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小說網 >  重生2002之財富人生 >   手術

-

“哈哈哈!那是當然!”

陳飛說道。

“其實這種人很好對付的!隻要你拿捏住他心中的弱點,就不怕他不乖乖聽話!”

陳飛和柳雲龍又是閒聊了一會,就各自回自己的房間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柳雲龍就駕駛著車輛,拉著陳飛,來到了醫院。

今天,是雲菀做手術的日子。

到了醫院後,袁靜怡早就已經來到了醫院門口等著。

見陳飛和柳雲龍到了,袁靜怡領著二人上了樓。

此刻的柳雲菀還在病房裡,並冇有進手術室,在等待著做手術之前的檢查。

陳飛的媽媽陪在雲菀的身邊,正在安慰著雲菀,

看的出來,陳飛的媽媽和雲菀相處的真是不錯,大有一副要將雲菀收了當乾女兒的樣子。

陳飛和柳雲龍來了之後,眾人都默契的從病房裡出來了。

他們知道,此時,應該給這對苦命的兄妹一個單獨的空間,他們一定有許多話要說。

站在病房門口,袁靜怡攬著陳飛的胳膊,對著陳飛詢問其樂這些天怎麼樣。

“修路的事情伊正飛都和我說了,處理的怎麼樣了?”

袁靜怡問道。

“嘿嘿,當然全被我搞定了!”

陳飛說道。

“那就好,冇什麼麻煩吧?”

袁靜怡繼續問道。

“麻煩倒是有點,不過都已經解決了。”

“到是雲菀這麵,醫生怎麼說?”

“誒!”

提起柳雲菀,袁靜怡先是歎了一口氣,然後對著陳飛說道:“情況並不怎麼樂觀!”

“有什麼問題麼?”

聽見袁靜怡這麼回答,陳飛也是擔心的問了起來。

“嗯!”

“起初最開始,我們以為靜怡的病並冇有那麼嚴重,但是到了這裡之後,醫生已檢查,發現病情並冇有我們想象的那麼簡單!”

“哦,怎麼說?”

陳飛擔心的問道。

“具體的情況我也不是很清楚,隻是知道,原來以為雲菀隻是一個心室有問題,知道來到了這裡,經過昨天的檢查才知道,不僅僅是這樣,有問題的不隻是一個心室!”

“所以,現在的手術難度,比起之前我們想象的,恐怕要成幾何倍數增長!”

“這些情況,你們告訴雲菀了麼?”

陳飛又問道。

“當然了!”

袁靜怡說道:“這種事情怎麼可能瞞著雲菀呢!”

“不過雲菀也很樂觀,她親口和我們說,就算冇有危險,就這樣讓她躺著活這一輩子,那她也不願意要!”

“就算是這次手術失敗了,也好過現在這樣活著。”

袁靜怡對著陳飛說道。

“嗯,我想也是的,彆看雲菀這孩子平時柔柔弱弱的,其實,她真的是個很堅強的女孩子!”

“這孩子的心中始終憋著一股氣,她想要擁有自己的生活,像正常人一樣的生活!”

“所以,她的這個選擇其實是我們大家都心知肚明的!”

“我們現在能做的,也就隻有為雲菀加油祝福了!”

陳飛拍了拍袁靜怡的腦袋說道。

陳飛也知道,袁靜怡和自己的母親有多喜歡這個女孩子,如果今天柳雲菀的手術失敗了,袁靜怡和自己的母親一定會傷心很久的。

但是能做的,自己都已經做了,這個時候,就隻能聽天由命了。

正在這時,幾名護士推著擔架走了過來。

“是雲菀的家屬吧?該帶雲菀去做術前檢查了。”

“嗯,好的。”

陳飛正要敲響房間的門,提醒一下屋內的兄妹二人。

門確是自己打開了。

柳雲龍從房間內走了出來。

此刻的柳雲龍眼眶通紅,想來是雲菀已經把自己真是的情況都告訴給了柳雲龍。

門開了,護士們走了進去,讓雲菀躺在了床上,推出了房間。

“哥,彆擔心,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放心吧!這也是我自己的選擇!無論結果是怎樣的,我都不後悔!”

“其實,手術就算失敗了,我覺得也並不可怕!”

“這樣,我就可以早點見到爸爸媽媽了!對吧哥?”

雲菀此刻也是紅了眼眶,對著同樣紅了眼的柳雲龍說道。

“嗯,妹妹,哥知道了,去吧,我會在門外等著你出來!”

“嗯!”

護士推著柳雲菀走遠了,柳雲龍的眼淚在意止不住,從眼中滾落了出來。

陳飛見狀,走進了柳雲龍,拍了拍柳雲龍的肩膀。

這種事情真的是非常讓人難受的,自己最後的親人進了手術室,而且手術的風險還是非常的高,這種感覺是一般人所體會不到的。

“雲菀妹妹把她的病情的事情都告訴你了?”

陳飛對著柳雲龍問道。

“嗯!”

此刻的柳雲龍已經數不出話來,隻是一個嗯字,彷彿已經是用儘了全身的力氣才說出來。

這一個嗯字過後,柳雲龍再也站不住了,他慢慢的蹲下了身體,靠在醫院的走廊中抽泣著。

他不敢想象,如果自己的妹妹真的手術失敗了,自己將如何麵對今後的生活,那樣自己最後的精神支柱,也就徹底崩塌了。

“誒!”

陳飛看著此刻的柳雲龍,隻能拍了拍柳雲龍的肩膀。

他知道,這個男人揹負的太多了,擔子這麼重,真不知道這個男人以前是怎麼支撐過來的。

“我覺得雲菀妹妹說的真的是非常對的!”

“與其這樣活著,還不如來一次痛快的!”

“我想,雲菀妹妹的性格你要比我清楚很多!”

“這樣狀態下的雲菀妹妹其實是活的非常痛苦的!”

“這一點你也是知道的!”

“所以彆難過了,我們已經儘我們最大的能力準備好了一切我們該準備的,所以,現在就隻能聽天由命了!”

“就算是真的手術失敗了,我想,雲菀妹妹剛纔說的也是心裡話,這種情況對於她來說,可能也是一種解脫!”

“這樣拖累著你,雲菀妹妹其實也不想要,這樣的生活,可能雲菀妹妹早就已經過夠了吧!”

陳飛不能太過多說什麼,隻能這樣對著柳雲龍安慰道。

“嗯,飛哥,我知道。”

緩和過來一點柳雲龍對著陳飛回答道。

“我知道妹妹的性格,這樣做,對她來說肯定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