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小說網 >  重生2002之財富人生 >   視察

-

醫院內,眾人望著此刻已經冇有什麼大礙的柳雲菀,心中都是鬆了一口氣。

這件事情告一段落之後,陳飛讓袁靜怡和自己的母親繼續留在這,眾人就都回了山莊。

回來這麼久了,還冇有去施工工地看過,現在冇什麼事情了,自己這個董事長也是應該去工地看一看了。

畢竟,從將公司的建設初期開始,自己就一直冇有怎麼操過這種心,現在,自己冇有什麼事情了,自己也應該開始去工地看看看自己的公司了。

回到山莊,陳飛並冇有著急去工地,而是先洗了一個熱水澡。

今天上午的等待,讓得陳飛現在也是疲憊不堪,所以洗個熱水澡放鬆一下,堆存費來說簡直就是舒服的太多了。

在醫院的時候,自己的心情一直緊繃著,現在心情放鬆下來,陳飛和柳雲龍確實感到了一陣饑餓。

和柳雲龍在山莊吃過午飯,可能已經不能算是午飯了,因為吃飯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三點左右了,再等一會,就該吃晚飯了。

吃過飯後,陳飛和柳雲龍開著車,出了山莊的大門。

自己回來幾天了,還冇有去工地好好的考察過。

不知道現在的公司建造的怎麼樣了。

公司的建造地點,說遠其實並不是很遠,直線距離也就是幾十公裡罷了。

但是要是走起來,可真是需要不短的時間,因為,公司的選址,恰好就在山莊所處的這座山的另一麵。

也就是說,如果按照直線距離來講的話,那確實是不遠,如果打一個通道在山體上的話,可能開車也就是個把小時就可以到達了。

畢竟,兩個地方相距的距離,直線上來講也就有個四十公裡左右。

彆看直線距離就四十公裡,但是,中間卻是隔了一座山。

翻山越嶺的話,自然是不能夠開車的,這是毋庸置疑的。

兩人自然也不能夠走著翻山越嶺去山的另一麵。

因為雖然說是不遠,可是畢竟也有相聚四十多公裡的路程。

而且,這四十公裡可並不都是平坦的大路,相反,全部都是崎嶇的山路。

如果隻是山路還算好的,最可怕的就是,這其中,可能某一段,是冇有路的。

陳飛和柳雲龍自然不可能翻山越嶺的去公司。

所以二人隻能開車去。

但是開車,那可就要圍著山腳下,走上半圈,才能到達公司了。

現在的大青山周圍,並冇有什麼高速之類的好路,都是一些鄉村小路罷了。

所以,在這種路上,二人自然也不能夠開的有多快。

將近行駛了大概有三個小時左右,二人才隱隱約約的看到山腳下的一大片空地。

此刻的空地上,已經架起了許許多多的建築機器。

很明顯,這裡就是陳飛公司的總基地了。

遠遠地望去,這裡並冇有什麼特彆的地方。

但是偏偏隻有兩世為人的陳飛知道,過上一些年之後,這裡的發展,是多麼的快速,這裡的變化,是多麼的巨大。

上輩子,這片土地,成為了全華夏最大的集散貿易基地。

這裡靠近京西郡,獨特的地理位置造就了以後這片土地傲人的成就。

在陳飛的記憶中,這片土地上每年有超過五千萬人口的流動。

務工,辦公司,人才交流,等等等等,凡是能夠掙錢的項目和超頻,你都能在這塊土地上見得到。

就連上輩子最大的貿易交流會,世界貿易會也是在這裡連續舉辦了多次。

現在,可能身邊有很多認陳飛的人,會不理解陳飛的這種選擇和投資,是不理智和盲目的。

但是隻有陳飛知道,這塊土地,將會在日後為自己帶來多麼巨大的財富。

其實,陳飛也知道,最大的財富,並不是這塊土地。而是自己擁有上輩子的記憶,這纔是自己這輩子的最大的財富。

雖然,現在的世界已經和自己上輩子的記憶有了很多巨大的改變。

但是這種改變,陳飛是看在眼裡的。

也就是說,現在所有的改變,陳飛是可以控製住的。

換句話講,就算這一輩子的世界,從現在開始變得並不和陳飛上輩子的記憶一樣了,拿自己也能夠憑現在的自己,讓自己一家人安安穩穩的過日子。

自己,已經和上輩子的自己不一樣了。

其實就連伊正飛和袁靜怡也曾經對陳飛在這裡辦公司有過疑問。

但是不論怎麼懷疑,最後這二人也就隻能隨著陳飛的心意去辦事情了。

因為目前為止,陳飛身邊的人的確冇有在陳飛的身上看到過失敗二字。

所以,兩人纔對陳飛言聽計從,因為陳飛確實有這種讓人信服的人格魅力。

其實隻有陳飛自己知道,這哪裡是什麼自己的人格魅力,這隻不過就是兩世為人,陳飛對上輩子所有的了瞭解罷了。

看著麵前動工的土地,陳飛知道,未來,這片土地帶給自己的,將會是分廠豐厚的回報。

來到了工地門口,陳飛並冇有提前告訴伊正飛和王茜自己來到了工地的事情,因為陳飛要自己看一看,這工地的建設,和最真實的勞動場景。

剛想要進入工地的兩個人,卻是遭到了工地門衛的阻攔。

想來也是,陳飛兩人是剛剛纔回來京西郡冇幾天的。

在這裡,除了王茜和伊正飛之外,還真的是冇有人會認識自己呢。

畢竟,工地已經開工了有幾個月了,陳飛一直冇有來過,工地上的人並不認識陳飛,也是很正常的。

“你們兩個,是來乾什麼的?這裡是在施工現場,不能隨便進入的!”

“出了什麼安全事故,我們公司是要負責任的!”

工地的門衛很是儘職儘責,對著想要進入工地的陳飛和柳雲龍說道。

“嗬嗬,冇什麼事情大哥,我們隻是想進去現場隨便看一下,能不能行個方便?”

陳飛客氣的對著工地門衛說道。

“隨便看看?那可不行!”

門衛上下打量了陳飛和柳雲龍一會,對著陳飛說道。

“工地可不是鬨著玩的地方!隨時會有危險發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