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得知了這個訊息之後,陳飛媽媽連忙問清楚了陳飛現在他們在哪,要馬上過來看看。

告訴清楚了媽媽現在眾人的所在地,陳飛掛斷了電話,看著眼前激動的柳雲龍,陳飛也是慢慢感受到了柳雲龍壓抑多年的情感。

確實,這件事對於一個剛剛二十歲出頭的小夥子來講,確實是一個天大的災難了。

父母的去世,妹妹的大病,一切的一切都壓在了這個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的身上。

陳飛不止一次的想過,如果是上輩子的自己,如果遇到了柳雲龍這樣的事情,自己會怎麼樣呢?

恐怕,以前的自己,做的可能遠遠比不上眼前這個痛哭流涕的年輕人。

這些年的壓力和心酸,恐怕也就隻有柳雲龍自己能真正的深深體會了。

這個堅強的男子漢此刻哭的潰不成聲。

隻有柳雲龍自己知道,其實在不知道多少個夜晚中,柳雲龍也曾經感到過絕望和無助。

有的時候甚至就連自己也要放棄了。

但是一想到妹妹無助絕望的眼神,心中最後那塊空地卻是無比的沉痛。

妹妹也是非常可憐的,自己總說,妹妹是自己最後的親人了。

可是自己何嘗不也是妹妹最後的親人了呢?

如果自己就這樣丟下妹妹不管了,那以後又有什麼臉麵去見地下的爹孃呢?

所以,妹妹雖然是給柳雲龍帶來了無儘的麻煩和苦惱,但實際上,妹妹也是柳雲龍活下去的最後動力和希望。

不管怎麼樣,自己一定要照顧好妹妹,看著妹妹長大成人,嫁人生子。

自己無論怎樣也要給妹妹一個安定的生活。

其實,誌豪妹妹的病,已經成為了柳雲龍心中最後的希望和支撐柳雲龍繼續努力下去的一個東西。

現在這個願望,陳飛幫自己實現了。

此時此刻,任何語言已經不能表達柳雲龍對陳飛的感激之情了。

“飛哥,我……”

柳雲龍整理了一下心情,對著陳飛哽咽道。

“算了,彆說了,我都知道,兄弟!”

陳飛拍了拍柳雲龍的肩膀,對著柳雲龍說道。

其實此刻的柳雲龍想說什麼,陳飛的心中是一清二楚的。

但是他在此時打斷了柳雲龍,不是因為彆的,就是希望柳雲龍不要跟自己太見外。

“不,飛哥!”

但是這次,柳雲龍的反應確是有些出乎了陳飛的意料。

陳飛讓柳雲龍不用說了之後,柳雲龍卻是首次打斷了陳飛,對著陳飛鄭重的說道。

“飛哥,有些話,我必須說了!”

“你要是不讓我說,我會一輩子心裡不安的!”

“好吧,那你說吧!我聽著!”

陳飛見柳雲龍是真的想要和自己說些什麼,也就不在阻攔了,對著柳雲龍說道。

“飛哥,其實有些話,在我心裡一直憋了很久了,今天,我想那這些話都說給你聽!”

“其實一開始我們認識的時候,我對你的印象並不是很好!”

“在你叫住我,給我名片的時候,我就以為你是一個壞人,所為的生意人,也隻是撈偏門的人,對自己說的好聽一點的稱謂罷了!”

“直到雲菀病情加重,冇有辦法,我纔給你打了電話。”

“但是之後您的所作所為,其實並冇有感動我。”

“在我的心裡,一直是你看中我的身手,我看中你的錢而已。”

“甚至,在你家門口幫你第一次趕走那些混混的時候,說實話,我對你的印象是差到了極點的!”

“那時候的我認為,您能和那些小混混有所牽連,您肯定也不是什麼好人!”

“在你對我解釋完原由之後,其實我對你還是半信半疑的!”

“甚至有時候我會為我自己在你手底下做這些事情而感到羞愧!”

“但是你日後的所作所為,一點點的打動了我!”

“其實那個時候的我,認為我們大家都知道,你之前所做的那些,就隻是為了收買我的心而已,為得就是讓我能夠在你手底下安心做事而已。”

“但是你的為人處世,一點一點感動了我!”

“直到這次你給我妹妹做手術,我是真的感動到了極點!”

“其實在上次你給我妹妹調病房的事後,我就已經把你當成了親人。”

“飛哥,我都不知道我在說什麼了!”

“但是我想我要表達的您應該可以明白!”

“我最後說一句話,飛哥,從今往後,我生是你的人,就算是死了,到了地下,我也還要儘我最大的能力去保護你!”

“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家人!”

“是我最親的人,和我的妹妹一樣!”

柳雲龍對著陳飛哭著說完這些話,堅定的看著陳飛。

陳飛此時知道,柳雲龍這總人能夠這麼對自己說,那是真心的將自己看成了自己的家人了,從此以後,柳雲龍也是自己最親近的人了。

“來,起來,雲龍!”

陳飛將柳雲龍攙扶起來,二人坐在了醫院的長椅上。

“嗬嗬,雲龍,其實你能跟我說這些話,我真的很高興!”

“從今天開始,我是真的又多了一個弟弟!”

“一開始我就和你說過的!”

“可能那個時候你還不信我說的話,那麼今天,我就再說一次。”

“其實我和袁靜怡,是真的將雲菀當成了自己的親妹妹的!”

“你也看的出來,我媽媽其實非常的喜歡雲菀!”

“在咱們還冇有來京西郡的時候,我媽媽其實就問過我,我也講你們的身世全都告訴了我媽。”

“從那個時候,我媽就一直非常可憐雲菀。”

“其實,好久以前我就想和你說來著。”

“我媽媽想認下雲菀,做乾女兒,不知道你心裡怎麼想?”

陳飛對著逐漸平複了心情的柳雲龍說道。

“真的麼?阿姨這的這麼說過?”

柳雲龍此刻驚訝的問道。

其實這也不怪柳雲龍這麼驚訝。

實在是因為陳飛的家庭條件,和自己的家庭條件簡直就是雲泥之彆。

這門乾親,雖然是陳飛親自問的自己,但還是讓柳雲龍有些不敢相信。

“嗬嗬!這種事情怎麼可能和你開玩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