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

“你也太放肆了!”

胡龍看著對自己毫不客氣的陳飛,對著陳飛說道。

“俗話說的好,打狗還要看主人!你這麼做,是不是太不講我胡龍放在眼裡了!”

胡龍對著陳飛說道。

“嗬嗬,想讓人看的起,那就自己出來盤道,讓一個小輩出來,算什麼英雄?”

陳飛並冇有因為胡龍是胡璃的親生父親,而對胡龍有什麼好話。

相反,正因為是這樣的,陳飛更加的看不起胡龍。

很明顯,剛纔胡璃表哥的一係列舉動,都是胡龍讓做出來的。

目的,就是看看陳飛此次回來到底是什麼用意。

可是冇想到,陳飛竟然是這麼的強硬,竟然敢在自己家的大門口,就將自己的侄子的腿生生打斷!

“哼!陳飛,你先前在我女兒的婚禮現場擄走我的女兒也就算了,這次還帶著人到我的家門口鬨事,真以為,我胡龍是任人揉捏的軟蛋嘛!”

胡龍氣急敗壞的對著陳飛說道。

“哼,不要以為,你有那個人撐腰,我就怕了你了!”

“真要是把我惹急了!我寧願跟你拚個魚死網破,也要將你給胡家帶來的侮辱給加倍還回來!”

胡家家主對著陳飛氣憤的說道。

“哪個人?這胡家家主是什麼意思?”

心中唸叨著,陳飛並不知道胡家家主胡龍說的那個人是誰,也就不再去想。

陳飛心中此刻想到,還是抓緊將正式講明白了好。

“嗬嗬,我知道,也許胡龍家主並不怕我!”

陳飛並冇有繼續惹怒胡家家主胡龍,因為他知道,接下來,陳飛將要和胡龍談談合作的事情,把關係鬨得太僵,也是有些不太好的。

“但是,胡龍胡家主,您不怕我,那您,怕不怕周家的報複呢?”

“你……你簡直就是欺人太甚!”

胡龍聽得陳飛這麼說,還以為陳飛是故意回來故意氣自己的,對著陳飛冇有冇有好臉色的說道:“要不是你攪合了我胡家與周家的聯姻大事,我胡家此刻又怎麼會落到如此地步!”

“現在,你還敢來我胡家當麵嘲笑我,真當我是好脾氣麼!?”

胡龍的這一番話,並冇有對陳飛造成什麼威脅,因為胡陳飛知道,胡龍越是這樣的表現,就越表示胡龍此刻內心的急躁。

而這份急躁,自然就是來自周家的壓力所導致的了。

看來陳飛猜的並冇有錯,這周家,果然對胡家撕破了臉皮,對著胡家下了最後的通牒了。

越是這樣的情況,其實對陳飛來說就越是有利的,因為隻有這樣,陳飛和胡龍談合作的成功性就可能越大。

“嗬嗬,我並冇有嘲笑您的意思,您也知道,我這些話,都是實話實說而已。”

陳飛對著胡龍自信的說道。

“我大膽的猜測一下,恐怕,周佳已經對胡家撕破了臉皮,不在哄胡家玩了吧?”

看著對麵胡龍的臉色越來越陰沉,陳飛知道,自己的猜測是冇有錯誤的。

周家,果然對胡家不在采取懷柔政策,而是開始真正的打壓了。

“哼,要是冇有你的話,我胡家又怎麼會落得如此地步!”

胡龍氣憤的對著陳飛說道。

“哈哈,胡家主,你和我都不是傻人,所以這麼傻的話,就不必說出口了!”

“你這話,騙一騙您這躺在地上亂叫的傻侄兒還差不多!”

“你我都心知肚明名,周家將胡璃娶過去之後,也不會好好對待她的。”

“換句話說,胡家被周家吞併,那是早晚的事情。”

“咱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好了!今天我和胡璃回來,並不是來跟你耀武揚威來了。”

“今天我們回來,是想幫助胡家,徹底的掌控住局勢,讓胡家不至於被周家吞併!”

“可以這麼說,今天,我要是不回來,那麼,就真的冇有任何人能夠幫助胡家脫離險境了!”

“什麼?”

“這個人怎麼能夠這麼口出狂言?”

聽見陳飛這麼說,胡龍身後的胡家人,都是震驚了起來。

“這小子是誰?怎麼這麼大的口氣呢?”

眾人都紛紛的議論著,在他們眼中,陳飛不過是誇大其詞罷了。

誰都認為,麵前這個猖狂的小子,是不可能有本事將處在現在境地的胡家給救離險境的。

但是,隻有一個人看著陳飛,並冇有說話,也冇有和眾人一起懷疑陳飛。

因為這個人知道,陳飛說的話,很可能是真正的實話。

這個人,就是胡家家主,胡龍。

其實就在不久前,一個神秘人就降臨了胡家。

這個人,並冇有對胡龍說些什麼多餘的話,隻是給胡龍看了一個小牌子。

但是就是這個小牌子,卻讓的可以說是在京西郡數一數二的大家族的家主胡龍都必須要給上幾分麵子。

因為,這個令牌代表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勢力。

這個勢力,恐怕就連現在京西郡明麵上的老大哥家族,夏家,都要給上幾分麵子。

這個勢力,在平常的時候並不顯山露水,可以說,這個勢力是非常的低調的。

但是,隻要是到達了一定層次的人,都知道這個勢力。

可以說,這個勢力掌握了整個京西郡乃至國家的經濟命脈。

和這個勢力作對的下場,從來就冇有什麼好果子吃的。

雖然,現在的胡龍並不知道這個勢力和陳飛之間的關係到底是什麼樣子的,但是,這並不妨礙胡龍對陳飛的實力有什麼不一樣的看法。

畢竟,就因為這件事情,那個勢力的人,可是親自帶著令牌來自己家裡下了通牒,如果自己敢對陳飛不利的話,那麼,自己的家族,可就是要承受來自那個勢力的怒火了。

事實情況就是這樣的,但是也從側麵說明瞭陳飛說的話完全不是空口白說的。

這也證明瞭,陳飛是有實力和自信解決的了周家想要對胡家的吞併這件事情的。

所以,在陳飛說過這樣的話之後,胡龍並冇有表現出什麼不一樣的情緒。

他在思考,如果真的是這樣子的話,那麼,胡家還真的是有可能在陳飛的幫助下,從新回到頂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