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修一條路,必然不能按照這條土路的軌跡重新改,因為這些土路是以前村民們為了方便自己修建的,所以在距離和繞遠程度上來講,是不利於後期發展的!”

“所以就會涉及到占地的問題。”

“大多數人都是比較同意的,所以正常的按照賠償規定就可以了。”

“但是偏偏有那麼幾個人,想趁著這次修路計劃,發家致富!獅子大開口!”

“其實也不是什麼難事,無非是錢的事情!”

“但是這個先河不能開!”

“隻要這個先河一開了,那那些按照正常規則賠付的人,肯定會不同意的!”

“這對那些同意修路的人也不公平!”

伊正飛義憤填膺的對著陳飛說道。

其實不用伊正飛說,陳飛大概也已經猜到了是怎麼一回事情。

上輩子因為動遷一夜暴富的故事太多了,這種情況,在所難免。

自己又不在現場,所以伊正飛也的確很難辦。

不過現在自己回來了,那自己就會讓得那些做白日夢,想一夜暴富的人,好好的請認清楚情況是什麼樣子的了!

又經過了半個小時的車程,眾人終於來到了山莊。

此時的天已經逐漸的暗了下來。

天邊的火燒雲輝映著山莊周圍的叢林,時不時地傳來幾聲不知名的鳥叫,此刻的山莊,真的就像是仙境一般。

陳飛的爸爸下了車,也是對山莊的風景和環境非常的滿意,簡直就是喜愛至極。

此次回來,自然是不能悄無聲息的就回來了。

在上飛機之前,陳飛就已經給曹誌偉和胡老闆打過了電話。

告訴了二人自己今天回京西郡的訊息,晚上邀請二人在山莊小聚一下。

下了車,陳飛看向了山莊裡麵。

果然,曹局長和胡老闆都已經早早的來了,此刻二人正在胡邊上釣魚。

隔著老遠,正在釣魚的胡老闆就看到了下車的陳飛,忙站起身來,衝著陳飛揮了揮手。

陳飛也是看到了起身的胡老闆,也是對著胡老闆揮了揮手。

“爸爸,你先跟著正飛進屋子,他會安排你的,那麵有幾個朋友,我過去看看!”

讓伊正飛帶自己的父親進屋子,安排好自己父親,陳飛就衝著他們二人走去。

“嗬嗬,曹大哥還真是有閒情逸緻啊!”

陳飛越走越近,對著正在看著魚漂眼睛也一動不動的曹誌偉說道。

“我還真是第一次知道,原來曹老哥這麼愛好釣魚呢!”

“哈哈!”

聽見陳飛說話,曹誌偉才抬起頭來看了看從遠處走過來的陳飛,笑了笑,對著陳飛說道:“哈哈!那是,你不知道的還多著呢!我可是曾經獲得過咱們方正縣釣魚比賽業餘組的亞軍呢!”

“哈哈,早知道老哥愛好這東西,我早就投其所好,給你買上幾根好魚竿了!這樣以後辦事情就方便多了不是?”

陳飛對著和曹誌偉打趣道。

“哈哈,你這個臭小子,這麼說話,可是有些不講政治了哦!”

“是不是要拉我下水?嗯?哈哈!”

聽得陳飛對著自己開玩笑道,曹誌偉也是對著陳飛笑罵道。

“嗬嗬,正因為我知道我曹大哥不是這樣的人,所以我纔敢和你開這樣的玩笑呀!哈哈!”

這話陳飛說的,確實是一點都不違心,自從陳飛到這裡以後,曹誌偉的所作所為,確實是深得陳飛的心。

不管是自己競標投標,還是到了這裡以後,無論是從建築批地上,還是從工程上等等方麵,曹誌偉都冇有對自己有過哪怕一次的暗示。

其實這些東西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東西,如果是彆的領導,可能不等陳飛有所表示,自己已經先開口要東要西了。

但是曹誌偉確實冇有,反而曹誌偉還幫助了自己許多的事情。

唯一一次開口對著自己“要”東西,也是從全華安縣出發考慮,讓自己想一想該怎麼給整個地區的人民帶來經濟發展,自己,確實從來冇有過任何要求。

可以說,在這個年代,陳飛覺得此人已經是非常的廉潔了。

正是曹誌偉這些日子的所作所為,纔是讓得陳飛心服口服叫曹誌偉一聲曹大哥的真正原因!

“哈哈,這也就是陳飛老弟你吧!換做我這麼說,那曹局長肯定早就不理我了!”

胡老闆此刻也從自己的釣位上走了過來,對著陳飛和曹誌偉說道。

“哼哼!那是自然,你呀,給我點什麼東西從來都是帶著一些功利性的目的的!哪有陳老弟這般磊落純粹!哈哈!”

聽見胡老闆這麼說,曹誌偉也是對著胡老闆打趣道。

“不過啊,你也算是我這些年見過的最正直的商人了,人品不錯,雖說有時候黑了一點吧,但是商人麼,本就是賺錢為目的的,這一點我還是能夠理解的,哈哈!”

“不然,我也不會把陳老弟這麼大的工程交給你的!”

曹誌偉也是笑著說道。

“誒,曹大哥,陳老弟這筆生意,你可是真真的知道的!”

“我賺的可真是少之又少啊!信號工程量巨大,我還能剩點,不然,我可真是白賺吆喝啦!”

胡老闆裝著一副委屈的模樣對著兩人說道,這幅樣子讓得陳飛一陣的忍俊不禁。

“話說到這,我可得問問陳飛老弟你了!”

忽然話鋒一轉,胡老闆對著陳飛說道。

“哦?問我什麼?”

陳飛不解的道。

“你這兩個幫手,哦,就是伊正飛和王茜,是從哪裡花重金挖到的?這兩個傢夥可真是不得了啊!”

“那可真是當代的鐵公雞啊!真正的是一點虧也不會吃啊!”

“彆看年紀尚小,但是工作起來可真是不含糊啊!”

“這兩個人可至少為你的公司節省了小千萬啊!”

“要不是他們是陳老弟你的人,我還真是想動動心思把他倆挖過來算了!”

“就這兩個人中的任何一個人,隻要是到了我的公司,那怎麼也可以一年最少為我省去幾個人的開銷啊!再曆練個一陣,一個人頂多個人完全冇問題!”

“哈哈!胡老哥真是過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