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說什麼?你們不用了?”

邋遢男子看著踩著合同的陳飛,吃驚的對著陳飛說道。

“嗯,不要了。”

陳飛淡定的對著邋遢男子說道。

“因為我突然想起,前麵的村子還有一家地,位置也不錯!”

“那家?那你們可是要繞出好幾公裡啊!算下來,恐怕你們要多花的可就不是五十萬了吧?”

男子不解的對著陳飛說道。

“嗬嗬,沒關係的。”

“剛纔我不是說了麼?”

“我們不在乎這點錢,這些錢對我們來說,九牛一毛而已!”

“但是我卻是不能夠讓你這種人白白的就得到這筆錢!”

陳飛此刻也不再演示對邋遢男子的厭惡,對著男人不客氣的說道。

“你……你……!”

邋遢男子此刻隱約之間已經感覺到了陳飛不像是在跟自己開玩笑,也有些說不出話來。

他冇想到,陳飛居然會這麼有魄力。

放著便宜一點的自己的地不要,也要繞上一圈,那樣的話,多花的恐怕要比自己的地花的錢的一倍還要多了。

“實話告訴你吧,我們來你家的同時,已經派出了另一組人,去了隔壁村子!”

陳飛繼續對著麵前的男子下著猛料。

“人家可是非常通情達理的!”

“已經同意了將地按照正常的價格賣給我們。”

“我們隻不過是需要多修一段路而已。”

“但是有一點你說的對,即便是這樣,我們也會虧損很多錢!”

“喏!你看,這一箱子現金,其實正好一百萬,這也是我修這條加長的路的預算金額。”

“實際上我們真的不在乎這點錢,真的。”

“彆說五十萬,就是五百萬,隻要我們心情好,給你又能怎麼樣呢?”

“但是你的為人和態度讓我們很討厭!”

“你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阻礙施工進度,你這樣做耽誤的不是我們,而是整個地區的經濟發展!”

“你為了一己私利,就不顧同鄉的人,你知道有多少人在等著我們完工,然後工作麼?”

“像你這種自私自利又懶惰的人,就不陪擁有好的生活!”

陳飛邊對邋遢男子說著,腳下邊用力,將腳下的合同踩得粉碎。

見狀,邋遢男子知道了事情的嚴重性,恐怕,陳飛是真的不在打算要自己家的地了。

“這可怎麼辦?”邋遢男子心中想到。

本打算藉著自己家這塊地,自己以後能美美的過上好日子,這可倒好,自己貪心不足,把這自己最後的希望也給破滅了。

“這塊地,可是自己最後的指望了啊!”

不過就算此刻的邋遢男子有任何的想法,那也是不可能的了,因為自己太貪心了,已經將陳飛徹底激怒了。

陳飛等人出了一口氣之後,陳飛對著兩人使了個顏色,兩人二話不說,跟著陳飛,三人就轉過身朝著院外走去。

看著逐漸遠離的三個人,邋遢男子徹底的慌了神。

這顆怎麼辦?自己的如意算盤冇有打響,想不到這幾個人真的這麼有魄力,還真就不惜花大價錢去彆的地方了!

“誒!等等!等等!我不要那麼多了行不行?”

“三十萬!給我三十萬就行!”

邋遢男子對著即將邁出院門的眾人說道。

見陳飛等人並冇有停下腳步打理自己,邋遢男子咬咬牙,繼續對著陳飛等人說道:“二十萬!就二十萬!不能再少了!”

聽見身後邋遢男子傳來的叫聲,陳飛等人並冇有絲毫的留戀,依然邁著堅決的步伐朝著門外走去。

“十萬!十萬總行了吧!”

男子虛弱無力的喊道。

讓邋遢男子眼前一亮,在這個價格爆出之後,陳飛率先停下了腳步。

陳飛停下了步伐,轉過頭,看向了癱坐在地上的男子,似笑不笑的看著他。

“十萬,就十萬!現在就簽字!”

邋遢男子還以為陳飛停下腳步,是因為同意了自己報的價錢。

其實邋遢男子在陳飛他們來之前自己也想過,五十萬是不可可能的,他們能多給自己個二三十萬,自己也就非常滿足了。

在那個年代,二三十萬足以讓一個人過上富裕的生活了。

陳飛他們一行人慢慢的走回到了邋遢男子麵前。

看著走回的陳飛,邋遢男子彷彿看到了自己失而複得的錢。

“嗬嗬嗬。我想,你是弄錯了吧!我們並冇有想要你的地!”

“我說過了,這點錢,我不在乎的!”

“你以為你降了那二三十萬我就會動心了麼?”

“幾千萬的路我都給周圍村子免費修了,我都不在乎,你認為我會在乎你這區區一二十萬麼?”

陳飛的話,讓麵前剛剛有些輕鬆之色的邋遢男人又是一陣臉色慘白。

“我隻是為了回來拿回我自己的合同罷了!”

彎腰從地上撿起了自己的合同,陳飛對著邋遢男人輕蔑的一笑,便不再理會男人,轉身帶著王茜和柳雲龍堅決的走了出去。

“你們回來!我……我不多要了!我把地按照原價給你們!你們回來啊!”

男子絕望的對著麵前遠走的三人說道。

陳飛這一舉動,算是徹底擊敗了邋遢男子,他知道,自己這回是徹底的完了!

不僅多餘的錢冇有拿到,就連本來的錢,自己也是都拿不到了!

自己的地,人家根本就不在想用了!

望著逐漸遠去的三人,邋遢男子真的老實欲哭無淚。

自己的如意算盤,就這麼被摔得粉碎……

車子上,陳飛三人正在談論著。

“陳董,這塊地,我們真的就放棄了麼?”

“王茜此刻心有不甘的問道。

“還有,剛纔您說的什麼鄰村的地,我們……我們可並冇有這個計劃啊!”

“嗬嗬,這不過就是我的一時所想罷了,怎麼會有那麼正好的地方讓我們使用呢?”

陳飛對著不解的王茜回答道。

“我這麼說,不過是為了降低這塊地在邋遢男子心中的位置罷了!”

“他說的冇錯,這塊地,對於我們來講確實是非常重要!”

“我們對這塊地也確實是誌在必得的!”

“但是,如果真的讓他知道了這些,那可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