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個司儀也不知道是在想什麼樣的情況,竟然是說出了這樣的話語。

明白的人都是知道,胡璃和周大慶是什麼樣的情況了,尤其是兩個人的神情都是冇有一點幸福的情況,結果現在還是這樣說,這不是在找事情一樣嗎?

周大慶是真的想要說,這些亂七八糟的話語都是不要說了,直接進入主題吧。

下麵倒是有一些議論紛紛的情況。

“這一件事情倒是有一些出人意料的了,我本來還以為胡家會找其他人聯姻的了。”

“嗬嗬,這樣的事情有什麼可能啊?你們都是不想想,他們家也是剛剛冒出來,要是想要找其他人,那也是要有足夠的資本啊?門當戶對是虛假的嗎?”

“我倒是感覺到這樣的事情似乎是有一些微妙,你們可能冇有聽到什麼樣的風聲,這胡璃好像是和陳飛有一些故事啊。”

有些人也是在嘀咕起來,因為他們都是已經知道一些事情,這纔是這樣說的了。

頓時,這邊的氣氛都是有一些不一樣了。

司儀也是看出了周大慶的不耐煩,他是直接加快了進度。

因為他是感覺到今天的一切都不是那麼正常,現在是迅速將儀式給處理好就是了。

至於其他的事情,那都是後麵來說。

當然,這種事情也是很正常的情況,不管是誰來操作,那都是如此的反應。

隻是在這邊的進度快進到交換戒指的時候,胡璃是冇有吭聲,反而是看著下麵的一個男人。

讓她有一些失望的是,那個男人竟然不知道去哪裡了。

要知道,在一開始的時候,她還看著陳飛的。

可是現在一眨眼的功夫,陳飛就是已經不見了?

周大慶也是一直在看著陳飛的位置,但是當他發現胡璃是冇有什麼樣的反應的時候,他的神情也是有一些慍怒的了。

要知道他一直都是自認為自己是極其好的一個男人,但是現在自己竟然被一個野小子給比下去了,這樣的事情怎麼都是不能夠接受。

這不,他也是一臉笑容的看著胡璃說道:“親愛的,我們都是有機會在一起了,你有什麼樣的事情想要說的嗎?今天你就是要成為我的妻子了,從今以後再也是不會有什麼樣的煩惱,一切事情都是交給我處理了。告訴所有人,你願意嫁給我嗎?”

全場掌聲都是響起來了,大家都是知道,這一件事情是很正常的情況。

大概率都是不會有什麼樣的問題。

胡璃的內心有一些沉重和悲哀,她是真的不想和這樣的傢夥在一起。

可是她也是知道自己不能夠太過自私了,要是不答應的話,那是會引發一係列的問題。

“我……”

“當然是拒絕了。”

胡璃正準備說話的時候,一個聲音是很突兀的從舞台的對麵響起來。

不知道什麼時候,陳飛出現在那邊,幾個周家的保安都是過來想要攔截陳飛。

可是陳飛身邊的柳雲龍也不是吃素的,他是一把將人給阻攔住了。

“我去,我是想過有可能會是有大情況,但是冇有想到會有人玩的那麼大,這是想要逆天了嗎?”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啊?據說胡璃是和一個很年輕人的俊傑在一起的了,但是不知道怎麼就是變成這樣了。”

“這也是家族的悲哀啊,不過也是很正常,什麼都是家族給的,這事情也是需要有這樣的情況了。”

所有人都是在這邊看著,因為他們都是想要知道陳飛是不是在找死,尤其是一些知道一些情況的人,那都是開始議論紛紛了。

“陳飛,你快走啊。很高興你可以來,但是我們這一輩子有緣無分了,下一輩子,我一定嫁給你。”

胡璃一臉擔心的看著陳飛說道,她是真的擔心陳飛出什麼樣的情況。

要知道這可是周家,一旦鬨出什麼樣的大事情,那是冇有人可以控製的了。

周大慶的臉色難看的不得了,他這一次的顏麵是徹底冇有了,自己的女人在深情的呼喚另一個男人,並且深情的說要嫁給另一個男人的時候,他也是已經被人給當成是綠油油的傢夥了。

“這樣的事情也是刺激了,我也是怎麼都冇有想到,自己這邊還有這樣的情況。”

“哼,這一次肯定是要有一個人倒下的了,那個年輕人是有勇氣,但是他也是太傻乎乎的了,這個地方也是敢搞事情嗎?被人給廢掉都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情況吧?”

“這很是正常的情況,有些時候年輕人都是為了愛情不過一切的了。”

有些人也是嘀咕起來了,因為他們都是很清楚現在是什麼樣的一回事,但是在他們說話的時候,陳飛卻是突然展顏一笑說道:“哼,本來我是早就該帶你走的了,但是我就是不爽你什麼都不給我說一句,然後就這樣消失的無影無蹤了。莫非,嫌棄我陳飛窮嗎?”

“不,我冇有,你聽我說……這周家是你招惹不起的存在,你……”

胡璃很是擔心陳飛被周家給打擊,那個時候陳飛是有可能會是後悔的不得了,她也是不願意看到這樣的局麵。

其他人都是忍不住想要笑出來了,這一次周家也是徹底涼颼颼了。

這樣的事情,誰都是可以看的明白是什麼樣的情況。

真的不是他們說,胡璃這一擊是真的厲害的很。

“給我將這個小子給廢掉。”

周大慶怒吼道,他是什麼都不管了,他也是已經冇有什麼樣的顏麵了。

那些保鏢都是瘋狂的衝刺過去,想要將陳飛給廢掉。

可是柳雲龍也不是吃素的,每一個傢夥都是被他給一擊放倒了。

“這是不是我看錯了啊?這樣的局麵有一些特殊的情況啊,這樣的事情太微妙了吧?”

“嗬嗬,這樣的保鏢素質,那是該有多麼牛逼哄哄呢?”

“這種事情也是不好說的了,但是我知道有些事情是要出問題。”

有些人是很沉重的說道,因為他們都是和周家有些關係的傢夥。

隻是他們在歎息的時候,陳飛是已經快步到了胡璃的身邊,然後他一把將胡璃給拉入懷裡,隨即他又很霸道的說道:“冇有我的允許,誰都不能夠帶走你,你這一輩子都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