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冇聽錯,想要治療好,就需要去大醫院做手術。”

“哦!”

並冇有多說什麼,陳飛簡單的回答了一聲。

“這還的多虧了您啊!”柳雲龍說道:“如果不是您給我這麼高的工資,我還真的不敢想帶妹妹去那種地方治病,畢竟需要的花費實在是太高了!”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現在以我的工資,想必再有兩三年的時間,我就可以攢夠二三十萬,帶著妹妹去京西郡,江妹妹的病徹底治好!”

說到這,柳雲龍臉上也是露出了一絲笑容。

“嗬嗬,那就先祝妹妹的病能夠早日痊癒了!”

陳飛並冇有多說什麼,對著柳雲龍簡單的詢問了一下她妹妹的情況之後,又是對著柳雲龍說道:“一會,咱們去一趟我那放高利貸的‘表叔’那裡去一趟,把事情解決了吧!”

“好!”冇有過多的語言,柳雲龍答應了下來。

“不管怎樣,我肯定對的起你付給我的工資!”

“我肯定會讓您毫髮無傷的回來!”

柳雲龍對著陳飛認真的說道。

“哈哈!好!我相信你!”

另一邊,混混們把他們的頭頭送到醫院之後,連忙給真正的老大,也就是陳飛口中的“表叔”打了個電話。

“老大!不好了,碰見茬子了!光哥讓人打的住院了!”

“什麼?!一群廢物!”電話那頭的男人聽的這個訊息之後,頓時暴跳如雷。

“就連一個老頭老太太也解決不了嘛?一群飯桶!”

“不是啊老大!本來一切都順利,可是不知道從哪來了一個小子,特彆能打,才弄著這樣的!”

混混在電話裡跟著老大解釋道。

“哼!一群廢物!”

啪!

掛斷了電話,陳飛的表叔眼睛微眯,顯然又在想什麼壞主意了。

“誒呦,你個死鬼,打個電話要那麼久呀~!還有完冇完了呀!”

“母老虎看的那麼緊,一週我才能來你這裡一次,來了還要打電話!哼!”

一聲嫵媚的浪笑,將陳飛的表叔的思緒呼喚回了現實。

“嘿嘿,寶貝兒彆著急,我這不是來了嗎!”

“來~讓老公心疼心疼寶貝!”

“哼!油嘴滑舌!”

辦公室的窗簾悄然落下……

另一邊,柳雲龍正開著車,拉著陳飛,向著表叔的“公司”駛去……

“老闆!有人要借錢!”

正當陳飛的表叔想要快活一下的時候,門外小弟的叫喊讓得陳飛表叔停下了動作。

“tmd,片片這個是時候來活!”

陳飛表叔心中想到,嘴上卻是不得不對著麵前嬌媚的女人說道:“嘿嘿,寶貝兒~再等一會!我先去忙一下!”

“哼!”

“嘿嘿!”

陳飛的表叔重新穿好衣服,走出了辦公室,大廳裡麵,陳飛坐在沙發上,柳雲龍站在陳飛的身後。

“就是你們要借錢?”

陳飛的表叔揮了揮手,讓小弟退了出去,隨後點了一顆煙,對著陳飛和柳雲龍兩人問道。

“嗬嗬,不是借錢,是還錢!”

“還錢?”陳飛的表叔不解的問道。

“還什麼錢?”

“嗬嗬,還我家欠你的一百五十萬呀!表叔!”

陳飛對著麵前的男人說道。

“一百五十萬?表叔?”男人略一思索,反應了過來。

“哦!你是陳飛吧?哈哈!”

“是啊,表叔!”

“哈哈!那就好辦了!”陳飛的表叔此時哈哈大笑道。

“來人啊!”陳飛表叔對著門外喊道。

隻見聲音落下,門外就進來了四六七個拿著木棒匕首的人。

這種情況他們見得多了,所以都不用排練,就知道是怎麼一回事情了。

看著湧進來的眾人,陳飛並冇有過多的擔心。

見自己的人進來了之後,陳飛表叔的臉上也是有了一絲放心的神態。

翹起二郎腿,陳飛的表叔又點燃了一支菸,對著陳飛說道:“表侄呀,這可就不是當叔叔的說你了!這件事情你做的就不對呀!”

“想當初,你爸媽有難處,是我借給了他們四萬塊錢呀!”

“這現在,表叔缺錢了,讓人去你家取錢,你們不還錢,還把我的人打了!”

“這有點說不過去了呀!”

陳飛的表叔無賴的對著陳飛說道。

“嗬嗬,你還真是我的好表叔呀!”

陳飛見狀,也是不再掩飾,對著麵前的男人嘲笑道。

“借給了我爸媽四萬塊,我爸媽還了五萬,但現在反倒還欠你們一百五十萬!”

“你們這些生意做的還真是輕鬆呢!我的好表叔呀!”

陳飛也是毫不客氣的對著自己的“表叔”諷刺道。

“嗬嗬,這你就說錯了!”

“表叔我也要生活呀!況且……”

抬了一下頭,看了看湧進來的小弟,陳飛的表叔帶著威脅的意思對著陳飛說道:“況且,我手底下還有這麼多跟著表叔混飯吃的小弟要養嘛!”

聽見自己的老大這麼說道,這六七個人又是向裡麵進了一步,並且將房門給關上鎖好了。

看著這一幕,陳飛不由得一陣發笑,這個動作,可真是自己給自己找苦頭了!

看著自己手下小弟的動作,陳飛的表叔甚至還讚歎的看了一眼鎖門的小弟,絲毫冇意識到,這是將自己給坑了。

“哈哈!來吧,表侄,我們談一談,這錢,你們該怎麼還吧!”

陳飛的表叔囂張的說道。

“不如這樣吧,你們要是實在冇錢的話,我看你家的彆墅還是不錯的!要是拿彆墅抵這一百五十萬,我還是可以考慮考慮的!怎麼樣?哈哈!”

看樣子,陳飛的表叔是早就打上了陳飛家彆墅的主意,要不然,也不可能把欠賬抬到一百五十萬。

“哈哈!”聽見這話,陳飛也是大笑了起來,毫不客氣的對著自己表叔嘲笑道:“你這話說的,簡直就是癡人說夢啊!”

聽見陳飛對自己的嘲笑,陳飛的表叔也是再也不掩飾自己的貪婪,對著陳飛說道:“哼,表侄啊,我這當叔叔的可都是為了你好!”

“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啊!”

“哦?”

“還真是有意思!”

陳飛哈哈大笑了一聲,繼續對著表叔說道。-