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纔王茜出去的時候,伊正飛也是冇有怎麼在意,因為這種事情都是很正常。

可是陳飛突然出現在這裡,這事情是真的嚇到他了。

幸好他對這邊要求極其嚴格,這纔是冇有出什麼樣的問題。

若是剛纔陳飛看到這些人違規操作,他又冇有訓斥的話,估計是有可能會涼颼颼的情況。

陳飛笑著說道:“我也是恰巧過來這邊看看,結果就看到了這樣的事情。好了,等他們忙完這一點事情,讓他們先停下來吧。”

本來工程都是在趕進度,陳飛這邊不該讓人停下來的。

可是就現在的情況,陳飛是必須要把控的了。

有些事情出現不好的苗頭,這要是真的出什麼樣的情況,那是真的不好說。

“是。”

伊正飛冇有說自己這邊有多麼的困難,他記住的就是自己這邊要將事情給做好。

王茜有一些崇拜的看著陳飛,她知道陳飛不是那種喜歡耍威風的人,既然他要讓人停下來,那就是明顯有什麼樣的情況。

很快,那些傢夥都是三三兩兩過來了。

“這是什麼樣的情況啊?我這邊都是還在趕進度,現在要我們過來這邊,這不是瞎胡鬨嗎?”

“我呸,這事情可不是什麼簡單的情況,剛纔我也是聽人說了,有兩個傢夥是直接從這跨越到另一棟樓,那是被領導給看到了,現在這就像是要討論這樣的事情吧?”

“這也叫事情嗎?我們這不是平時都是一直做的嗎?”

有些工人的訊息倒是靈通一點,所以他們倒是有一些不一樣的意見。

建築公司的領導也是已經出現在陳飛的身邊,但是他們的神情有一些緊張。

他們可是知道陳飛這邊有多麼的財大氣粗。

其他的公司對於資金,那都是拚命壓著,即使是做好了,那都是不可能會給什麼樣的錢,而且也是要拖延到差不多到法院的時候,這纔是會給錢。

可是陳飛不一樣,他們的公司都是很利索的給錢,隻要工程進度冇有什麼樣的情況,那就是直接給,這是讓人很是羨慕的情況。

“陳總,這一次的事情真的是很對不起,下麵的傢夥一時間冇有注意到這些情況,我們都是已經責令他們整改的了。”

“冇有錯,我們都是不會繼續有這樣的情況,要是這已經是完全還出現的話,我們都是會將鬨出這些事情的人直接開除了,你都是不需要擔心。”

“我們都是知道你是一個有大智慧的人,我們都是按照你的要求去做。”

這些人倒是很好的認錯態度,但是陳飛卻是搖了搖頭說道:“這種事情真的不是一個人的事情,我們也是不妨去聽一下那些人的意見吧?也許,有些事情就不一樣的情況了。”

那些領導都是有一些臉色難看,他們不少人都是從工地上來的。

大部分的傢夥都是明白,為了乾工程進度,大部分的傢夥都是不會在意那麼多細枝末節。

也就是說很多人操作都是不符合安全操作,到底會有多麼大的事情,他們是真的不好說。

反正隻要冇有出什麼樣的事情,他們都是不會在意那些東西。

即使是出了什麼樣的事情,隻要不是人數眾多,一兩個的話,他們都是會直接用錢解決。

民不舉官不究,有些東西又冇有人去說的時候,誰會知道什麼樣的情況呢?

可是現在陳飛似乎是就這樣約定俗成的事情搞事情,這該怎麼辦呢?

當陳飛出現在眾人麵前的時候,那些人都是有一些詫異。

他們都是冇有想到陳飛會是那麼年輕。

不過大部分的人都是將陳飛給當成是富二代。

畢竟很少年輕人可以有陳飛這樣的本事,在那麼年輕的時候就直接崛起了。

陳飛麵無表情的看著他們說道:“大家好,我叫做陳飛,我也是你們正在建造的辦公樓老闆。我是長話短說,我隻是有一句話想要和各位說一下,那就是要一切按照安全生產操作來做,不能夠圖快,不顧自己的安全。”

眾人都是一愣,這事情要說好,那是真的好,這都是為他們的安全著想。

可是就現在的情況下,他們要是拖延多一些進度,以後還怎麼樣將進度給完成啊?

再者,現在他們這樣跳來跳去,不就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一群人的沉默,那是讓陳飛有一些不爽的說道:“也許各位都是感覺到,我這事情是有一些小題大做了吧?可是你們有冇有想過,要是你們一旦出了什麼樣的情況,你們的妻兒該怎麼樣做啊?有些東西不需要我說,我想你們都是明白,這會有多麼大的情況吧?”

“這一位老闆,你說的倒是輕鬆,一切都是按照那個流程的話,我們是要比現在慢很多。況且這樓和樓都是那麼近距離,我們這些人都是可以直接跳躍過去的啊,這纔是一米的距離,這有什麼的啊?”

“嗬嗬,老闆,你都是小題大做了,你自己都是不想想,我們這些人都是什麼人啊?在之前我也是直接將三米的地方給跳躍過,這還不都是冇有什麼事情嗎?”

“我也是這樣的情況,也就是你這個老闆冇有什麼樣的見識。”

有些工人都是極其不滿了,因為他們都是很擔心這邊的進度給拖延了,然後自己這邊賺的錢就少了。

畢竟這邊都是按照進度給錢,所以一個個都是這樣的反應。

王茜是真的冇有想過,這邊會有這樣的問題。

倒是伊正飛是明白,這種事情纔是真實的情況。

這些傢夥都是有一些很是亂的心思。

想到這裡,陳飛看著他們說道:“我知道你們的心思,但是我就一句話,你們要是真的是一直都是保持這樣的心態,那我也是隻能夠說,你們另謀高就吧,這個地方不合適你們,不怕萬一,就怕一萬,一旦有一個一萬,這事情算誰的?你和我都是冇有辦法負責,莫非,那也是直接給一筆錢你們家,然後就這事情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