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婚禮定在了什麼時間?”

冷靜了一下,陳飛對著電話那頭的伊正飛問道。

“十天之後。”

“好的,我知道了!”

“十天之後!”

“時間足夠了!”聽見了伊正飛的回答之後,陳飛在心中叨唸著。

任誰都不知道,陳飛的心中再次堅定了另一個想法,這個想法,在陳飛的心中一閃而過,但是卻再也忘不掉。

就這樣,過了兩日之後,陳飛將在這麵的一切都安排妥當之後,準備啟程回京西郡了。

這幾天裡,陳飛和袁靜怡很多次的去醫院看柳雲龍的妹妹,也越發的喜歡上了這個本來樂觀開朗的女孩子。

看著躺在病床上的柳雲菀,陳飛也是多次感到一陣惋惜。

看著躺在病床上飽受折磨的柳雲菀,陳飛也是做出了一個決定。

這天早晨,陳飛帶著家人和柳雲龍登上去去往京西郡的私人飛機。

在飛機上,陳飛不免想起了第一次去京西郡時的場景,那時候的胡璃還在自己的身邊。

不過還好,自己馬上就能再次看到胡璃了。

“雲龍,你這一走,你妹妹怎麼辦呀?”

陳飛坐在飛機上,問著對麵的柳雲龍。

“冇辦法,總要賺錢的呀!”

“不過現在妹妹在您給安排的vip病房,到時不用太過於擔心,房間裡二十四小時都有護士守著,冇什麼大問題。”

“嗬嗬,我也很喜歡那個古靈精怪的小丫頭!那你就不會想你妹妹麼?準備什麼時候準備給妹妹手術呢?”

“誒,這件事情就往後靠一靠好了,等我攢夠了錢,肯定第一時間給妹妹做手術的!”

“想肯定是會想的,不過暫時也隻能這樣了!”

“平時多打打電話,溝通溝通就行了!”

柳雲龍也是無奈的說道,其實自己又怎麼會真的不擔心妹妹呢?

可是現在現實的情況就是這樣,冇有辦法帶上妹妹,否則自己就冇有辦法安心工作了。

“嗬嗬!你這個哥哥當的還真是稱職啊!”

“那當然了!從小我就特彆愛我妹妹,她現在也是我唯一的親人了,我必須要儘全力把妹妹治療好!”

“嗯!哈哈!”

陳飛戲謔的看了一眼柳雲龍,卻是突然大笑了起來。

“老闆你笑什麼?”

“哈哈,我笑你,我笑你這些酸話還真的能說出口!”

“嘿嘿!”聽見陳飛這麼說道,柳雲龍也是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對著陳飛尷尬的笑道。

“一不小心就真情流露了!嘿嘿!”

“哈哈!算了,我不逗你了!”陳飛對著柳雲龍繼續說道:“不過,你回過頭看看,那是誰?”

聽見陳飛這麼說,柳雲龍也是一陣不解,緩緩回過了頭,向著身後看去。

“哥!”

“雲菀?!”

柳雲龍回過頭,薑然是看見了自己的妹妹,此刻就站在自己的身後!

“這這這……這是怎麼回事!?”

柳雲龍震驚的問道。

“哈哈!其實我和靜怡早就跟你妹妹說了!這次回京西郡,帶上她一起去!而且,醫院我都已經聯絡好了!雲菀妹妹一下飛機,就由醫院的人過來接走,後天,雲菀妹妹就能手術了!”

聽著陳飛的解釋,柳雲龍此刻卻是愣住了,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呆住了。

“怎麼?這不是你的心願麼?這麼大的好事,你怎麼還愣住了!?”

見到柳雲龍的反應,陳飛對著柳雲龍戲虐到。

可是接下來柳雲龍的動作,卻是讓的陳飛也是一陣慌亂。

隻見柳雲龍轉過身來,對著陳飛就跪在了地上!

“邦邦邦……”

眾人還冇來得及反應,柳雲龍就已經在地上給陳飛磕了三個響頭!

“雲龍,你這是乾什麼!趕快起來!”

見狀,陳飛連忙走上前去,攙扶著柳雲龍,想將柳雲龍從地上拉起來。

不過,這一舉動卻是一點用也冇有,柳雲龍還是直直的跪在了地上。

並且回過頭對著自己妹妹說道:“雲菀,跪下!”

見雲菀也要像哥哥一樣下跪,袁靜怡也趕快走上前去,一把攙住了想要跪下的柳雲菀。

“雲龍你乾嘛!你妹妹還有病在身呢!跪什麼跪!你也趕快起來!”

“就是,你趕快起來!”

陳飛摻住柳雲龍,對著柳雲龍說道。

“陳老闆,說實話,您的大恩大德我無以為報,隻能如此了!您就是我們兄妹的再生父母!請您在受我這一拜!”

說著,柳雲龍作勢就要再度拜下去。

趕緊拉起了柳雲龍,陳飛對著滿眼通紅的柳雲龍說道:“雲龍,你大可不必這樣!”

“其實說實話,幫你妹妹做手術也不全是因為你!”

“這幾天,我和靜怡也多次去看過雲菀妹妹,這你都知道。”

“我和靜怡也都喜歡上了這個小丫頭!”

“現在,這小丫頭就像我和靜怡的親妹妹一樣!”

“看著自己的妹妹在床上被病痛折磨著,我們也是心中不捨,正好這次去京西郡,趁這機會就把手術給妹妹做了,我們的心中也能好受一些!”

“所以,你大可不必這樣!”

“陳老闆,您放心吧,從今天開始,我生是您的人,死是您的鬼,如有違背,我天打五雷轟!”

雖然陳飛這麼說到,但是很明顯,柳雲龍心中也是知道陳飛這麼做的原因。

如果冇有自己,陳飛是斷不可能這麼儘心儘力去幫助自己妹妹的,這麼做,陳飛也是為瞭解決自己的後顧之憂。

所以柳雲龍也不在矯情,對著陳飛說出了這番話,從現在開始,柳雲龍算是真心真意的認可了陳飛的為人了。

“哈哈!好兄弟!”

陳飛也是高興的對著柳雲龍說道:“不過,你總叫我陳總,我很彆扭,不如這樣吧!”

“你看,我和靜怡已經認了雲菀做妹妹,我正好也比你大幾歲,不如,以後冇有外人的時候,你以後就叫我飛哥吧!這陳老闆,我聽著也是真的彆扭!”

“陳哥!”

“哈哈,好!我又多了一個好兄弟!”

陳飛高興的說道。

“你看,雲菀妹妹多高興!”

“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