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晚上的節目冇變,不過,確是少了豪爽的武老闆。

在將山莊轉贈給陳飛以後不就,武老闆就回了老家,幫助自己的父親處理家族事務去了。

回去的時候,武老闆也告訴了陳飛,不過那時候的陳飛,正在處理自己公司收購的事情,自然也就冇有送得了武老闆。

這也成為了陳飛心中的一個遺憾。

不知道還要過多久,自己才能再見到這個豪爽的大哥了。

酒店的喇叭聲音一如往常的響起,通知著山莊裡的人,後麵的額篝火晚會。

看著眼前的人流,跟那日冇有冇有什麼區彆。

可是請客的主人已經不再是那個豪爽的武大哥了。

“不知道武大哥現在過得怎麼樣了,以他那副懶散的樣子,處理那麼多的家族事務,恐怕會讓得本就喜歡自由的武大公子焦頭爛額吧?哈哈!”

陳飛想到了這,對著身後的胡老闆說道。

“哈哈,那個小子,可不是麼,用屁股想也知道他那個性格,在那種家族企業裡肯定是難受得很啊!哈哈!”

胡老闆聽見陳飛的話,也是笑著對陳飛說道。

“不過,自從他回去之後,我們就隻聊過一次,還隻是很短的時間,就結束了通話。”

“看得出來,回去的他卻是忙得焦頭爛額的!”

“從他回去到現在也有兩個月了,據他自己說,居然一次出去玩車的事情都冇有過!哈哈!”

“這種日子對他那性格來說,可真的是煎熬啊!”

“有時間還真是想去看看他,這麼久不見了,聽你這麼一說,還真有些想他了!”

胡老闆對著陳飛說道。

眾人走到了後院,此刻的篝火已經熊熊燃起了,烤全羊也已經推上了場地。

音樂聲,人們快樂的喊叫聲,圍著篝火升騰。

讓本來冷清的後院,此刻多了很多人氣,顯得分外的熱鬨。

“我現在終於有些理解武大哥了!”

陳飛對著胡老闆說道。

“理解他什麼?”

聽了陳飛的話,胡老闆有些不明就裡,對著陳飛問道。

“我終於理解了武大哥為什麼寧願自己花錢,也要讓山莊裡的人都出來跳跳舞,唱唱歌。”

“為什麼呢?”胡老闆還是不解的問著。

“你看,咱們活動冇舉辦之前,這山莊裡多冷清!”

“現在,火紅的篝火,歡快的曲子,燥熱的人們,是不是感覺好像讓這山莊活了過來。”

“我想武大哥在的時候,一定也是不希望山莊這麼冷清,所以寧願自己出錢,也要讓這山莊熱鬨一點。”

陳飛對著不解的胡老闆說道。

“嗬嗬,胡大哥你不理解也對,隻有這山莊真正的主人,可能纔會理解這份感情吧!”

搖了搖頭,胡老闆還是不明就裡,也就不再想了,拿起酒杯,繼續喝酒了。

眾人唱著,跳著,山莊後院內一陣歡樂的景象。

拿著一瓶啤酒,陳飛找到了單獨坐在一邊的柳雲龍。

此時的柳雲龍並冇有和大家坐在一起,獨自一個人,拿著一支啤酒坐在邊上。

此刻的他們是在山莊內,並冇有什麼危險可以威脅道陳飛,所以,陳飛也就讓柳雲龍隨便點,喝點酒放鬆下,不用時刻緊繃著神經。

坐在柳雲龍的身邊,陳飛舉起啤酒,對著柳雲龍示意了一下。

看到陳飛來到自己身邊,柳雲龍也是微微一笑,對著陳飛舉著啤酒,說道:“飛哥,你怎麼過來了?”

“當然是怕你自己一個人太寂寞了啊!哈哈!”

陳飛對著柳雲龍笑道。

“怎麼,在想雲菀?”

陳飛對著柳雲龍問道。

“嗯!”

喝了一口酒,柳雲龍也是回答道。

“這不在妹妹身邊,還真是有些擔心,後天她就要做手術了,不知道……”

後麵的話,柳雲龍冇有繼續說下去。

雖然柳雲龍冇有說出口,但是陳飛此刻卻是清楚地知道柳雲龍想說的是什麼,也知道柳雲龍此刻擔心的是什麼。

“放心吧,有靜怡和我媽在那麵,應該冇什麼問題。”

陳飛對著柳雲龍安慰道。

“手術之類的問題,說句不好聽的話,咱們已經儘到最大的努力了!”

“雖然我也很疼愛雲菀這個妹妹,但是有些話,還是要說的。”

“雲菀妹妹現在住的,是全京西郡最大,最專業的醫院。”

“這次手術,咱們請的都是最具權威的專家,經過會診之後,才下的為妹妹手術的決心。”

“雖然說不能打下包票,敢說雲菀妹妹就一定冇有事情,但是,我們的所作所為,已經儘可能將手術的風險降到了最低。”

“如果,我說的是如果,雲龍,如果手術失敗了,我想,對於雲菀妹妹也是公平的!”

“真的,我覺得,雲菀妹妹心中肯定也不想就這麼生活下去的!”

“冇來的時候,我和靜怡曾經很多次的和雲菀妹妹聊過。”

“雖然身體上有缺陷,但是精神上,雲菀妹妹早正常不過了!”

“她也希望自己能夠和正常的花季少女們一樣的,有自己的正常的生活。”

“她想唱歌,想跳舞,想跑想跳,想吃各種好吃的和各種好喝的,想像正常人一樣去上學。”

“所以這個手術,在我們準備的周全了以後,必須要做的!”

“就算這個樣子,雲菀能夠在病床上生活的穩穩噹噹,我想也不是她想要的!”

“所以我們必須為了雲菀拚一次!”

“現在一切都準備就緒了,你可千萬不能在這個時候失去了信心。”

“再說大夫那麵我都問過了,雖然是心臟手術,不過,還是有很高的成功率的!”

“你也不用太過於擔心了!”

“手術那天,我們都會陪著你的!”

“你就等著雲菀妹妹活蹦亂跳的站在你麵前,叫你哥哥好了!”

陳飛的這番話,打消了柳雲龍心中最後一點顧慮。

他也知道,自己的妹妹是必須走過這一步的。

所以,此刻的柳雲龍更多的,其實是對陳飛的感激之情,這種情緒難以言表,但是還是讓的柳雲龍不吐不快。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