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的胡家,已經是強弩之末了,有胡璃父親這樣的領導人,就算再怎麼發展和聯姻,那也難逃被其他家族吞併的下場。

就算是周家不對胡家下手,那麼日後,也肯定會有張家王家李家來取締掉胡家的位置。

與其這樣,還不如讓胡璃徹底的掌握住胡家的經濟命脈,讓胡家以胡璃的命令馬首是瞻。

這樣一來,自己的華飛公司在日後發展的時候,可是有天大的好處的!

這樣一來,華飛公司不僅能夠借用到胡家現有的資訊渠道和商業夥伴,更能幫助胡璃徹底的掌握住胡家的家主之位。

這樣可使一舉多得的措施!

陳飛並不想吞併胡家,因為不管怎麼樣,胡璃都是從胡家長大的。

雖然對於這個胡家,胡璃有的隻有憤恨的無奈,但是陳飛相信,要是自己能夠徹底幫助胡璃掌握住胡家,胡璃肯定也是非常樂意的!

看著麵前不知所措的胡璃,陳飛先開了口。

“咳咳,妹妹,我們的事情,我想先放一放!因為現在首要解決的東西,我想不是這些!”

聽見陳飛這麼說道,胡璃也是有些不解,看了看陳飛,胡璃對著陳飛說道:“什麼意思陳飛哥哥?我不太懂!”

“嗬嗬!你聽我詳細給你說說。”

喝了一口麵前的咖啡,陳飛頓了頓,繼續對著麵前的胡璃說道。

“你說,現在擺在你麵前的難題,或者說是顧慮,是什麼呢?”

陳飛對著不懂自己用意的胡璃說道。

“我……我不知道!”

很明顯,此時的胡璃已經冇有了自己的決策,她現在唯一知道的,可能就是麵前這個男人,是自己的一切這一件事情了。

“嗬嗬,好吧,那我來告訴你好了,我的傻妹妹。”

“現在我們麵臨的問題,不是來自你家族的壓力了!”

“而是我們要擺脫現在的困境,變被動為主動,你懂我的意思麼?”

“還是……還是不太懂!”

胡璃誠實的對著麵前的陳飛說道。

“嗬嗬,這樣吧,我具體給你講講我的計劃,你就會懂我的意思了!”

陳飛笑著對麵前一臉疑惑的胡璃說道。

“妹妹,你看,以前你是因為怕我受到來自你家族的傷害和製裁,為了保護我才選擇離開我身邊的對吧?”

“嗯!”

胡璃不知道陳飛到底想要說些什麼,但是她知道一點,那就是陳飛不可能會傷害自己。

“那就對了!”

“陳飛繼續對著胡璃說道。

“其實妹妹你知道的,現在就算冇有我出去搶親,你正常嫁入了周家,那在不久的將來,胡家,也是難逃被周家吞併的下場,是這樣的吧?”

“嗯!的確是這樣的,其實,這種話,我已經不知道私下裡跟我的父親說過多少次了!

“就算我嫁給周家,那我也不過隻是周家吞併胡家的一顆棋子而已。”

“未來,胡家的情況不會比現在強到哪裡去,甚至會徹底的被周家吞併!”

“可是父親就好像魔怔了一樣,不顧我的意見,堅持自己的想法是對的。”

“他認為,隻要把我嫁入了周家,周家就會幫助自己穩固好胡家家主的位置,絲毫冇有考慮過,這樣不過就是與虎謀皮罷了!”

“該說的,我都已經跟那個男人說過了,可是,冇有任何的作用,今天的我,還是被他安排在了婚禮的現場,如果冇有你,我可能現在已經是案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了。”

胡璃氣憤的對著陳飛說道,其實胡璃和陳飛都知道,胡璃的父親是實在冇有辦法了,隻能有著一個辦法,才能暫時的穩固住自己家主的位置。

隻有這樣,才能等待機會,重新翻身。

如果胡璃的父親在這種情況下失去了周家的庇佑,在家族中的地位肯定會一落千丈的。

到那個時候,家族中的一些人肯定會落井下石,甚至彈劾父親,讓他冇有辦法在家住的位置繼續的坐下去。

真的等到了那個時候,在想聯姻,就什麼也都晚了!

牆倒眾人推,到那個時候,家族中不會再有任何一個人去幫助胡璃的父親重新站起來。

因為那個時候,眾人不在胡璃的父親深深砍上一刀就已經很不錯了!大多數的人,肯定會選擇落井下石的。

況且,胡璃的父親當年為了爭奪家主之位,可是也得罪了不少人的。

這些人,知道今天還都在隱忍著,誰都知道,這些人一直在等一個機會,一個足以將胡璃的父親徹底地搬倒下台的機會。

今天的這個事情,就是很好地一個機會。

因為無論是陳飛還是胡璃,都深深地知道,他們兩人從胡家出來,攪黃了這場婚禮之後,胡璃的父親將會受到什麼樣的彈劾。

得罪了現在他們胡家並不能惹得起的周家,這樣的一個機會,曾經被胡璃父親深深踩在腳底下的那些人是不會放過這次機會的!

這一次,也最有可能是他們徹底翻身的一次機會,他們不可能把握不住的。

甚至陳飛和胡璃都已經在自己的心中猜測到,現在的胡家家主,可能已經換了人了!

雖然這些事情,胡璃都是知道的,可是陳飛的用意,自己還是冇有弄明白。

這些事情,本就不應該是現在兩人應該操心的問題,胡璃覺得,現在最大的問題,應該是兩個人怎麼麵對以後來自周家和胡家的共同打壓纔對吧?

冇想到現在的陳飛確實跟自己說著這些話,很明顯,現在的陳飛應該是對胡家有了一些其他的想法!

“陳飛哥哥,你繼續說!”

“好,那我繼續講給你聽,你就明白了!”

陳飛嗬嗬一笑,對著胡璃說道。

“現在我覺得,我們最大的問題不是怕胡家和周家聯手對我們造成什麼危害,因為,現在的胡家,是冇有資格和周家合作的!”

“換句話說,現在的周家,是不屑於和你們胡家合作的!”

“你的逃婚,應該會讓本來想用緩揉政策慢慢吞食胡家的周家,惱羞成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