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不是在上演什麼霸道總裁的電視劇,這是現實的生活。

陳飛如此霸氣的一番話,那是直接引爆全場。

“我明白這個男人是故意等著這個時刻出現,但是我不知道他的自信從哪裡來,就現在的情況來說,他是已經達到目的。這一次的婚禮不管是有什麼樣的結果,那都是不可能會是繼續下去。可是他也是有可能會涼颼颼,周家一直都是心狠手辣的存在。”

“誰都是知道怎麼樣的一回事,現在周大慶隻怕是想要將這個男人給直接弄死,要知道從今以後誰都是知道周家是要變成一個真正的笑話。一說到什麼婚姻的事情,大家都是會想到這邊的笑話了。”

“嗬嗬,即使是笑話又怎麼樣,大家都是明白這邊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況。還有要是這個男人死去了,到時候誰還會有什麼樣的想法呢?”

很多人都是一臉嘲諷的說道,他們倒是有心思在這邊幸災樂禍,周大慶又不是他們的親人。

還有今天這邊和他們也冇有多大的關係,他們隻是過來參加婚禮,就是這邊死了多少人,那都是無所謂的情況。

周大慶是冇有辦法繼續忍耐,他是怒吼道:“來人,給我殺了這個傢夥,誰殺了他,我也是給那個人一百萬。你的父母和孩子,我周大慶都是會幫你照顧好,不會讓孩子有一點被人給欺辱的情況。”

這都是已經可以看出來,周大慶是已經到了瘋狂的地步,他是怎麼都不願意看到陳飛繼續在這邊囂張。

尤其是現在周圍的那些嘲諷的聲音,那是直接洞穿了他的內心,他彷彿都是在聽到其他人在說,這是一個真正的綠帽男。

儘管他和胡璃是還冇有去領結婚證,但是在這些人看來,胡璃已經算是他的人了。

可是就現在這種情況下,他的人竟然跟著另一個男人走了,這代表什麼樣的事情呢?

那就是他冇有本事將自己的女人給留住,他就是一個廢物一樣的存在。

男人可以冇有錢,甚至可以冇有勇氣,但是不能夠出現女人被人給帶走的情況。

對於男人來說,一旦出現這樣的情況,這是比死還難受的事情。

這不,重賞之下必有勇夫,有些保鏢都是已經包圍過來。

他們都是有一些猙獰的看著陳飛,他們是認為陳飛就是一個移動的錢包。

殺了陳飛有什麼樣的後果,根本就冇有人去想過,大部分的人都是認為陳飛就是那麼一回事。

至於殺不了陳飛,這種事情更是不可能會出現在他們的腦海裡麵。

若是他們都是冇有辦法殺的了陳飛,那是誰纔可以殺的了陳飛呢?

隻是他們都是太高看自己這邊,他們根本就冇有辦法靠近陳飛。

柳雲龍是真的冇有辜負陳飛,他是用自己的力量將其他人給放倒了。

“這個人也是牛逼哄哄,這樣的保鏢是在哪找的?這算是無敵的情況吧?”

“我算是明白,為什麼這個小子有勇氣過來找麻煩了,這應該是傳說之中的兵王吧?”

“是不是兵王,我也是不好說,但是我敢說這個男人肯定有底氣的了。隻是到底是什麼樣的家底,敢這樣囂張呢?”

很多人都是紛紛打聽陳飛的訊息了,因為他們都是預感到這一次要有天大的變數出現了。

周大慶看著自己的保鏢被一個個打翻在地上,他的內心有一些焦慮,他是從未想過陳飛的保鏢會是這樣厲害的。

對他來說,這種事情也是極其難以置信。

周家的人都是有一些擔憂。

因為他們都是已經感覺到有些事情失去了控製。

周大慶也不知道在想什麼東西,他突然看著柳雲龍說道:“你讓開,我給你五百萬。”

這可是很大的一筆數字,這換成是誰都是有可能會是有一些刺激。

在場的人卻是被這個傢夥的智慧給刺激到了,因為按照周大慶的操作,這樣的事情是極其正常的情況。

全場都是在看著柳雲龍,因為他也是決定了許多的事情。

陳飛則是一臉平靜的看著這一切,他是絲毫不在意有什麼樣的情況。

因為他比誰都是明白,有些事情即使是想要阻攔都是不可能阻攔的了。

況且柳雲龍是一個聰明人,他也是不可能會搞出什麼樣的事情。

“我呸,你算什麼東西,你也配收買我,我的老闆是陳飛,他的意誌就是你們的主宰,誰要是想要找他的麻煩,那就是要問過我。”

柳雲龍一臉囂張的說道,他是絲毫不在意什麼樣的情況,反正對他來說,隻要這些傢夥傷不到陳飛就是了。

眾人都是羨慕的看著陳飛,這樣的勇士本來就難找了,更是不要說這樣忠心耿耿的存在。

陳飛是搖了搖頭說道:“唉,你說你除了這樣的手段,還有彆的手段嗎?說真的,你這樣的傢夥看起來是真的和一條狗差不多啊。除了依靠家世,你似乎是一無所有,可是你即使是依靠家世,你依舊是不如我啊。”

這一句話說出來,那是讓周大慶的臉色都發黑。

要知道他一直引以為傲的地方,那就是他的家世比陳飛好。

在他看來陳飛這樣的傢夥有多麼的厲害,那都是冇有什麼樣的意義,唯有足夠的人脈纔是可以走的更加遙遠。

可是當陳飛如此貶低他擁有的一切,他就是有一些抓狂了。

“哼,有一個人能打,那算什麼本事,你很快就會見識到我周家的厲害。”

周大慶依舊強撐著說道,他是有自己的驕傲。

隻是陳飛掃了他一眼,然後不屑的說道:“是嗎?我也是記得周家上市了,我怎麼都要給你一個巨大的驚喜,比如現在這種時候……”

陳飛說完這一句話,他是直接拿出自己的手機,然後撥通了一個號碼:“給周家一個驚喜。”

那些人都是不明白,陳飛準備做什麼。

可是很快有些訊息靈通的人都是已經知道,有一家大公司直接釋出了一個計劃,那些計劃和周家的一些計劃近乎是重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