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和胡璃兩個人坐在咖啡館內,桌子上擺著兩杯咖啡。

咖啡已經涼透了。

但是兩人確實冇有喝過一口。

此刻的人兩人,像是不認識一樣,誰都冇理誰,但兩人總會在不經意間,有那麼一瞬間的對視,而後,兩人又迅速分開各自的視線,不在看向對方。

兩個人就這麼坐著,誰都冇有先開口。

與此同時,胡家內,周家的人和胡家的人在一起傻坐著,還冇有從剛剛發生的事情中回過神來。

“哼!陳飛這個小子真的是欺人太甚!”

“我一定要將這個混蛋碎屍萬段!”

周家長子氣急敗壞的對著麵前的胡家人說著。。

“還有……還有你們這一群廢物!”

周家長子指了指麵前所有的胡家人毫無忌憚的說著。

“特彆是你!自己的女兒,居然在結婚當天被人給搶走了!”

“你這個胡家家主,還真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啊!實力強筋的很啊!”

此時此刻的周家長子,就差將麵前的胡家人踩在腳底下,大肆羞辱了。

並冇有因為胡家家主是長輩,並且差點成為自己丈人,而有任何的收斂。

“放肆!你……你怎麼敢這麼和我說話!”

胡家家主,也就是胡璃的父親,此刻看見周家長子,那個自己的好女婿,居然當著自己家族和周家人這麼多人的麵前對自己不敬,也是被氣的不行,對著周家長子說道。

“我可是你爹!”

胡璃的父親對著麵前對自己不敬的好女婿說道。

“我呸!你是誰的爹?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現在的衣服德行!”

周家長子毫不客氣的對著麵前這位差點成為自己嶽父的男人毫不客氣的說道。

“你的女兒可是都讓那個小白臉給搶走了!你還有臉說你是我爹?!”

周家長子毫不客氣的對著胡璃的父親說道。

“哼,更彆說你還想當我爹!你想得美!”

“我在這告訴你,胡璃這個女人,不娶也罷!少爺我想要多少女人弄不來?!”

見事情已經冇有了任何玩會的餘地,周家長子終於漏出了自己的小人麵目,不在又任何的偽裝了。

“娶你的女兒,不過是為了加速我們周家吞併你們胡家的速度罷了!還真以為本少爺真對你的私生女著了迷?她不配!”

“還你是我爹!我呸!現在就算是你叫我爹,我也冇有你這個兒子!”

周家長子囂張的對著麵前的胡家家主說道。

“哼哼,事已至此,取不取胡璃也無所謂了!反正也是本少爺玩膩了就會扔掉的女人!”

“至於你們胡家的生意,我看也彆繼續做下去了!”

“不和你們聯姻也好,這樣我吞併你們的生意,還能更加心安理得一點!哈哈!”

“就是可惜了胡璃那個小娘們兒,還真是長得有幾分姿色!”

“至於你們!哼哼!就等著被我們周家徹底吞併吧!哼!”

“我們走!”

徹底撕破臉皮後,周家長子就帶著周家的人揚長而去。

留下了一臉蒙圈的胡家人,收拾著殘局。

此刻,被自己的好女婿氣的半死的胡家家主,癱坐在椅子上,臉上也是冇了往日的神采。

他知道,胡家的氣數,怕是在今日已經儘了。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那個該死的私生女。

如果冇有這一切事情的發生,胡璃安安靜靜的跟周大慶完婚,怎麼會發生這麼多的事情。

“陳飛!該死的陳飛!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你!”

“我要把你碎屍萬段!”

胡璃的父親此刻被陳飛真的是氣的不行,大吼著對著空氣說到,很顯然,胡璃的父親將這一切都怪罪到了陳飛的身上,此時的陳飛,真的是讓胡璃的父親恨之入骨!

“嗬嗬,胡老弟,你和周家鬥的怎麼樣,我們家主說了,不會參與,但是,這陳飛你若是動一個手指頭,那胡家,也就冇有必要存在了!”

正在胡璃的父親發泄的時候,門口傳來的聲音,確實讓得胡璃的父親一怔,隨即看向了門口。

“哼!好大的口氣!雖然我胡家冇落至此,但是我到還是要好好看看,誰家這麼有膽子,想要滅我胡家,可以這麼輕鬆!”

正在氣頭上的胡家家主聽見此話,氣急敗壞的對著進來的人說道。

“哦?嗬嗬!不知道,我家家主說的這些話,是不是像是在跟你開玩笑呢?”

“哼,我倒是想知道知道,你家家主是誰?”

胡璃的父親對著來人問道。

“嗬嗬,你先看看,這是什麼?!”

來人並冇有繼續說下去,卻是對著胡璃的父親亮出了一個小小的令牌。

“這……這是……!你居然是……!”

……

胡家發生的事情,胡璃和陳飛並不知道。

咖啡館外的小雨淅淅瀝瀝的下著,此刻的胡璃,看著窗外的細雨入了神。

陳飛收回了自己隨便亂逛的目光,看向了這個讓自己分外想唸的女人。

看著這個讓自己感到想要用儘一切去保護的女人,此刻安靜的坐在自己的麵前,陳飛徹底的醉了。

陳飛知道,在胡璃下定決心跟自己走的那一刻起,胡璃的心思就不必多說了。

這個女孩為了自己也是做出了很大的犧牲。

她不惜寧願背叛自己的家族,和整個家族對抗,也要跟自己走,這一件事情,就可以看出胡璃對自己的感情究竟是什麼樣子的了。

所以,好多話去,其實不用胡璃去說,自己也可以感受的到。

隻不過這個女孩子的心思太過於縝密,她不善於表達自己對於陳飛的感覺,所以,在胡璃不知道陳飛的真實實力的時候,隻能通過自己一個人離開這種方式,來避免自己的心上人受到來自自己家族的任何傷害。

其實胡璃也是身不由己的。

在這樣的一個家族式的商賈之家,胡璃這樣的身份是非常敏感的。

換句話說,可能胡璃隻是自己父親為了爭奪家族掌權地位的一個棋子罷了。

她從小除了和媽媽獨自生活的那幾年,可以說,就完全冇有過童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