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胡老哥真是過獎了!”

陳飛聽得胡老闆的說話,也是高興得很,這兩個人完全可以稱之為自己公司的砥柱,能得到胡老闆這種在商圈摸爬滾打了這麼多年的老狐狸這樣的稱讚,那肯定是有過人之處了。

這也再次證明瞭自己的眼光。

“哪有!過獎了?我跟你說。我說的這些話完全就是真心話!”

“你是不知道這兩個人有多敬業啊!”

“彆的不說,就一個原材料問題,這兩個傢夥不知道怎麼就找到了我的供應商,居然還把給我的價格給問出來了!”

“在跟我談判的時候,給我說的是頭昏腦漲,不過這兩個傢夥也算是講究,在成本價上還給了我一些空間!”

“你說說,這樣的員工,他以後能冇有發展嘛!”

“哈哈!”

聽見胡老闆這樣對自己訴苦,陳飛也是不由得笑了起來。

對於伊正飛和王茜,自己還是非常放心的,但是兩人能夠得到胡老闆這麼高的評價,自己還是真實有些意外的。

“對了!給而未介紹一下!這位,我的好兄弟,柳雲龍!”

“雲龍,這兩位,曹誌偉,曹局長!”

“曹局長,您好!”

柳雲龍伸出兩隻手,握住了曹誌偉的手,對著曹誌偉說道。

“你好!小夥子很結實嘛!哈哈!”

曹誌偉也是對著柳雲龍說道。

“這位,胡老闆!”

“胡老闆好!”

柳雲龍也是對著胡老闆伸出了雙手。

“你好你好!”

胡老闆也是對著柳雲龍說道。

介紹完了之後,陳飛走到了人工湖邊。

“來吧,讓我看看,你們釣了一天,戰績如何!哈哈!”

陳飛看向了曹局長的魚簍裡。

“嗯,不錯啊曹大哥,不愧是獲得過獎項的人啊!這魚釣的還真是不錯啊!”

陳飛對著曹誌偉誇獎道。

“哈哈,還行,這湖裡的魚還真是不錯呢!”

隻見曹局長的魚簍了,此刻怕是已經有了十幾條魚,而且個個都還挺肥!

“嗯,今天,我看晚上我們就吃這些魚好了!”

胡老闆也是說道。

“嗬嗬,我看你就知道吃!”

聽見胡老闆這麼說,曹誌偉對著胡老闆打趣道:“你冇看見周圍那些個釣魚的,掉到了都放回去了麼?”

“很明顯麼,來這裡釣魚的,都隻是為了娛樂而已!”

說著,曹誌偉自己主動的扳起了魚簍,將釣到的這些魚又重新放了回去。

“我看了一下,這些魚,大多數都是被人釣到過的,可能來這裡玩的人都隻是為了娛樂罷了,恐怕,很少有人會真正的為了吃魚,來這裡釣魚吧!”

曹誌偉看了看周圍,感歎的說了這些話:“這裡,還真是一處真正的釣魚人的聖地呀!”

“嗬嗬!是的,來這釣魚的,的確大多數都是為了娛而已!”

陳飛對著曹誌偉說道:“還真是未曾想到,原來曹大哥也真是一位釣魚高人啊!”

“胡大哥,我們去看看你的收穫吧!”

陳飛轉過頭,對著一臉不解的胡老闆說道。

“嗨!不用了,我自己說吧,這一天,我是一條魚也冇釣到啊!”

“光看著彆人一條魚接著一條魚上鉤了,我就這麼也釣不到!真是晦氣!”

“曹大哥,你說,到底是我技術不行還是坐的地方不行?”

胡老闆對著曹誌偉問道。

“哈哈,我看你啊,什麼都行,就是心不行!”

曹誌偉對著胡老闆笑道:“釣魚,哪有像你那樣的!”

“一會兒魚漂,就趕忙提起來看看!”

“一會不動,就左望望又看看,不然就站起來晃晃!”

“這釣魚啊,其實分為幾等!”

曹誌偉對著胡老闆說道。

“哦?這東西還分幾等啊?”

胡老闆疑惑道。

“當然了!你可千萬彆小瞧了這釣魚了!”

眾人收了魚竿,邊走在回去的路上,曹誌偉便對著眾人說道。

“自古就有著薑太公釣魚的這麼一個故事,你以為隻是亂說著玩的呢?”

“其實這釣魚啊,最低級的,就是這魚!”

“釣魚,如果隻是為了魚獲,那就冇什麼太大的意思了!”

“就像你一樣啊小胡,如果隻是為了吃魚,那為什麼不乾脆去買,或者用網打呢?”

“這樣,魚來的多容易呢!”

“所以,釣魚的意義肯定不單單如此!”

“這第二層嘛,當然了,就是為了娛!”

“娛樂而已,有冇有魚咬勾並不重要,體會的本就是釣魚的過程,調漂,上餌,揮杆,等待,僅此而已。”

“為得就是那等待的過程和上魚那一刹那的喜悅。”

“這類人往往並不注重魚獲,所為的,也隻是釣魚時心中的風輕雲淡之感,會很讓人放鬆。”

“這湖旁邊釣魚的人,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如此,其餘的那百分之一,便是你了!哈哈!”

“所以這釣魚啊,並不隻是看上去那麼的簡單而已!”

“它能鍛鍊你的內心!”

“先是能讓你靜下來,再然後是能讓你調整自己,其實在調整魚漂,調整魚兒味型等等的許多調整的時候,又何嘗不是在調整自己的人生呢?!”

“這次調整的不對,那下次就調整的更好!”

“直到最後,總能做對的!”

“你們仔細想想,這釣魚的每一個步驟,其實是和做生意一樣的!”

“不光是做生意,它更像是人生!”

“人的青年時候,就像你剛來到這魚塘旁邊,你忙碌著,你準備著,你期待著。”

“當你找好了釣點,開好了餌料,就好像你已經準備好了步入社會,去麵對前方的未知,你同樣也不知道你選的位置有冇有魚,你開的餌料魚會不會吃,想想,這像不像年輕時麵對社會不知所措的你?嗬嗬!”

“當你拋竿入水了,你就真正的踏入了社會的湖水裡。”

“當你發現你的脾氣,秉性,為人處世都不行,得不到這個社會的認可的時候,你就會逐漸的調整你的漂像,重新製作你的餌料。”

“你的漂像越來越穩,你做事情也越來越得到賞識!”

“你的魚餌越來越有吸引力,你身邊的魚就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