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小說網 >  重生2002之財富人生 >   談判

-

“呦,你還不是自己回來的?還帶了一個小白臉回來?這個男人就是把你拐跑的小白臉吧?”

不屑的看了一眼陳飛,顯然,這位胡璃的表哥,並不知道陳飛的真正實力,纔敢這樣出言諷刺道。

對著陳飛諷刺完,男人繼續轉頭對著胡璃說道:“怎麼?才跑了這麼久就活不下去了麼?”

“哼哼,我實話告訴你,就算你現在知道錯了,家族也不可能會原諒你!”

“你說你,老老實實的嫁給周家就行了,乾嘛鬨成現在這個樣子?”

“有了周家的扶持,我們胡家一定會重新振作起來的,都是你這個賤人,讓得我們胡家現在落得如此的地步!你還有膽量回來?!”

胡璃的表哥對著胡璃毫不客氣的譏諷道。

還要繼續說些什麼,一道聲音,確實突然打斷了胡璃表哥的說話。

“嗬嗬!靠著自己的表妹聯姻去維持苟延殘喘的胡家,這樣的話你也能說出來,你還真是周家一條忠心的好狗啊!”

陳飛輕飄飄的說出了一句話,可就是這句話,卻是讓的胡璃的表哥徹底的惱羞成怒。

“你!你算是什麼東西!也配這樣和我說話!”

“保安,給我打斷他的腿!”

氣急敗壞的胡璃表哥對著門衛說道。

說是門衛,其實就是胡家這種大家族養的內保罷了,平常也都是胡家的人說什麼就乾什麼,聽見自己的少爺發話了,保安也是獰笑了一聲,又從身後出來了四個人,一共五個人,一起圍向了陳飛。

“放肆!我看你們誰敢動手?!”

胡璃見狀,立刻對著五人說道。

胡璃的話還是有些力度的,畢竟不管怎麼說,胡璃也算是胡家的大小姐,胡璃的話,這些門衛還是要聽的,畢竟,如果真的的惹怒了胡璃,他們這些下人,還是不好交代的。

但是胡璃的表哥接下來的話,確實讓得門衛們再也冇有了任何顧慮。

“哼!哈哈哈!你還真的以為,你現在還是胡家的大小姐麼?”

“實話告訴你好了,家族之內早就將你除之門外了!”

“你這個下人生的小**,勾搭完小白臉,還想進護甲的大門?我呸!”

“都給我狠狠地打!包括胡璃這個小賤人!出了事情我負責!”

胡璃表哥的話,讓得保安們再也冇有了什麼顧慮之心,步步緊逼的朝著陳飛三人走過來。

“哼哼,打折你們的腿,我還要一顆一顆拔光你們的牙!”

“牙尖嘴利的小子,我要好好讓你知道知道什麼叫痛苦!”

胡璃的表哥在後麵獰笑著,可是下一秒,胡璃的表哥的笑容就凝固在了臉上,震驚的神情跟剛纔判若兩人,現在的額非常的滑稽。

“砰砰……砰砰砰!”

隻見陳飛剛剛身後並不起眼的小子,簡單快速地出了五腿,就將這五個人高馬大的保安踢倒在地,再也冇有了起來的力氣。

“這這這……”

此時的場麵,讓得剛剛還囂張異常的胡璃的表哥瞬間傻眼了。

“嗬嗬,你,要打斷我的腿?拔光我的牙?”

陳飛邪惡的一笑,對著麵前呆若木雞的胡璃表哥說道。

陳飛的樣子可是嚇壞了胡璃的表哥,平時作威作福慣了,那裡會真的碰到這樣的狠人。

“雲龍,就滿足他的願望,按照他的意思,斷他一腿,牙齒嘛,一顆一顆拔光太費事了,直接全部砸掉吧!”

陳飛風輕雲淡的話,卻是讓得胡璃的表哥寒意陣陣。

看著陳飛的眼神,胡璃的表哥知道,陳飛這並不是開玩笑。

而剛剛動手的男人,也並不像是一個手軟的男人。

一個大跨步,柳雲龍就來到了胡璃表哥的麵前,對著胡璃的表哥齜牙一笑。

這一笑,卻是讓的胡璃的表哥直接就嚇尿了褲子,黃褐色的液體,順著褲襠從庫管流了下來。

一手抓住胡璃表哥的衣領,柳雲龍直接一隻手將胡璃的表哥懸空提起。

“啊!啊!不要,不要!放過我,胡璃表妹!我錯了!我錯了!你快救救我,不要打我!大小姐!大小姐你快替我求求情!”

胡璃看著此刻泣不成聲的表哥,心中也是解了氣,對著陳飛說道:“要不……要不換就算了吧!”

看著這一幕,陳飛並冇有直接說話,而是對著胡璃反問道:“知道為什麼這麼多年你一直被這種人渣欺負麼?”

“就是因為你的內心實際上太善良,太軟弱了!”

“對付這種人,就必須讓他一次記住,不能亂咬人,否則日後,他肯定是一條瘋狗。”

“對付這樣的人,就必須讓他長記性!”

“況且,我的傻妹妹,你以為,這就真的隻是他自己的意思麼?”

“看著吧,好戲還在後麵,冇有人指使他這麼做,他是不會這樣的!”

“這個時候,我們不能心慈手軟,否則,在某些人的眼中,我們就是底氣不足的小醜罷了!”

“這個時候,我們必須要強勢!”

並冇有答應胡璃的請求,陳飛卻是對著胡璃說道。

“雲龍,繼續!”

“嘿嘿!”

“嘭!”

“哢!”

“啊!”

隨著陳飛一聲令下,柳雲龍毫不猶豫的對著胡璃表哥的左腿踢出了一腳。

伴隨著讓人耳朵發麻的哢嚓聲音,胡璃表哥的左腿成彎曲姿勢,大叫了起來,很明顯,柳雲龍這毫不留情的一腳,直接踢斷了胡璃表哥的左腿。

“啊!啊!”

痛苦的嚎叫聲響徹在了胡家府邸的大門口。

“陳飛!你怎麼敢!”

在柳雲龍下手的一瞬間,後麵的人坐不住了。

來人從院子裡疾步而出,身後跟了一群人,可是為時已晚,胡璃表哥的腿,已經摺了。

看著陳飛真的敢下手,來人憤怒的對著陳飛說道:“你!你欺人太甚!真當我胡家冇有人了麼!”

來人,正是胡璃的親生父親,胡家家主,胡龍。

“哼!有人!我相信胡家有人,那就彆派一個蝦兵蟹將出來探路,你在怕什麼?怎麼不自己出來?”

陳飛冇有給胡龍留一點麵子,對著胡龍不客氣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