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邊都是人家的地盤,一旦出什麼樣的事情了,那都是冇有辦法回頭的了。

一些準備進去的人,那也是有一些詫異的看著這些了。

周大慶卻是率先說道:“哈哈,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我也是怎麼都冇有想到你還真的是會出現在這邊,這一次也是很有意思,我們都是進去吧。要知道,我們的婚禮冇有你的祝福,那都是不合適的情況。”

周大慶也是極其不要臉,這樣的話語都是說的出來。

“我去,我是感覺到他們好像是很不對勁的情況啊?”

“這明顯就是這樣的情況啊,說不準會有什麼樣的麻煩呢?”

“唉,我也是感覺到周大慶年輕氣盛,這樣的事是真的不應該如此的情況?”

有些賓客倒是知道什麼樣的情況,他們都是忍不住歎息起來。

當然,知道陳飛身份的人是冇有多少個,大部分都是感覺到周大慶這樣做事情不合適而已。

就在眾人以為陳飛會怎麼樣的時候,他卻是笑著說道:“邀請我來了,不知道我在哪一個地方坐著呢?”

周大慶是目瞪口呆的看著陳飛,因為他是做夢都冇有想到,陳飛會是這樣的反應。

胡璃的內心滿是痛苦,她本來還以為陳飛會是有多麼激動的反應,但是現在這樣的平靜,那是讓她一度都是以為自己過去的事情都是幻覺。

“怎麼,找我過來,你不會是冇有準備我的位置吧?周家怎麼都算是大戶人家了,但是這樣的一個位置都冇有,這也是讓人有一些寒心的了。”

陳飛很是嚴肅的說道,好像這真的是很大的情況一樣,周圍的人倒是已經知道什麼樣的情況。

這是要出大事情了啊?

胡家是提前安排人過來了,但是在看到這樣的情況,那個人是緊急的彙報給家裡麵。

“我去,陳飛好像有什麼樣的情況,他是竟然想要直接進去,這是想要做什麼嗎?”胡家盯梢的人有一些擔憂的說道,他也是不知道自己這邊該怎麼樣做了。

“靜觀其變,儘可能的不要讓陳飛搞事情,要不然有可能會是出大事情。”

胡龍是有一些緊張的說道,他是已經差不多到了。

可是就現在的情況,那是真的不好說。

周大慶是安排人將陳飛給帶進去了。

至於陳飛的賀禮,那是冇有人看到。

不過周大慶是冇有在意,因為他是有幾分高興的看著胡璃說道:“看到了吧?這就是你選擇的男人啊?這是冇有一點膽子啊,但凡他要是有一點勇氣,你何至於看到這樣的場麵啊?”

胡璃冇有吭聲,她也是看不明白陳飛。

要說陳飛想要搞事情的話,那剛纔陳飛都是應該搞事情了。

又或者是在儀式開始的時候搞事情,但是現在算是什麼樣的情況啊?

一時間,胡璃都是有一些看不明白的了。

當然,她也是不去想那麼多,反正有些事情也是已經很壓抑。

陳飛坐在一個角落的位置,他剛剛坐下來,身邊的那些人都是有一些好奇的看了他一眼。

“兄弟,不知道在哪一個地方高就,你是周少的朋友嗎?”有一個人是很客氣的看著陳飛問道,並且給陳飛上煙,這邊的人抽的都是比較大的牌子。

“我和他的關係是十分的親密,兩個人都是很好的朋友。”

陳飛笑著說道,他的眼神都是帶著一些奇異。

這是真的好,要是他待會不阻攔的話,兩個人會是更加的親密,這樣的事情是不可能發生。

“這樣啊?那倒是好的很啊,我也是周少的朋友,這一次周少可以抱得美人歸,那也是有一些不錯了。我聽人說,周少的老婆好像是彆人的女朋友,但是因為某些情況,那是直接就這樣成了。按照我想來,那個男人估計都是要氣炸了吧。”

給陳飛敬菸的人都是很隨意的說道,他是真的冇有想那麼多。

“嗬嗬,誰說不是呢?我也是感覺到有些傢夥都是腦殘,總是想要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真的以為自己有多麼的牛逼哄哄嗎?要知道,周家可是這邊赫赫有名的大家族啊,一般人靠近他們,那都是可以得到無數的利益,更是不要說直接聯姻了。”

“今天當地有頭有臉的人都是慢慢來了,我本來還以為這邊會是出現什麼樣的大情況,但是什麼樣的情況都冇有出現啊。”

“這事情有什麼好想的啊?有多少個傢夥會為了女人給自己找麻煩啊?真的不是我說,這些傢夥都是冇有膽子的匪類。”

一個個都是笑著說道,他們也是開始八卦起來了。

陳飛則是在心底冷笑,這些傢夥是不是真的以為一切都是在掌握之中呢?

周大慶是讓人時刻看著陳飛,但是在發現陳飛冇有什麼樣的異動之後,他們都是沉默下來了。

因為對他們來說,陳飛不搞事情就是最好的情況了。

周大慶倒是因為這事情被他父母給訓斥了一頓。

要知道他不去搞事情,陳飛根本就不會是這樣提前過來。

隻是他們都是不知道,就是周大慶不搞事情,陳飛也是一樣會過來的。

有些人是不會忘記的。

很快就到了儀式的時刻。

胡璃的情緒一直都是不高,因為她不知道陳飛會怎麼樣做,但是她的內心充滿了壓抑和無奈。

要是可以的話,她是真的不想這樣搞事情的,但是她是知道自己已經冇有選擇了。

這是一個很被動的事情。

說真的,胡璃這個時候是真的後悔了。

要是可以的話,她也是想要和陳飛說話,然後和陳飛溝通好一切。

若是陳飛真正放棄了,那她也是可以死心,可是她什麼都冇有說,這一切都是讓陳飛自己找尋。

這種情況下,陳飛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她是真的一點底氣都冇有了。

“今天,我也是很榮幸來這邊主持周大慶先生和胡璃小姐的婚禮,他們也是我主持婚禮見過最為恩愛的一對夫妻了,這樣的人也是讓人有一些羨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