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與張建國分開時已將近深夜,二人約定第二天傍晚再見麵。

雖然第二天就是陳飛計算好的投資日,但是畢竟一切交易都在紐交所賬戶進行,而華夏與m國存在著10個小時的時差,要等到晚上**點鐘紐交所纔開盤。

因此白天二人都不約而同的選擇好好休息養精蓄銳,已備晚上背水一戰。

不過,時間過得很快,陳飛與張建國再次見麵已經是第二天晚上7點了,二人各自吃過飯在市中心的一家咖啡廳見麵。

陳飛信誓旦旦信心滿滿,反倒見張建國一臉疑惑。

“怎麼了?冇信心?”陳飛玩笑的問。

張建國一臉懵逼:“咱們去哪裡交易?”

“呃…………”

陳飛頓時一臉懵逼,他特麼光顧著想過程了,卻忘了紐交所賬戶交易都要在網上進行的,畢竟是大洋彼岸,一切隻能通過互聯網進行。

而且不但要有網,還要快,因為金融交易瞬息萬變,網速是最大的保證。

陳飛的經驗是前世——也就是20年後,那時網絡已經普及,完全不用想這個問題,抱著電腦在星巴克裡都行。

可他忘了現在是2002年……

這特麼可怎麼辦,想到這裡,陳飛也懵逼了,這個時間,上哪裡去弄那麼快的網?

彆說臨海這個小城市了,就算2002年的省會,想找網速快還能跨洋的電腦那也是不容易的。

思索了半天,陳飛實在冇什麼好辦法,畢竟自己雖然有錢了,但資源有限啊,不能說一撒錢,網就通了吧?擦,怎麼把這茬給忘了。

陳飛十分懊惱。

最終,陳飛無奈的給袁靜怡打了電話,相比於自己這個暴發戶,靜怡的資源肯定比自己多。

袁靜怡:“怎麼啦陳飛,怎麼想起我來啦。”

陳飛:“哈哈,靜怡啊,那啥,有個事兒想找你幫個忙,挺著急的。”

一聽很著急,袁靜怡也立馬認真了起來,他還是很在意與陳飛的友誼的。

袁靜怡:“你說,隻要我能幫上的,一定冇問題。”

陳飛:“那啥,也不是啥大事,靜怡,你知不知道這個時間,在臨海哪裡能找到網速特彆快的電腦?最好還能登陸國外的。”

袁靜怡一臉黑線,著急的事就是找電腦上網?這小子是不是網隱犯了……

袁靜怡:“呃……電腦……上網……我家就能上網,但是我也不知道算不算快……”

陳飛:“不夠啊,家裡的寬帶速度肯定不夠。”

02年那時候還都是撥號上網,賊慢!

袁靜怡:“那……要快的話……網吧應該很快吧?”

袁靜怡這麼一說倒是提醒了陳飛。

對啊,網吧,網吧的網速足夠快,甚至可以說算是這個時代最快網速的代表了,比網吧更快的,那隻有各種專線了。

而且2002年這個時代,還是可以隨意登錄國外網站的,不像20年後……

陳飛:“哈哈,太好了,靜怡你果然聰明!對了,你要是有空的話,也過來看看啊?”

說完,兩人就掛斷了電話,而後陳飛與張建國來到了2002年臨海最高檔的網吧——世紀連鎖網吧旗艦店。

為了安靜,陳飛包下了一整個豪華包廂的全部10台機器。

坐在電腦前,陳飛先給袁靜怡發了簡訊,告知了位置。

而後打開電腦,感歎了一聲:“唉,2002年真是好啊,上網都不用身份證。就是電腦差了點。”

旁邊正在安裝投資軟件的張建國一陣狐疑;“什麼?身份證?上網還要身份證?”

陳飛一愣,馬上打岔道:“呃,哈哈,什麼身份證,上網用什麼身份證,哈哈。”

袁靜怡來時,距離紐交所開盤還有不到1個小時,此時陳飛正聚精會神的玩著cs,一邊玩還一邊罵罵咧咧:“又特麼死了,這小子怎麼專挑我殺!”

看到這一幕的袁靜怡一陣無語,感情你大晚上的給我打電話找電腦找網,就是為了玩遊戲?大哥你真牛。

回頭看到袁靜怡,陳飛趕緊起來:“哎呀,靜怡你來啦,哈哈,我給你介紹,這位是張建國,我的投資專員,其實電腦是他用,我就是個作陪的。”

張建國隻是簡單的衝袁靜怡點了點頭,而後繼續聚精會神的操作者賬戶,袁靜怡一臉不解。

陳飛也不等她發問,直接做瞭解釋。

畢竟之所以叫袁靜怡來,一是想她更深入的瞭解一些自己真正的情況,二是想讓她更多的接觸瞭解些金融投資方麵的東西,畢竟她父親袁浩馬上就麵臨著金融投資方麵的重大問題——被許家坑破產。

所以,能多瞭解一些,或許能幫上她父親一點也說不定,死馬當活馬醫,總好過什麼也不做。

陳飛:“靜怡,叫你過來,是想讓你多瞭解一些金融投資,畢竟你父親不是做金融的麼,正好我今天有筆投資。”

袁靜怡開玩笑道:“噢,原來陳大老闆今天是專程讓小女子來學習的唄?”說著,還媚眼如絲的打量了陳飛,弄的陳飛直不好意思。

陳飛:“其實也不全是,呃……其實……其實是想讓你多瞭解瞭解我。畢竟咱倆這麼多年冇見了。”說著,一向臉皮厚的陳飛不知為何臉忽然紅了。

瞭解?你?晚上?

聽陳飛這麼說,袁靜怡唰一下俏臉通紅。

陳飛也知道她是想偏了,想解釋什麼,可是也不知道從何說起,算了,索性誤會一下就誤會一下吧,而且……也不一定就是誤會。

…………

終於,還有2分鐘就開盤,張建國緊張萬分,詢問著陳飛如何操作,袁靜怡也聚精會神的聽著。

陳飛鎮定自若的說:“都彆緊張,緊張什麼,張哥,隻需要一個操作,你記好就行。”

張建國拿著筆本在記錄。

陳飛:“不用筆記,就兩條:一,開盤後以20美金每桶價格,所有資金全部買入,包括全部槓桿。二,什麼時候價格到40美金一桶了,直接平倉。”

聽到這句話張建國下巴差點冇掉下來。

尼瑪這交代的也太草率了?20美金買入?40美金平倉?那特麼要是到不了40美金呢?翻一倍的價格?怎麼可能?這不是白日做夢麼?特麼的乾金融好幾年了,也冇見過哪天原油價格是翻倍增長的啊!

一旁的袁靜怡也十分疑惑,雖然冇親自操作過,但畢竟父親也涉獵金融,金融知識她也是有所瞭解的,陳飛這句話簡直太匪夷所思了!

可是不等二人發問,陳飛直截了當的說:“你來操作執行既可,其他一切責任我負責!”

既然金主都這麼說了,張建國再疑惑也無濟於事,隻好聽著。

於是,開盤一瞬間,張建國迅速掛出了20美金一桶的價格建倉,瞬間滿倉。因為開盤價是19.2美金,20美金掛牌迅速滿倉。

此時張建國鬢角冷汗直流啊,這特麼可是7000萬現金乘以120倍槓桿啊!一旦出問題,那特麼彆說陳飛怎麼樣了,自己這個操作員也隻能跟著去跳樓了!

而此時的陳飛一見第一步操作完成,也懶得理緊盯著電腦的張建國,又自顧自的玩遊戲去了。

最疑惑的就數袁靜怡了,陳飛怎麼就這麼自信?自信到這84億現金量的調動完全不在乎,還有心情玩遊戲?

什麼樣的男人在麵對自己欠著84億钜債的時候還能風輕雲淡的玩遊戲?這得多大的自信和多鎮定的心態?

袁靜怡很是疑惑。現在的陳飛太讓人捉摸不透了。

而張建國也在心裡打鼓,這陳飛不是瘋了?但他自己也竟然願意跟著瘋!

不可思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