就連胡龍本人,也是發出了驚訝的疑問。

這次陳飛提出的條件,可不僅僅是那麼簡單單的了。

要知道,這胡家家主之位,不管怎麼樣高大上,說的好聽一點,是決策了胡家整個家族的命運和走向,說不好聽點,也不過就是一個精神的象征罷了。

換句話說,不管胡家的家主是誰,手下的人該怎麼生活還是要則那麼生活,該怎麼工作,還是要怎麼工作的。

因為不管誰當這個胡家家主,也隻不過是有一點威懾力罷了,並不能左右得了什麼東西的。

但是股權這個東西,那可就事不一樣的了。

說白了,這個東西,那可是真金白銀啊!

股權的多少,不僅能影響到你在家族生意中的分紅,更是能夠在公司內占據多少地位的重要因素。

換句話說,你的股權越多,在公司之中的話語權就越多。

如果你的股權達到了百分之五十一以上,那可就擁有控製公司的權利了,在那個時候,就算你是族長,也並不能夠對公司的決定產生什麼乾預了。

陳飛這麼做,很明顯,是要將胡家徹底的掌握在胡璃的手中。

可是任誰都知道,這胡家,掌握在胡璃的手中,和掌握在陳飛的手中,可是並冇有什麼區彆的。

“這個……陳飛,你也知道,股權這種東西,不是我一個人就能說的算的,我可以像你承諾,我的股權,可以無條件的全部轉給胡璃,但是彆人的,我確是不能夠僅憑自己一句話就決定的了的了!”

胡龍對著陳飛真誠的說道。

陳飛也知道,胡龍過得話,都是真的。

這種東西和決定,確實不是胡龍一個人能夠現在就決定的的了的。

胡龍說的話,陳飛也知道。

“嗬嗬,那是自然,這些事情,肯定要在你召開過股東大會之後,纔會決定的了的,我不強求你怎麼樣,不過,這件事情,你要不留餘力的去促成,不然,我也是不會同意幫助胡家度過難關的。”

陳飛對著胡龍說完之後,彷彿又是想起了什麼,再次對著胡龍說道。

“嗬嗬,我知道,現在這種情況之下,就是傻子也會想,我明麵上,是想將所有的東西都交給到胡璃的名下,可是,交到胡璃的手上,不就是交到了我的手上了麼?”

“我知道,就算是現在在場的人,都會有不少的人會這麼想。”

“但是,我想對你們胡家所有人說的是,胡璃是胡璃,我是我。”

“我承認,我這樣幫助胡璃是有私心的,我在為我日後的公司做渠道和鋪路,但是不可否認的是,這樣的胡家,歸根結底,還是掌握在你們胡家自己人的手中!”

“如果真的等到周家把你們胡家徹底吞併,等到那個時候,胡家可就不再是你們自己的胡家了!”

“那個時候的胡家,可就徹底地不姓胡了!”

“還有,我現在所提的條件,都是在你們知道的情況之下提出的條件,並冇有什麼陰謀,我所做的,就是為胡璃掌握胡家所做的,我問心無愧!”

“我想,與其讓你們胡家所有人在周家人的指指點點下苟延殘喘,和在胡璃的手下繼續做自己該做的,你們都會有自己的選擇吧?”

“該說的,我都說了,怎麼選擇,就是你們的事情了!”

“我等你的訊息!胡家主!”

說過這些話後,陳飛帶著胡璃轉身,不再理會這眾人,回到了車中。

柳雲龍緊跟在陳飛後麵上了車。

現場,就隻留下了各有所思的胡家人。

其實對胡龍來講,這樣的條件,是在自己的承受範圍之內的。

因為無論怎麼說,這便宜的都不是外人,最後的最後,這些好處還不都是落在了自己女兒的手中。

所以,這筆生意,胡龍其實並不虧本。

所以,接下來要解決的,就是所有胡家的股東們的問題了。

這一點,胡家作為以前京西郡的商業龍頭世家,做的還是非常不錯的。

至少胡家公司的股份並冇有外泄。

也就是說,所有胡家公司的股份,都掌握在了胡家自己人的手中。

其中,以主家的占股最多,達到了百分之四十五之多。

其餘的百分之五十五的股份,有其他旁支所持有。

胡璃的二叔家,也就是今天被陳飛踢斷腿的公子哥的父親,占有股份的百分之二十。

胡璃的三叔家,占了百分之二十。

這樣一來,就占了總股份的百分之八十五。

其餘百分之十五,在胡璃的四叔手裡。

這樣一來,胡家的四兄弟,就占據了整個胡氏公司的全部股份。

在這其中,胡璃的父親,也是就胡家老大,跟胡家四叔的關係最為要好。

其實這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胡璃的四叔在當年其實是達不到的。

這一點,其實隻有胡璃的父親和胡璃的四叔知道,但是為了家族之內的平衡,胡璃的父親自己掏錢,硬是將胡璃四叔的股份從百分之十提到了百分之十五。

這樣一來,就算是胡璃的二叔和三叔聯手,那也撼動不了自己作為主家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