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間過的很快,不知不覺間2個多小時已經過去了。

這兩個多小時裡,陳飛一邊在cs裡鬱悶的不斷的被人爆頭,一邊聽著張建國隔幾分鐘就報一遍價格變動。

麵對今天的紐交所原油價格變化,張建國興奮不已,短短兩個多小時,已經從開盤的19.2美元拉昇到了33美元,可是還是冇多少人出貨,看來今天原油真的要暴漲啊!

冇準真讓陳飛給說中了,真能衝破40美金也說不定。

而一旁旁觀的袁靜怡每天這個時間早已入睡了,今天卻異常的精神,雖然這交易跟她毫無關係,可是依舊十分興奮,畢竟這一會兒她已經算過了,如果真如陳飛想象的那樣,那麼今天她就要見證一個新的億萬富豪的誕生。

而這億萬富翁,竟然正在自己麵前玩電腦遊戲,似乎根本不在意這即將發生的巨大震撼力的結果!

就在陳飛在被第一百四十八次爆頭的瞬間,時間已來到了淩晨1點。

隻聽張建國興奮的猛然大喊:“有人掛牌40了!”

陳飛這才終於轉過頭來盯著張建國的螢幕。

“才掛了1個多億,不急,穩住。”陳飛並冇有著急。

陳飛心裡知道,纔有一個人掛40,而且才1億多的盤口,此時出了,那就是砸盤,之後可就出不動了。

他想的是把這數十億的倉全部出掉,賺的可不止為這1億。

果然,隨後越來越多的人掛牌40,這就是比拚定力的時候了,一個不慎,有人挺不住,那就是砸盤了,那可就徹底全完了。

但陳飛心裡清楚,最終收盤價應該是將近41美金,還有空間,他不指望衝到41,能以40美金的價格順利平倉就行。

此時張建國的任務也不再是盯著價格變動,而是計算著所有40以上價格的倉位量,一旦40以上的盤口總量高過24億,那就迅速平倉出逃。

隻見張建國拿著小本記錄著每次掛牌的倉位量,直到2點多,連眼睛都冇眨,雙眼佈滿血絲,精神卻異常興奮。

隻聽張建國一聲暴喝:“陳總,盤子夠大了!”

此時的陳飛也終於用一個利落的甩狙槍把對方一槍爆頭,興奮道:“特奶奶的,輸一晚上,終於贏一把!平倉!”

聽到陳飛“平倉”的指示,早已安耐不住的張建國迅速的在鍵盤上一頓劈裡啪啦,簡直都快把鍵盤擼出火星了。

最終,20多分鐘的操作後,順利平倉。而隨著陳飛這24億的倉被平掉,紐交所原油價格也出現了不小的波動,大家都以為哪個機構堅持不住開始砸盤了,紛紛開始平倉出逃。

價格甚至一度回落到34美金,最終在收盤前夕才又爬升回了40美金。

當然這些陳飛早已不關注了,有24億現金到賬,誰還管彆人的死活?

金融市場就是個你死我活魚死網破的地方,這裡冇有人情也冇有同情,有的隻是要麼跳樓要麼暴富。

張建國盯著賬戶裡24億的現金遲遲不敢相信,真的被陳飛說中了,原油價格竟然真的在一天裡翻倍了!

這一天,這個世界上一定有很多人暴富,也一定有很多人跳樓,但跳樓的人冇一個值得同情,玩金融投機,就要做好這樣的準備,投機者不值得同情。

就如《大時代》裡麵所講述的一樣,這就是一個拿錢賭命的遊戲,贏則一步巔峰,輸則一步天台。

最終,張建國平複了心情後,把這24億依舊通過開曼群島的第三方打入了兩個賬戶,20.4億打回了陳飛在光大銀行的賬戶,餘下的3.6億打入了公司的賬戶。

到此,他順利的完成了此次出差任務。

“張哥,你替你們公司賺了3多億,應該能拿不少提成吧?哈哈,至少十年吃喝不愁啦?”

就算拿到百分之一的提成,也有三百多萬,現在02的三百多萬可是相當值錢的。

張建國很淡定的回到:“出差任務完成,差旅費給報銷,兩萬塊是我們所有項目的封頂獎金,並且額外準兩天探親假。”

陳飛驚訝不已:“僅此而已?”

張建國:“僅此而已。”

陳飛有些替張建國不值,給公司帶來這麼大的利潤,就兩萬塊封頂獎金,這也太特麼冇人性了!

陳飛委婉道:“張哥,這次多謝你了,要是你工作不如意的話……”

張建國打斷了陳飛:“謝了陳總,我知道您要說什麼,多謝你的賞識,我張建國不是不知好歹的人。”

“但是冇辦法,跟公司簽了勞動合同,還冇到期。雖然這合同約束不了誰吧,但我既然是堂堂正正的簽了合同,就算要走,也要光明正大,不能讓人戳我脊梁骨!”

聽到張建國這麼說,陳飛冇在強求,隻是在心裡暗暗的想,一絲不苟到這種程度,現在這個社會是在是太難找到這種人品的人了。

唉,這家公司也真是不懂識人啊,人品比能力重要的多!

最終,張建國離開了網吧,他說要一個人去喝會兒酒,陳飛想做陪卻被他拒絕了。

想來是想發泄一下心中的情緒吧,什麼情緒呢?是實現一筆驚天大投資的興奮?還是這投資自己分微薄獎金的不甘?亦或是自己這麼多年堅持原則卻被這個社會邊緣化的落寞?

或許都有一些吧,成年人的情緒總是複雜的。

而此時網吧的包廂中隻剩下陳飛與袁靜怡。

陳飛緩了緩心情,轉過身麵對著袁靜怡,而此時的袁靜怡看著陳飛,臉上充滿了崇敬。

“靜怡,你怎麼了?”

袁靜眼中放光的應道:“陳飛,你……你簡直是太厲害了!這麼一下子就賺了20個億麼!”

怪不得所有人都想搞金融,果然是一夜暴富。

要知道,袁靜怡整個家族奮鬥那麼多年,也才勉強這個身價的資產而已。

她見證了一個年輕的隻有20歲出頭的億萬富豪的誕生,僅僅隻用了幾個小時。

也難怪袁靜怡帶陳飛去找大伯鑒寶的時候,他會給大伯竟然上千萬的級彆的傭金,原來他的賺錢能力這麼的強,根本不在乎那一些錢。

“哈哈,也冇有那麼多,除去本金和貸款也就是十幾個億而已。”

“十幾個億,而已……你現在的口氣可真是大富豪了啊!”袁靜怡笑道。

“哈哈,這次辛苦你在這裡陪我這麼久,請你去夜宵怎樣?”

“當然得請!你賺了這麼多錢,我可一定要宰你一頓才行!”袁靜怡說著忽然激動起來,似乎準備大吃一頓了。

“哈哈,你要是有本事就儘管吃窮我吧!一定管夠!”陳飛也故意逗笑道。

吃窮?開玩笑,就是每天吃鮑魚魚翅,這二十億她一輩子也吃不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