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見自己的表叔這麼說道,陳飛也是來了興致,對著自己的表叔說道:“表叔,我還真的想知道一下,這敬酒怎麼吃,罰酒,又怎麼吃呢?”

“哼,小子,我看你是皮子癢了吧!”

見陳飛這麼不給自己麵子,陳飛表叔心中也是氣了起來,對著小弟們一揮手,眾人就往前壓去。

見狀,柳雲龍從陳飛身後站了出來,走到了陳飛的身前,將陳飛護在了身後。

看見這個情況,陳飛的表叔不由得大笑了出來。

“哈哈!我的好表侄啊!”

“你不會就想用這一個人,打我們這麼多人吧?”

“哈哈!”

“剛纔接了電話,是說有一個人挺猛,把你給保護了下來,可是在這,這種情況,你們,你們是不是想多了啊?哈哈!”

這時,從屋子裡走出了一個濃妝豔抹的女人,原來是陳飛表叔的姘頭出來了。

“切,兩個鄉巴佬,趕快還錢就行了嗎!”

“磨磨唧唧的,非要捱了打才肯知道求饒嘛!”

轉過頭,這女人又對著陳飛的表叔說道:“老公!等彆墅到手了,我要去住嘛!”

“哈哈,好好好,等彆墅到手了,就都給你!我的小寶貝兒!”

一手將女人摟過來,讓女人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陳飛表叔哈哈大笑道。

原來這女人這個時候出來,是看上了陳飛家的彆墅。

“哦?是麼?”

陳飛戲謔的對著自己的表叔一笑,隨後看向了身前的柳雲龍,對著柳雲龍說道:“雲龍,冇問題吧?”

柳雲龍回過頭,對著陳飛輕鬆地一笑,伸手對著陳飛比出了一個“ok”的手勢。

“嗯,那就好,雲龍,不用留手,他們都不是什麼好人,給他們一點教訓也好!”

“嗯!”

聽見陳飛這麼說道,柳雲龍也是不在墨跡。

轉過頭,柳雲龍開始了行動。

“乒乒……乓乓……”

“嘩啦……!”

隻聽見屋內傳出了**和**碰撞的聲音,過了兩分鐘左右,屋內的聲音安靜了下來。

隻見屋子裡,陳飛還在沙發上坐著,利用率雲龍的腳下七橫八縱的躺著六七個人,每個人不是腿折了就是胳膊脫臼。

“誒呦!”

“誒呦喂!”

地上的人紛紛捂著自己受傷的地方,痛苦的呻吟著。

看的出來,柳雲龍也是對這些混混冇有一絲的憐憫,下手也是重了一點。

陳飛的表叔目瞪口呆的抱著懷中同樣也是目瞪口呆的女人,驚訝的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就在剛纔,在自己的麵前,這個男人居然就輕輕鬆鬆把自己這七八個拿著傢夥的手下輕輕鬆鬆的潦倒,而且,還都每個人都送上了一份大禮!

不是胳膊斷了就是腿折了!

看著坐在椅子上說不出話來的表叔,陳飛也算是不由得一笑,對著自己呆若木雞的表叔說道:“怎麼樣,表叔?”

“現在我們可以好好討論下,這錢的事情了麼?”

“還有我這位小表嬸,我家的彆墅,我請你過去住上幾天怎麼樣?”

聽見陳飛的說話聲,表叔身上衣抖,從剛纔的震驚中清醒了過來。

“啊!”

此刻陳飛表叔懷中的女人率先也是反應了過來。

大叫一聲之後,女人踉蹌著從陳飛表叔的身上爬起,掙紮著跑回了屋子裡,並將屋門給反鎖上了。

“額……能能!”

“臭婊子!”見自己的姘頭將自己也關在了外麵,陳飛的表叔此刻不由得在心裡暗罵一聲。

“表侄你說怎麼談咱們就怎麼談好了!”

“千萬不要打我,不要打我就好!”

陳飛的表叔雙手合十,轉過頭,獻媚的對著陳飛笑著,對著麵前坐在沙發上的陳飛求求饒道。

“嗬嗬,我這個當侄兒的,倒是想聽聽表叔的意見呢!”

陳飛戲虐的對著麵前的“表叔”笑著說道。

“嗬嗬……嗬嗬!”

尷尬的笑了一陣之後,陳飛的表叔無奈的說道:“要不表侄,你看都是親戚,關係弄的那麼僵,以後也不好來往不是……”

陳飛的表叔大著臉對著陳飛討好道。

“誒,你彆說!你不說的話,我都忘了你是我的表叔了啊!哈哈!”

“你說的對呀!你知道你是我表叔,怎麼還那麼逼迫我爸媽,把他們兩個老人嚇得門都不敢出呢?”

“少跟我方冇有用的屁!”

“這件事情,馬上給我一個交代!”

“不然,我這兄弟的拳頭科室不長眼睛!”

聽見陳飛的話,柳雲龍走到了陳飛表叔的麵前,一隻手將車的表叔拎起來,懸空抵到了牆上。

這一手可是著實吧陳飛的表叔給嚇著了,還以為柳雲龍要揍自己,趕忙對著陳飛說道:“表侄!表侄!有話好好說,有話好好說!不至於動手的!不至於動手的!”

順著陳飛表叔的大腿,表叔的大腿褲子卻是緩緩濕潤了。

這傢夥,竟然被柳雲龍給嚇尿了出來。

“你說怎麼辦,咱們就怎麼辦!”

“都聽你的!你說了算!”

陳飛的表叔對著陳飛求饒道。

“嗬嗬!”見自己表叔這個樣子,陳飛的心中也是升起的意思鄙視,旋即不在調戲這人,對著表叔說道:“嗬嗬,好,你讓我說,那我可就說了。”

“我爸媽朝你借了四萬塊,確是還了你五萬塊錢,這事不假吧?”

“是是是!不假不假!”

“那好,你借我們家四萬塊錢,確實是借了,這一點我承認,所以,這錢,我還給你!”

“不過我父母多給你的一萬塊錢,你得現在就還給我!”

“至於那子虛烏有的一百五十萬,不用我說怎麼做了吧?”

“冇有冇有!哪有一百五十萬?!冇有冇有!”

陳飛的表叔對著陳飛說道。

“嗯,那好,至於你讓我爸媽心驚膽戰的生活了這麼多日子,連大門都不敢出……”

看了看屋子裡躺作一片的小混混,陳飛繼續說道:“至於這件事,今天我也算是出了氣,你這些個手下去醫院,也得花上你不少的錢,這就算對你的報應了!”

“以後要是還敢找我爸媽的麻煩,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