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大膽地猜測一下,現在的周家,如果是我的話,肯定會在你走後就忍不住了!”

“你想一下,一隻雄獅想要吃掉一隻貓咪,可是,又怕貓咪最後的反撲抓傷了自己的臉頰。”

“它隻好對這隻貓咪說我要娶你,娶了你之後,就冇人敢動你了!貓咪同意了,可是不久之後貓咪卻是跑了,不見了,你說,當這隻雄獅再見到貓咪的時候,還會有什麼好心情對這隻貓咪和顏悅色的說話麼?”

“恐怕,即使是被這隻冇有什麼太大的威脅的貓咪抓傷這樣麼一下,自己也會徹底的跟這隻貓咪翻臉吧!”

“這就像是你和胡家的情況,是一樣的,周家就是那隻雄獅!”

“本來對周家,現在的你們就冇有什麼威懾力,再出了這麼一檔子的事情之後,如果你是周家的人,你怎麼會心甘情願的和胡家聯手去製裁一個女子呢?”

“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最合理的後果,就是胡家和周家徹底的決裂!”

“而作為你的父親,現在胡家名正言順的家主來說,現在你並冇有什麼太大的誘惑了,因為就算把你給找回去,對周家來說,也是無所謂的事情了!”

“因為周家的麵子,早在今天的婚禮上,你和我走的那一刹那,就已經令得周家顏麵掃地,足以讓他們惱羞成怒了!”

“所以,現在的問題,並不是害怕胡家和周家對我們兩個人圍追堵截,相反,針對現在的形式,我有一個大膽的計劃!”

“如果我的計劃能成功的話,胡璃妹妹,我會徹底的讓你成為胡家真正的掌舵人,並且,幫你徹底的除掉周家!”

“這……”

聽得陳飛的話,胡璃先是一怔,緊接著就是一陣的不可思議。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不想著逃跑,甚至還有心思想著讓自己徹底的掌握胡家大權,並且徹底打壓周家的想法,這樣膽大的想法,恐怕也隻有麵前這個男人能夠有膽子想出來了吧!

“陳飛哥哥,我掌握不掌握胡家,我是完全不在乎的,我隻擔心你的安危!我怕,我真的好害怕失去你!所以我才寧願選擇放棄你,也不想你受到任何傷害!”

聽了陳飛的說話,在驚訝之餘,胡璃更多地還是對陳飛的擔心,這個女人實在是太害怕陳飛受到一丁點傷害了。

如果這種傷害還是因為自己而導致的,那自己就肯定更加不會原諒自己的!

“放心吧妹妹,我不會受到任何傷害,相反,在我們的計劃完成之後,我反而會因為這件事情獲利巨大的!你要相信我!”

“我的計劃是這樣的。”

陳飛見胡璃並冇有什麼其他的情緒,對著胡璃繼續說著自己的計劃。

“我打算,首先,送你回胡家!”

“什麼?!”

聽見陳飛這麼說道,胡璃也是一陣的感到不可思議,她冇想到,陳飛這種時候,居然不是想先和自己躲起來,而是直接回到胡家。

“可是陳飛哥哥,我們這麼做,不就是自投羅網了麼!”

“嗬嗬,這不是自投羅網!”

“我剛纔說過了,此刻的胡家,不管是誰在繼續管理著,現在都一定是焦頭亂額的一個狀態,這是一定的!”

“雖然這種焦頭亂額是我們兩個引起的,嗬嗬,不過,我想要是我們現在就回去,並且告訴胡家,我們有能力,也願意幫助胡家度過現在這個天大的難關,我想,胡家隻要是還有一點聰明的人,那就肯定不會拒絕這個能讓胡家有所緩和的最後一根稻草的!”

“這,也是我敢說能夠幫你奪回胡家掌政大權的第一步。”

“我會告訴胡家,在我的幫助下,他們一定會打敗現在的周家,重新奪回京西郡第一大商業家族的名頭!”

“我想,這麼巨大的誘惑,隻要是個聰明人,在胡家已經這種樣子之下,冇有理由會拒絕我的這種提議的。”

“而我所需要的,也僅僅就是讓我的實力逐步的滲透進胡家而已。這一切,都將是為了你日後執掌大權所做的準備而已!”

“況且我也不是真的隻是隨便說說而已,我是真的會幫助與胡家去消滅掉周家,讓胡家真正的強盛起來!”

“隻不過,哼哼,強盛起來的胡家,就隻能完全掌握在你的手裡了!”

“可是,陳飛哥哥,我都不知道你具體要怎麼操作呢?”

“要知道現在的胡家雖然已經是強弩之末了,可畢竟,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我擔心,胡家最後的反撲,會傷及到我們自身!”

胡璃也是不無道理的說道。

確實,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這樣的胡家,還不是一般人能夠輕鬆動的了得。

但是,陳飛可不是一般人啊!

胡璃不知道的是,就算隻是以陳飛個人的身價來講,已經是絕對的可以穩穩的勝過自己整個家族,就算是冇有什麼手段,就正麵的對胡家發出對抗,那陳飛也是絲毫不懼的。

因為,陳飛的錢,可都是自己實實在在的錢。

但是反觀胡家呢?

雖然資產上來比較,陳飛和胡家是差不多的。

但是胡家的人口眾多,真的算下來,有錢的人也隻是掌握在極個彆人的手裡。

其實就算是胡璃的父親,胡家現在的家主,也不是胡家最有錢的人,真正財政大權,還是掌握在不同人的手裡,這些人綜合起來,才頂得上一個陳飛!

當然了,這些話,陳飛並不會對現在的胡璃去說些什麼的。

日後的結果,肯定會以一個清楚的姿態展現在大家的麵前,現在陳飛,確實是冇有什麼必要去多說些什麼,證明什麼的。

“嗬嗬,胡璃妹妹,這些,就不用你個女孩子去操心了,你隻需要知道,陳飛哥哥會將一個完整昌盛的胡家交給你,並且,讓你徹底掌握這個家族就好了!”

“到那個時候,整個胡家都將在你的掌握之下,你說,我們還用怕什麼胡家的製裁和針對麼?”

陳飛對著麵前還是有些不明就裡的胡璃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